《諸世紀》預言共產主義的罪惡(中)
 
利器
 
2007-7-11
 
【人民報消息】(接上)

16
  十字標記的人們
  他們的行為實在荒謬
  用長角的牡牛代替聖物
  不久 坐位被豬玀充斥
  秩序被統治者打亂

看來此詩預言的是惡共的荒唐行為。

有人認為此詩是預言納粹“十字”標記的繁榮以短命告終。諾查丹瑪斯曾非常準確地預言過納粹黨給世人帶來的騷亂,甚至連希特勒的名字,也預言得僅一字之差。那麼這首詩中的十字標記,也極有可能是預言家預感到了納粹將使用的“萬”字標記吧! 納粹瘋狂、殘忍的行為,也在詩裏有了充分的體現。從最後一行的描寫可以看出:表面繁榮的納粹風光過不了多久,正義終將戰勝邪惡。他們的囂張氣焰,得意忘形,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短命的結束。“十字標記”也曾被理解為十字軍,但通覽全詩後發現,這兩種解釋並不成立。

“用長角的牡牛代替聖物”和“秩序被統治者打亂”又作何解釋呢?其實就是指它用好鬥的牛作為自己崇拜的目標,不過它又不是公牛而是母牛,是好鬥的母牛,大概因為它畢竟是陰性的東西吧。既是陰性又好鬥,就很邪惡。它的統治者把一切秩序都打亂了,中國的慘酷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明證。十字標誌——大家看看其黨微不就明白了。

17

  洪水侵入土地
  十字標記者開始匯聚
  兩根細繩在金魚座連結
  無數生靈被洪水所困

這首詩與上首詩一樣,也應是預言共產邪惡主義毒害全世界。

這首詩中也出現了“十字標記者”,同時指出洪水泛濫、生靈遭災的景像。把兩件事聯繫起來,預言家正是要告訴後人:當洪水肆虐之日,另一個比洪水更為可怕、災難性更強的以“十字”作為標記的怪物也開始了他們罪惡的勾當。 這裏的洪水是比喻,就是中國常說的“洪水猛獸”之意。

中間插有兩根細繩連結金魚座的描寫,這可能指的是時間。但具體為何時,尚未破譯,“兩根細繩”在神話中,是為羅馬火和鍛冶之神伏爾甘所造,韌性極強且百斬不斷。

18

  預言家之後的第二號人物
  把星期一定作安息日
  被狂熱包圍使人仿惶不已
  解放人民不再作奴隸
  
對這首詩的解釋可能不易於達成一致意見。

這首詩本來不是難解的詩,最難解的是“把星期一定作安息日”,而就其它各句而言,這首詩無疑是指馬克思,尤其是最後一句正是馬克思主義所最為標榜的“解放全人類”和“失去的只是鎖鏈”、“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等。

過去的研究者認為詩中第一行的“預言家之後的第二號人物”指伊斯蘭宗教領袖霍梅尼。是他,把伊朗從巴列維王朝的統治下解放出來並進行了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霍梅尼在世界宗教界尤其在伊斯蘭宗教界的地位和影響是舉足輕重的,拉什迪因寫了一本《撒旦詩篇》被伊斯蘭教徒追殺,逃至英國避難,東躲西藏,惶惶不可終日,英國領導人也要向霍梅尼求救。 但是霍梅尼的名聲比馬克思差遠了,遠稱不上預言家之後的第二號人物。我們已說過,當今,人們對馬克思的崇拜是居於第一位的,超過對愛因斯坦的崇拜。

“把星期一定作安息日”,是不是指共產主義者把五月一日確定為勞動節呢?不知法語的“五月”是怎麼拼寫的,反正英語的“五月”與“星期一”的拼寫確有近似之處。

預言家指出馬克思主義“被狂熱包圍使人仿惶不已”,確實,共產主義幽靈出世以後曾受到狂熱的包圍,因為預言家和所有有識之士都看到這個邪惡之靈必然帶來世界的巨大災禍,所以感到仿徨不已。

19

  歐羅巴西部最深處
  貧窮家裏一個孩子呱呱落地
  他靠三寸不爛之舌
  讓許多人如墜迷霧
  他的名聲揚遍東方國度

這首詩是不是預言馬克思的出生?

