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一塊好肉!溫家寶歸納為三大問題(圖)
 
林立
 
2007-6-6
 

真為難,沒一塊好肉,保哪個,打哪個?!(爭鳴)

【人民報消息】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地區共三十一個省(區)、直轄市,除西藏自治區是由中共「國務院」全資提供外,其餘三十個省(區)、直轄市的社保基金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違紀違法活動,全黑無一例外。貪腐均以「億」為單位來計算。前十名為:

地區  挪用侵占額    造成壞賬額

廣東省 122億       44.6億
山東省 82.7億      18.9億
河南省 77.3億      17.7億
上海市 66.8億      7.7億
遼寧省 65億       9億
福建省 50.2億      14.4億
江蘇省 49.6億      12.2億
安徽省 47.7億      11.8億
山西省 40億       4.2億
陜西省 38.2億      17.2億

共產黨剛建政時,貪污十幾萬就槍斃,現在中共渾身上下沒一塊好肉,難怪帶動著全國人瘋了似的向「錢」看。

溫家寶歸納為三大問題

據爭鳴雜誌6月刊披露,全國三十個省(區)、直轄市在監督管理社會保險基金中,無一例外違紀違法全黑。溫家寶就此一事件,歸納為三大問題:

(一)社保基金管理、監督機制,形同虛設;

(二)社保基金的政策,受到人為干擾和任意支配;

(三)黨政領導人濫權、長官意志淩駕於法律、規則、紀律之上的突出表現。

一言以蔽之,是共產獨裁專制使這些高官偷竊國庫如入無人之地。

三十省(區)直轄市的社保基金全黑

經官方不完全的審計、核實報告透露:全黑主要表現和發生在以下八個方面:

(一)挪用基金炒股、炒外匯、炒期貨(江蘇、山東、上海、浙江、廣東、福建,單炒石油就虧損二百四十七億元)。

這些高官無論炒什麼,都是賺了是自己的,賠了是國家的。當官就旱澇保收,難怪80%大學生自願當官。已經當了官的再買更大的官,賺更多的錢,官場整天幹的「正事」就是這些事。

(二)挪用基金放貸、借貸給企業,收取利息,占為某利益專用。

黑社會在暗中搞地下錢莊,中共高官理直氣壯的公開幹。

(三)挪用基金炒地產,哄擡房產價格(三十個省(區)、直轄市都有挪用基金炒地產活動,其中,浙江、江蘇、廣東、遼寧、山東各省都超過二百億以上)。

按照中共的說法、宣傳和影片,這些不法動作都是奸商幹的,現在黨官比奸商還厲害,胃口還大。

(四)挪用基金投入周期短、利潤高項目,所賺的資金,留作幹部的「福利」和「津貼」。

江澤民的姘頭黃麗滿當深圳市委書記時,市委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總能保持500個億。

(五)侵占基金的利息和收入,用作黨政部門高層社交開支(三十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都存在這類情況)。

這個手法並不是新發明,中共建政以來就是靠掠奪和強占,從「無產階級」的先鋒隊變成了腰纏億貫的大富豪階級。「人民公僕」幾個字沒變,但內涵變了。

(六)挪用基金在市場搶購囤積緊張原材料、能源(山西、河南、陜西,去年就囤積燃煤一點四億噸,每噸擡價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元)。

羅幹開會時總是說刁民哄搶哄擡國家急需物資,要下大本錢去治理,現在才知道原來都是跟他們的省頭兒、市頭兒們學的。而羅幹下的大本錢都用去對付上訪的冤民了。

(七)做假賬,搞多本賬。

這個問題是個老問題,但由於制度性的保護,法律的癱瘓,使其蔓延到所有的省市。匯報上去的數字都是假的,中共在國際上宣布的任何數字都是假的,因為從根兒上就是假的。

(八)利用職權違法,擅自把基金借給私有企業等。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黃菊老婆余慧文把34億基金送給小情人張榮坤做本兒賺錢去了。

中共身上沒一塊好肉,都爛了、臭了,卻自稱是「偉大、光榮、正確」,而且用鐵拳和酷刑去對待批評。這樣不可救要的政權再維持下去對人民的益處在哪裏呢?!


30省市挪用、侵占社保基金情況表。(爭鳴)

(人民報首發)

誰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想像不到的大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