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密查真相 羅幹紅人宋平順是自殺還是遭滅口(多圖)
 
張傑連
 
2007-6-11
 
【人民報消息】近日天津官場爆出特大新聞,今年62歲的天津市高官政協主席宋平順在辦公樓內突然身亡。經網易轉載海外媒體報導後,國內網路紛紛熱傳熱評,外界亦多方揣測其死因,中共官方則嚴厲封鎖消息,大量刪除網民關於宋死因和背景的帖子。

消息透露,天津公安系統另一個重要頭目公安局長武長順潛逃。天津公安、國安、公檢法系統一片混亂,武警部隊隨時應對突發事件。

宋平順的死因有多個版本




中共天津市政法委書記宋平順突然死亡。

目前傳聞宋平順的死因有多個版本,最早海外報導稱是割喉身亡,自由亞洲採訪天津市民稱是槍殺,也有說是墜樓死亡,還有一個傳聞是服藥後上吊死亡,路透社引用消息來源稱是服過量安眠藥死在床上。

有消息稱,6月4日傍晚,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找宋平順談話兩小時,希望他“說清楚”。不料吳官正走後不久,宋即被發現在政協辦公大樓內身亡。宋平順在任天津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積極參與江對天津法輪功的迫害,血債累累。外界尚不知道吳與宋談論的話題,但從宋立即死亡來看,該話題不應是個一般貪腐話題,而是涉及政治勢力的核心黑幕。

分析人士認為,很多官員“雙規”調查期間死亡,不排除以下幾種可能:
1)不堪忍受酷刑自殺;
2)為保親戚朋友,而自殺;
3)被酷刑致死,對外說自殺;
4)為了保護更高層的人而被滅口。

新華社來了個一錘定音

就在外界對宋平順之死議論紛紛之時,新華社來了個一錘定音。6月8日晚11時,官方新華社罕見發布消息證實宋平順之死的傳言,包括BBC中文網在內的海外媒體都引述了新華社的報導。

新華社稱:6月4日發現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死亡。經公安機關現場勘查、檢驗鑒定,確定宋平順系自殺身亡。據悉,有關部門收到過對宋平順問題的反映,現已著手進行調查了解。

新華社又犯了一個低級的錯誤。中共官方媒體面對一個正部級高官的突然死亡的重大事件,官方報導不僅沒有對死因持有任何慎重的態度,卻果斷使用沒有任何細節的一句話,就公開確認了宋是“自殺” 無疑。並積極開展對種種死無對證的舉報問題的調查。先後次序混亂,顯然官方某勢力有對宋平順“自殺”定論的超前設計。

一時間,為配合中共某派勢力拋出的這一定論,海外關於“宋平順畏罪自殺” 的分析與事實陳述頻出,套用貪腐、情婦、私生子等大眾話題引發老百姓共鳴,同時輿論導向又有意圖的把宋平順和已退休的原政治局常委李瑞環掛鉤,大講兩人關係,為宋平順找到了活替罪,既打宋又倒李,政治用意較明顯。

6月9日,新華社又刪除了原先報導,外界查找不得。不僅如此,官方啟動應急措施,開始全面刪除內地網路轉載的有關宋平順的報導。更加凸顯,宋平順死亡的背後藏著巨大隱情。

分析指出,一般的反腐,對在天津有幾十年根基的宋平順來說,並非無路可走,不需迅速自殺。無論宋平順是自殺還是他殺,其真正被觸動的一定是涉及高層的驚天黑幕,符合的是前面“雙規” 死亡的第四個可能:為了保護更高層的人而被滅口。

宋平順的主子是中央政法委頭子羅幹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急先鋒羅幹。

宋平順在天津公安政法把持20多年,尤其是鎮壓法輪功開始後的時期,天津政法整殺無辜,超強表現,宋平順真實的主子是中央政法委頭子羅幹。

宋平順是從公安系統晉升的高級官員。在天津市政法系統有深厚的影響,天津人幾乎人人皆知。從90年代開始宋平順一直把持天津公安局,93年提升為市政法委書記,全面負責政法。同時也一直兼任公安局一把手,直到2003年把公安局長的權力交給親信武長順。雖然在2003年1月轉任市政協主席,但是宋對政法的眷戀使得其長期不肯放棄市政法委書記一職。

1998年9月,分管公安司法的副市長孫海麟即出任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後又於2005年1月進入市委常委班子,當時眾人皆以為是要接替宋平順的市委政法委書記一職,但是宋平順只讓其一直擔任政法委副書記。

結果從2003年到2006年,宋平順成為既擔當市政協主席又兼任政法委書記,這種奇怪的任職模式,目前在各省份中天津獨一無二。

是什麼使得宋平順對政法事業如此垂青,視為政治生命的命根子。對於中共政法內部人士來說,使得本已日漸衰落的政法系統,又得以飛揚跋扈、牛氣沖天的日子,始於對法輪功的鎮壓。

天津公安抓人事件是震驚國際4.25事件的起因

轟動國際的1999年4.25萬名法輪功學員中南海上訪事件就是整個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索,而之前發生的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事件,則是4.25事件的真正起因。

就是說,中共政治命運中最大的鎮壓事件,始於天津公安的作為,而宋正是那時的公安系統的當權人,宋順理成為中共重大黑幕的直接操控者。回顧這段珍貴的歷史,能夠站在更高的角度查看宋平順的真正心理負重,什麼樣的事態才有可能使其遭遇到高層“滅口”行動或是自我的精神崩潰。

