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在新华网上比江牛逼的原因(多图)
 
鲍光
 
2007-6-25
 

侯耀文的死触动了中共的某根敏感神经!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6月24日以《侯耀文去世,“相声再也死不起了”》为题转载的新京报的报导,报导说,6月23日,中国曲艺家协会有关负责人证实,当日18时30分,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因突发性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在家中去世。

新华网把这篇报导放在焦点新闻很不寻常,这待遇是江泽民一直渴望的,江常常搞出动静来,就是为了出镜。一个说相声的死了能上到新华网「焦点」新闻,和黄菊的死讯摆放的位置平起平坐了,侯耀文比江牛逼。

这个现象不能不让人思索,侯耀文的死触动了中共的某根敏感神经。

报导谈到,马季死了之后,孟凡贵曾经给侯耀文打电话说,“咱们的相声,再也死不起了”。却没想到时隔半年多,作为当今相声界最为重要的核心人物,59岁的侯耀文也去了。

有人说,今年好像大陆相声界死了不少人。也有人说,侯耀文是相声界5年来第6位去世的名人。


高秀敏《卖担架》自己上了担架!
再怎么麻木,人们也应该发现,现在有些人说「喀碴」就被「喀碴」了,昨天还当大爷,今日就做小鬼儿。包括46岁的小品演员高秀敏,2005年8月18日在没有心脏病的前提下,竟然心肌说梗塞就梗塞。

据报导,侯耀文生前并无心脑血管病史,医学专家说,突发性心肌梗塞这种病的最佳抢救时间,应在4分钟内。4分钟,对于忍受临终前的痛苦是长了些,但对于准备急救来讲,实在是不够用。

据悉,23日下午6点半左右,侯耀文在北京昌平区沙河玫瑰园别墅家中突发心脏疾病陷入昏迷,急救人员抵达时,侯耀文已经窒息,心脏、呼吸,脉搏都已经停止。

据北京999急救中心副院长郭肃清称,急救中心在下午6点半左右接急救电话,赶到现场时,侯耀文已无生命迹象,瞳孔扩散,呼吸停止。

瞳孔都扩散了,呼吸已停止了,接下去的40分钟「抢救」是例行公事。大约在23日晚8点左右,侯耀文的遗体被送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冷藏。晚十时半左右,侯耀文所在单位中国铁路文工团发出正式通告。23日晚上6点半是生死的分界线。

相声是国粹,并不会因为谁的死而消亡,决定其消亡与否的并不是表演者,而是社会制度。中共的独裁统治,不但注定使相声消亡,而且注定使部份想出名的表演者消亡。高秀敏和侯耀文都是其中的一个。

相声发源于北京,以讽刺社会现象为主要题材,让人们从轻松的笑声中明辨是非,受到正面教育。自诩「伟光正」的中共,建政以来,以各种运动整治人民,相声不但不能讽刺中共的贪官污吏、社会乱象,还要成为美化血腥中共的谎言宣传工具。

由于惧怕触动中共摆下的地雷阵,中国的相声变味儿了,从讽刺社会改为讽刺自己,捧哏和逗哏的从耍贫嘴到骂自己、对骂、互踩。艺术变成了不堪入耳的低级、下流的东西。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中共要打谁、相声就要骂谁,想往上爬的必然要多骂、狠骂,直至把自己的命都赔进去。

自江泽民1999年7月20日正式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以来,侯耀文跟的挺紧。这一点《北京青年报》可以证明。《北京青年报》报导说,「侯耀文对《北京青年报》爱不释手。他写批法轮功的相声时,一直在参考本报,『我记得大概有10多天,每天一整版,请各方面的专家学者来谈批法轮功,每人旁边还有一张小照片,我全都看了。』」

仇恨「真、善、忍」,谩骂、讽刺信奉「真、善、忍」的好人,你反对的到底是什么呢?是你自己!

最近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一个年纪轻轻的恶警何雪健当着其他警察的面强奸两位与自己母亲年龄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结果得了阴茎癌,医生连他那传宗接代的睾丸都一起切除。不但干坏事的工具没有了,而且术后的痛苦让他三次自杀未遂,还得接着煎熬。

中共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例子,怕人们相信真实存在的「善恶有报」。所以中共曾在新华网上大张旗鼓的、疯了般高调报导遭恶报的高秀敏是如何被追悼和纪念的。这其实是想多拉几个垫背的。


中共害怕人民相信恶报。
「天灭中共」之际,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给所有被蒙蔽迷惑和跟着共产党干坏事和干过坏事的人一个绝佳的机会,去认识共产邪党,从内心与共产党彻底决裂。现在离高秀敏暴死的时间又不短了,上天还在给机会,接不接这个机会是自己的选择。

6月23日,在曲艺界影响力非常大的侯耀文暴死后,6月24日新华网在最重要位置「焦点新闻」栏目里马上报导。中共这个不寻常的恐惧举动恰恰证实了侯耀文暴死的原因与中共有关!

上天还在给活着的人机会,但等待的时间不是无限的,谁也不知道后一秒钟会发生什么,请把握现在的分分秒秒,决裂中共,给自己未来。

(人民报首发)

*****************************************


谁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想像不到的大福气!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