有人認為此詩是指反基督教的希特勒和拿破侖,說這首詩可謂一箭雙雕,它同時預言了在不同的時代裏出現的卻有著相似的傳奇經歷的兩個人物拿破侖和希特勒。拿破侖是法國人,希特勒是德意志人,但他們都生長在歐洲西部。1769年8月15日,拿破侖出生於法國科西嘉島一個破落貴族家庭。希特勒則於1889年4月20日在奧地利勃勞瑙鎮降臨人間。在動蕩的年代和國度裏,他們憑借其敏銳的思維和天賦的演說才能,令世人雲裏來霧裏去。拿破侖發動了征服歐洲的戰爭,希特勒則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兩人統帥的軍隊都到達過非洲,且差不多都是在入侵俄國(蘇聯)莫斯科後慘遭失敗的。歷史竟造就了如此相似的兩個人物!拿破侖不信奉天主教,希特勒則乾脆反對基督教。

但對於最後一行詩中的“他的名聲揚遍東方國度”就不好解釋了。他們解釋說若本詩指拿破侖,那麼它就該是埃及,若指希特勒,“東方國度”就無疑是指二戰中的同盟國日本。

但是詩中說的是“揚遍”,“東方國度”,可見非馬克思莫屬。就在東方國度的名氣而言,他們兩位又怎麼能與馬克思相比呢?就是在“三寸不爛之舌”和使許多人如墜迷霧方面而言,他們也難望老馬之項背。

20

  啊 學問受到巨大的損失
  在月亮的周期完結之前
  大火 大洪水
  因為無知的支配者
  在再興之前
  會持繼多麼長的時代

基本可以肯定這首詩預言的是在世紀終結之前人類將處於無知狀態,並因此而使災禍持續很長的時間。

諾查丹瑪斯的“月亮周期完結”是指什麼時候呢?有人認為是指1889年,但應當綜合本詩並結合其他的預言詩來看。諾氏說過在“月亮”統治世界二十年之後新世界將出現。這首詩所講的月亮周期是比喻整個舊世紀,即舊宇宙所經歷的整個周期。這句就是說舊世界終結之前。本詩中有“在再興之前”之句,也可以幫助大家理解。

從本詩第一句可以看出是在預言學問受到巨大的損失,也就是說其時人類將處於無知狀態。其實就是今天人類的精神狀態。說到此,很多人會非常不服,會說我們今天比過去的知識不知豐富了多少倍了。可是那只不過是表面現象。別的不說,舉一個例子說吧,我們自問,今天有哪一個人能比得上諾查丹瑪斯的智慧?就是最著名的那個科學家,他敢說他比諾氏對於宇宙、時空、社會、人生、過去與未來認識的更清楚嗎? 他能寫出這麼精確的預言嗎?絕對沒有。就是愛因斯坦今天還活著,他也不敢這麼說。實際上,愛因斯坦晚年非常清醒的認識到科學的侷限,並認為神學、佛經要比科學精深博大的多。

很多人只能從現象上分析,他們看到歐洲文藝復興以來,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取得的巨大的發展,人類的文明也得到高度現代化。

但預言家在這裏所說的問題的實質是,科學的發展並不表明學問的發達,相反,科學的發達損害了真正的學問。因為科學是反對神學的,其實科學從根本上講也並不能證明沒有神的存在,可是不知怎麼回事,科學家總是認為科學與神學是對立的,很多人硬是認為科學的發展“已經證明了”沒有神的存在,真是可笑之至。所以近現代的趨勢就是科學越發展,人們就越不相信神,關於神的知識就越少,也就是說真正的學問就越少,因為人類的一切,包括人類的一切知識都是神創造的,是造物主創造的。所以說科學越發展, 人類就越無知。就拿今天人們研究《諸世紀》來說吧,由於不相信有神的存在(而諾氏可是深信神的存在的),所以現在人讀到詩中有關於神的內容時,總是用科學的語言去理解、註釋並加以所謂的批判,大家想一想,這不是離預言的真意越來越遠嗎?這不正是因為今天的人類普遍處於一種無知的狀態嗎?

