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共產主義的罪惡 (上)
 
利器
 
2007-7-10
 
【人民報消息】

11

  輦臺被旋風吹翻
  容顏被假面隱藏
  此時
  新共和國將使自己的人民苦惱
  紅白顛倒國無寧安

本詩為《諸世紀》中進行預言的第一首詩,基本可以肯定這首詩預言的是1879年的法國大革命的情況。
  
諾查丹瑪斯在序言中曾稱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為“一般大眾的降臨”,那就是說傳統的等級制度將受到根本的衝擊,反傳統的社會(“共和國”時代)從此來臨。也許這就是預言家要把這首詩放到前面的原因吧。

當然,現代人都認為那是社會的進步,可是預言家並不是這麼認為的。我們讀過此詩後就明白預言家的意思了。

1789年5月5日,國王路易十六為了解決財政困難,召開了三級會議。路易十六要求第三等級出錢,而第三等級的代表們卻趁機要求取消君主和貴族的特權。會議上的鬥爭異常激烈,路易十六見此情狀,準備驅散會議。此時巴黎人民群情激憤,於7月13日晨拿起短刀、斧頭,與國王的軍隊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7月14日,武裝群眾以排山倒海之勢衝向巴黎東北部的巴士底獄,經過4小時的激戰,占領和搗毀了這座堡壘。自此,一場反對王權的革命大風暴開始了。

在革命的進程中,保王派和革命派展開了拉鋸式的對壘戰。最終,1793年1月21日,以羅伯斯庇爾、馬拉、丹敦為首的雅各賓派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臺。

諾查丹瑪斯並不認為革命是什麼好事。他從神秘的光彩中看到了國王的死刑、王國的顛覆,看到了一個反傳統社會的到來,也許他就以此作為他預言的起點了。

第一二行描繪的便是國王、貴族被推翻的情景。在當時,貴族乘用的都是豪華、寬敞的馬車。因此,馬車也被作為了貴族的象徵。第一行“輦臺被旋風吹翻”,指的便是革命的風暴推翻了貴族高高在上的地位。而第二句“容顏被假面隱藏”則是指大革命之中從法國逃出去的眾多的亡命貴族,當時,他們用披風和面具隱蓋著自己的面部逃亡,生怕被群眾發現,而被推上斷頭臺的囚犯,那些國王與貴族們,也被罩上披風或口袋,然後被送上斷頭臺行刑處死。

而本詩最後一行的“紅白顛倒”,指的便是革命者推翻了“白”色的波旁王朝,替換而來的則是“紅”色的革命政權。法國大革命不僅摧毀了法國的傳統制度,而且極大的影響了整個歐洲反傳統的鬥爭,它成為了世界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革命,成了傳統社會與反傳統社會的分界線,真是“劃時代”的,難怪預言家要把這首詩放在最前的位置。就像孔子著《春秋》一樣,選的第一年(公元前722年)就是當時社會發生大變異的一年,就是傳統的統一的周王朝開始轉為分裂的列國時代的關節點。

預言家並不認為紅白顛倒是好事,並不象現代人那樣對法國大革命那樣津津樂道,相反,預言家認為它是一件大壞事,從此“人民苦惱”、“國無寧安”。
 
12

  瑪爾斯揮動著手中的利劍
  流血將達七十回
  聖職在受到崇敬的同時
  更多的是遭受誹謗與抵賴
  在那些人的心目之中
  宗教已不值一提

基本可以肯定這首詩預言的是1789年法國大革命對宗教的迫害及其後到1814年拿破侖時期宗教的徹底變異。

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開始以來,法國的宗教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首先是教會土地開始公開拍賣、無神論者可以選舉主教等等,到了雅各賓派執政時期,宗教恐怖已令教會面臨解散的絕境。一個聲勢浩大的反教會運動開始了,人們大肆摧毀與搶劫教堂,逮捕和處決主教,巴黎聖母院成了崇拜所謂“理性”的殿堂。宗教幾乎被從法國一掃而出。

到了拿破侖執政時期,拿破侖為了撫慰和安定人心,他承認了天主教的存在,一切宗教儀式均得到保證,神職人員也領取國家薪俸。但是,從那時起,教會已受到嚴密的控制,天主教徒必須絕對服從政府,宗教已失去了其本質性的內容。

本詩前兩行講述法國大革命期間宗教的破壞;後兩行講述拿破侖時期宗教的變質。

詩中出現了“瑪爾斯”一詞,而在最著名的關於1999年恐怖大王將從天而降的預言中也有一句這樣的話——“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世界”。到今天,這個“瑪爾斯”的底細必須被揭示出來了,它就是“馬克思”——是一切真正宗教的最大的破壞者,最大的無神論者,用它自己的話講就是最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同時也是最大的最危險的破壞傳統文化者,在正教與預言家看來,無疑它是宇宙中最大的惡魔。它破害宗教是從法國大革命時開始的,那時它就揮動利劍,使世界流血七十回。它真是一出世就是充滿血腥啊。今天它採用最殘酷的手段迫害法輪大法,一點也不是偶然啊。
 
13

  大鐮出現在最高的星位
  連接到射手座上
  從軍隊手裏播下 惡疫 饑饉 死
  已經接近了世紀的再生

基本可以確定這首詩預言的是在世紀最後階段裏xx黨利用武力給人類帶來極度嚴重的惡疫、饑饉、死亡與無窮的災禍。

諾查丹瑪斯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與其他基督徒一樣,他看到世界會有終結也會有再生,在世界終結時基督(救世主)將再次降臨以拯救受苦受難的人類。而在世界終結或世紀再生之前,必然是一個悲慘沉痛的世界。有連綿不斷的疾病,有經久不息的饑饉,有無情的大批大批的死亡,而這些在很大程度上又與戰爭的直接相關。所以本詩第三句直言軍隊和戰爭是世界未日的罪魁禍首。

在西方的占星學中,射手座是一個重要的星座,它在宗教和哲學上所代表的是“高貴的精神”。本詩的前兩句說“大鐮”到了最高的星位,並與射手座相聯。現代學者們可能不知“大鐮”是什麼,但歷史經過了一百多年的伴隨血腥的共產邪惡主義運動,人們看到共產邪黨的旗幟上就是以“鐮刀”和斧頭為標誌的。在我們看到的下一首詩中,預言家直接用“邪惡的大鐮”來指稱邪惡的共產邪惡主義運動,大家看過後會更加明白的。

所在詩的一二行,意思是說,馬克思主義出現並成了人類社會最“高貴的精神”,受到人類的最高信仰與崇拜。這確實是事實。在前些年評選全人類百年最偉大的人物中,馬克思高居第一,其二才是愛因斯坦,可見當前人類對馬克思迷信到什麼程度。難怪諾查丹瑪斯在關於1999年人類大劫難的預言詩中說“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世界”,就是說馬克思將統治世界。現在那些不實行共產邪惡主義制度的國家,實際上仍然是按照馬克思的思想去做,在人們的思想中,即使是非共產邪黨國家的人們的思想中,也多是馬克思的唯物主義、辯證法、階級鬥爭、社會進化、革命推動歷史進步等等那一套。就是在解釋本預言中,也充滿了馬克思的理論,例如充滿了對革命的讚美之詞,而絲毫不去理會預言家本人是什麼態度。

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邪惡主義運動利用軍隊、暴力在人類社會種下惡疫、饑饉與死亡,這已被歷史所充份證明了。就以中國為例,在共產邪黨出現於中華古國這八十多年中,竟害死中國人八千萬,是兩次世界大戰中中國人死亡人數的兩倍多。至於它所帶來的饑饉更是有目共睹,哪一個共產邪黨國家的老百姓不是最窮的?中國人說,物極必反。當最邪惡的“大鐮”出現並給世間帶來極度的慘禍之後,“世紀的再生”也就為期不遠了。