預言家還指出,因為無知的支配者,造成學問受到巨大的損失,並使“大火”“大洪水”在舊世界結束和新世界產生之前不知要經歷多長的世代。這裏,給人類的啟示就是,所有的災禍與不幸都是因為人類的無知(真正的無知,不是指缺乏現代科學知識,而是指缺乏對神的認識)。這裏的無知的支配者就是指無神論者,尤其是指馬克思主義者,正是由於它們支配人們的精神,造成了人類的普遍的無知。人類在表面的知識爆炸中,其實是在最無知之中,所以給自身帶來了種種災禍,並且會持續很長的時間。今天,如果不清醒的走出這種無知狀態,人類還將繼續處於大火與大洪水的災難之中。

21

  滿載著男女老幼俘虜的大船
  由善駛向惡,由甜駛向苦
  再怎麼著急也會在瞬間成為異教徒之餌
  飄渺不定的煙霧
  引起風中的陣陣嘆息

  此詩是預言的是宇宙中最邪惡的勢力——共產惡黨對人類的所為。

它把男女老幼全部俘虜,也就是強制與利誘人民入黨,能入不能出,入了之後就是把生命都賣給它了。對不入黨的人民也同樣強制洗腦,人身體與精神兩方面都極力控制。生活在共產惡黨社會的人,可以深深體會到確實成了它的俘虜。

惡黨把人民俘虜後,又使社會這條大船“由善駛向惡,由甜駛向苦”。這也已為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運動史所充份證明了。

一百多年來,為了擺脫惡黨的控制,人們用盡了辦法,再怎麼著急也無濟於事,一切都會被惡黨反過來利用,於是人們唯有在風中嘆息。

22

  美麗的處女閃閃發亮
  然而她們再也不能熠熠生光
  她們長期吃不上鹽,與醜惡的狼群為伍
  怪物遍地瘋狂爭鬥
  個個肌肉腐爛皮膚生瘡

這首詩同樣是預言惡黨邪教統治下的人民的慘狀吧。

有的研究者認為,詩中說的“處女”喪失了光輝,照字面解釋就是世界上的女子都不是處女了。但從後兩行看,個個肌肉腐爛、瘋狂爭鬥,其中含意並不是那麼簡單,這是一個比沒有處女的社會更為不堪設想的社會。食鹽是人們必須的最基本的營養品之一,也是世界上最豐富的礦產之一。連鹽都吃不上了可想而知其它食品更是不容易找到了。預言家用“處女”和“食鹽”來象徵人類社會的“美”和“生命”,通過描述這兩種東西的喪失預言人類遭到的大災難,真是比未開化的茹毛飲血的人類還不如的悲慘,面對這一慘狀,我們不由得掩面向隅而泣。

處女在這裏比喻為本來純潔的人類,但得不到精神與物質的營養,再也不能“閃閃發亮”,因長期“與醜惡的狼群為伍”,在“怪物”(上面所讀過的詩中也有講到怪物在白晝出現)——惡黨整天挑起的瘋狂鬥爭中,“個個肌肉腐爛皮膚生瘡”。今天的中國人,精神與道德確實已變得極為醜陋,連面貌都在變得可憎。再不擺脫惡黨的控制,人類將面臨一個什麼樣的惡果呢?

23 

  陸戰停止海戰也已結束
  巨大的海神高高地坐在鐘樓上
  赤色敵人製造恐怖
  大海陷入恐慌之谷

這首詩不是在預言前蘇聯成了世界的恐怖之源嗎?

這首詩寫的是前蘇聯強大的海軍力量。冷戰中前蘇聯的軍事力量急劇膨脹,對西方國家甚至全世界都是個潛在的威脅。“赤色敵人”當然是指前蘇聯。它的海軍力量足以使“大海陷入恐慌之谷”,令全世界為之恐怖。