這首詩預言了世界末日時期人類會受到共產邪惡主義之禍,同時又預言世紀將再生,基督會復臨。這又給予我們生的希望。很多人讀過這首詩之後會想:“在我們看見這一線曙光之前,在這世紀再生的時刻之前,卻是黑暗而恐怖的戰爭,饑餓和疾病將奪走諸多生命,而我們能倖免於難嗎?我們能親眼見到“基督”的再生嗎?”人類的歷史走到了今天這一步真是很不容易。人類已經很快就能從共產邪惡主義的惡魔中徹底解脫出來了,原來那麼強大的共產邪黨集團,在那麼短時間內,蘇聯東歐就解體了,只剩下最後的一個也是最邪惡的主體中共了,它也支撐不了多久了。它只不過是“世紀的再生”之前短暫的瘋狂罷了。

我們應當清醒啊,因為預言家說經過了共產邪惡主義所帶來的慘禍後,就是世紀的再生了。那麼我們人類在此過程中應當怎麼對待呢?

14

  邪惡的大鐮
  製造兩次革命的原因
  治世和世紀的交替
  隱藏的多變的星辰的徽兆
  進入自己的宮殿
  哪一邊也沒偏袒

本詩預言的應當是20世紀邪惡的勢力挑起兩次世界性的戰爭並借機發動兩次破壞世界的革命。

“邪惡的大鐮”在這裏再次出現,在前面的一首預言詩中也提到過“大鐮”,其實就是指邪惡的馬克思主義。有人認為它指的是土星,在星象學中,當土星的星象發生變異的時候,便會發生大事件。這種說法與其本義也是相通的。

有的學者認為這裏所說的“兩次革命”指的是法蘭西革命和俄羅斯革命,即1871年巴黎公社的流氓造反與1917年俄國的十月革命.應當說是指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俄國十月革命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中國與東歐的共產邪惡主義革命。

不管是指哪兩次革命,確實都與“邪惡的大鐮”密不可分。可嘆的是,現在很多人竟然忘記了預言詩中用的“邪惡的”一詞,在解釋這首詩時竟對兩次革命大唱讚歌。完全不理解預言家的本意,在預言家看來,這兩次革命根本不是什麼社會進步。

“邪惡的大鐮”“製造兩次革命的原因”就是故意在世界製造戰爭,挑起紛爭,它們利用戰爭之機,渾水摸魚,搞亂時局,從中漁利,奪取權力。而它們當然是兩邊都不偏袒,正所謂坐山觀虎鬥吧。列寧是這樣做的,後來的毛澤東也是這樣做的,毛澤東正是利用著日本侵華而趁機發展勢力得以強取政權的。這首詩對它們的起家刻畫的可謂入木三分。

“多變的星辰”在星象學中是指天秤座。而支配奧地利的星座即為天秤座。1914年6月28日,奧地利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在波斯尼亞首府薩拉熱窩被狂熱的塞爾維亞愛國青年暗殺,從此揭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序幕。預言家用此語指代戰爭的徵兆。預言家也指出這是在世紀更替的過程中出現的現象。也就是中國人所說的“物極必反”吧,最邪惡的事物出現了,也就快到更新更好的事物出現了。

15

  當日蝕出現時
  怪物在白晝也隨之而來
  可以對它作完全不同的解釋
  他們不惜高價的犧牲
  誰也不提供一點點什麼

看來這首詩預言的是共產邪惡主義幽靈的出世。

詩中預言了“當日蝕出現時”怪物將出現,也就是說它趁太陽(宇宙中光明的力量)有虧缺時趁虛而入,甚至在白晝也敢於到來。這一怪物是什麼呢?人們猜測了幾百年,直到現在才能確定其真面目。那就是共產邪惡主義幽靈。它是在“日蝕”出現時到來的,也就是在世界的道德良知與理性缺失的時期趁虛而入的。

它造成了饑餓、乾旱等難以預知的災害,它不惜任何代價和犧牲。關於這一點從共產邪惡主義運動的口號中,從一百多年的共產邪惡主義運動史中,都能清楚的看到。光是它造成的非正常的人口死亡,就不下一億人!如果從根本上說,當今世界上的許許多多的災禍,都與它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它不惜讓人類付出任何代價,卻從不提供一點點什麼。而直到今天,人們對它還在做著各種各樣不同的解釋。 

大家可以對比一下,是不是這首詩用於解釋其它事物都不如以上的解釋恰當?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