24

  共屬於特定團體的一切友人
  遵照粗野的文書 被迫得氣喘籲籲
  公共財產 大立者 被六人“毀滅”
  羅馬人從未如此被傷害

本詩看來是預言共產黨國際集團的醜陋行徑。

“羅馬人”代指意大利,但預言家也用來比喻中國,關於這一點在他與朋友的“羅馬的復興”談話中表現的很清楚。“被傷害”顯然是“粗野的文書”帶來的不舒服的結果。

詩首行的“特定團體”引起了學者的興趣。他們猜想,詩第三行的“六人”暗示此團體加上意大利正好是七國。恰好旨在推動歐洲整體經濟利益的歐洲經濟共同體成立伊始,參加國有六國,英國隨後入盟。“特定團體”是寓指歐共體。於是“粗野的文書”便可理解為歐共體作出的決定。詩中暗示,這些決定讓意大利人感到被歐共體其他夥伴國“坑慘了”,意大利為遵守這些“粗野的文書”付出了得不償失的代價,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其實,此詩說是指共產黨國際集團會更加貼切。沒有什麼決議比什麼“共產國際”啦,“經互會”啦,“華約”啦更“粗野”更傷害小的成員國的了。包括中國在內的所謂社會主義國家都深受蘇聯“老大哥”的欺負。這一點在歷史上所有的國際交往中都是最突出的。


25

  中風者被當作死人活埋
  手上的咬傷依稀還在
  市民責難異教徒
  此時他以為他已經
  改變了他們的法律

這首詩預言的很可能是斯大林之死。

詩中說的由於中風而陷入昏迷狀態中,卻被斷定已經死去而被埋葬,這種事情並不新鮮。關鍵是本詩中的“中風者”肯定不是個小人物,一些別有用心之人趁他病重之機企圖加害於他,並奪取他手中的權力。

據歷史記載,斯大林是中風而死的,在晚年他多次中風。又有傳聞說他是沒死的時候被人“活埋”的。因為在他死之前,他曾製造過一個關於醫生的冤案,他一生中殺人太多,特別是晚年更加反覆無常,竟然把給他治病的醫生冤枉,所以在晚年時誰也不敢為他治病,據說只有一個馬醫幫他看病,那當然談不上治療了。所以當他中風昏迷時,沒有人敢再次救醒他,怕他醒來又會殺一大批人。如果他不是被活埋的,至少是被延誤致死的,這一點是肯定的,在他中風昏迷的幾天中,沒有任何人敢靠近他,直到他可悲的死去。真是惡有惡報。“手上的咬傷依稀還在”就是說醫生的冤案剛過,人們還膽戰心驚。

“市民責難異教徒”是說人民對極權制度非常不滿,要求變革,於是有赫魯曉夫的變革出現。後繼者赫魯曉夫以為他已經改變了蘇聯的法律,其實從根本上說並沒有改變。

26

  大大的幕布
  折折疊疊 不欲人見
  歷史的大部分 一半之余誤解
  從天國放逐到遙遠之地
  他外貌粗曠豪放 像鐵血戰士
  大眾堅信不疑 一個好戰嗜血者

本詩很象是預言中國的毛澤東。

很多人都認為,本詩預言的是美國歷史上一位姿態強硬、好戰的總統,他會受到美國人民的衷心擁戴,他就是在任職期間組織美國一流研究機構、大力推行“星球大戰計劃”與核軍備競賽,最終拖垮冷戰對手蘇聯的國民經濟並直接導致蘇聯解體的總統里根。里根曾在軍隊中服過兵役,不滿前任尼克松在蘇聯咄咄逼人的全球攻勢面前退縮忍讓的低調姿態。一上任,他就以一個軍人慣有的辦事強硬乾脆,面對挑畔針鋒相對的形象出現在美國人面前,不僅帶來一股新奇的感覺,而且讓所有美國人看到與蘇聯競爭,在全球重振大國雄風的希望。因此里根在國民中的支持率是極高的。

其實,說是預言里根有很多地方與詩中內容不符,而細細對照就不難發現,此詩對毛的預言的是何其的準確!它最是掩蓋真實的歷史,不惜把所有的歷史教材全都換掉,它所編造的歷史都是謊言。

“他外貌粗曠豪放,像鐵血戰士,大眾堅信不疑”講的多麼準確啊。它的外表欺騙了多少善良的中國人以至世界上的人,直到現在!但它的本性是好戰啫血者,這從它的言論與行動都可以得到充份的證明。里根總統決對不是一個好戰份子,更不啫血,它的星球大戰計劃只不過是一種戰略手段而已。

從本詩的根本褒貶來看,也能得知預言家本人對詩中的主人公是極其看不起的,唯有最邪惡者,預言家才會如此用詞。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