鐘桂春曾經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長,二級警督。從1978年開始對氣功和武術感興趣。1990年開始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因為修煉和支持法輪功,鐘桂春於1993年年底和1994年年初被公安隊伍中的壞人恃權開除,因此而廣為中國大陸、特別是北京各界體制內人士所知。

此後,他轉到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任職,1999年7.20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之後,又被中化公司黨委長期監視,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幫助下輾轉到新西蘭。在2006年“4.25”之際,明慧網和明慧廣播電臺的記者在美國紐約對鐘先生進行了一次專訪。

他在採訪中大意指出,公安的政保系統的各級頭頭的心理就是每年都希望有新的案子,有更大的案子,能夠轟動全市的,甚至轟動全國的案子,能夠引起中央,引起上級注意的。這是他升官的機會,如果沒有,他就樂意把這個東西導演出來,營造出來,但不在這一行謀事的高層卻不一定了解其內部運作。然而只要上下互相迎合,就能形成互相利用。由於羅幹是主管政法的,其對包括全國政保系統,企圖構陷法輪功而搞出事端的一切操作與陰謀非常了解,而這一切與江澤民因妒忌法輪功創始人,怕法輪功人多,而急於泄憤打壓的心術相吻合。

天津公安局放話:讓去北京找上一級

談到天津事件,鐘桂春作為內部人士指出,顯然天津公安有意把這事情搞大,它就是通過何祚庥幾個科痞、在雜誌上發表攻擊大法的文章,來看法輪功的反映。學員去找到這個天津雜誌社講理時,天津市故意不解決這個問題,把事情弄大,特別是天津市公安局,抓了近五十法輪功學員,而且那個公安局長還造謠:天津市公安局一個人都沒抓。放出話來天津市解決不了,讓去北京找上一級。之後,就形成了4.25北京上訪。明明是請願,他們卻給抹黑,誣陷,說成是“圍攻”,為鎮壓法輪功製造“證據”。

江澤民當時要的就是這個,一投即合。

沿路警察絲毫不加阻擋

曾親身參加4.25的原中科院學者劉靜航也談到了政法系統的構陷。她談到,從何祚庥的蓄意挑事,到天津公安施暴抓人,再到讓學員上北京,都不是地方公安無上面指令就敢做的。

1999年4月24日晚,法輪功學員進京,大多是乘大轎車的,要經許多路卡和檢查站,沿路警察絲毫不加阻擋;北京城裡街頭一下增加那麼多人,有的還在打聽哪裏是信訪辦,有的已到了西安門大街、中南海附近,警察也不驅趕、不報告。在受嚴密監控下的北京,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4月25日。又有警察把沿著信訪辦站開的法輪功學員的隊伍領進了府右街,結果由警察指揮、安排成了對中南海“包圍之勢”。法輪功學員都非常善良,想不到中共政法系統暗中給下的構陷法輪功的圈套。




1999年4月25日,中國大陸萬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到北京和平上訪。

中共歷史上最慘無人道的迫害善良信仰民眾的一段黑暗歷史就這樣展開了。時至今日,8年來無數的生命和家庭被毀被傷,罪惡謦竹難書。看似一個小小的政法頭頭的野心,卻影響了中國的歷史,甚至人類的歷史。

宋平順是4.25中南海歷史事件真相的關鍵人物

可以想見,作為天津的政法頭腦人物的宋平順與中央的政法頂頭上司羅幹的密切合作,為“振興” 政法事業而密謀構陷,最終導致了江直接發動全面鎮壓,羅幹被江塞進了政治局,而宋平順則享有了政治資本,獲得了羅幹的金錢物質的保證,把天津建成了個政法系統的大本營。天津建立了現代化的監控中心,監控網路遍布國內外,宋平順權極一時,呼風喚雨,成為了江、羅手下的紅人。自然天津也成為了鎮壓法輪功的重災區,成為全國殘酷鎮壓的典範之一。

在這個層面上看,當時作為天津政法委書記的宋平順本人掌握震驚國際的中南海4.25事件中大量機密,也是4.25中南海歷史事件真相的關鍵人物。

在其任期內,天津地區共有73名法輪功學員被海外人權組織證實為迫害致死,血債累累,數萬人被殘酷迫害。宋曾多次密令天津公安:打死法輪功人沒事,“對待法輪功不怕流血!” 。這樣一個江、羅的鐵桿人物,也一定是江、羅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直接執行人,天津的移植事業蒸蒸日上,據舉報各大軍醫院都涉嫌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宋平順知道和參與的黑幕太多

宋平順知道和參與的內幕太多,涉及的也太多了。在全程參與鎮壓的過程中,在天津一把手的位置上為江、羅所用。他完全知道江、羅的許多駭人聽聞的秘中之秘。所以宋平順有朝一日被追查或希望他“說清楚”時,他感到的會是什麼樣的震憾,他的主子知道後感到的又什麼樣的震驚。

一旦宋有另謀新主的意圖時,把所知道的說出來,那就成了羅幹的摧命鬼。這樣的事對權力當事人來講比貪幾千萬不知道要大多少,也只有在這個層面上說,對宋平順才是性命攸關的事。

中央高層內部秘查法輪功真相

近來,胡溫勢力橫掃江家幫,在黃菊的嗚呼,陳良宇的落馬,江本人的衰弱後,江家幫可謂是軍心潰散。據悉,中共中央內部高層有幾個不同系統的秘密調查組在追查法輪功被鎮壓的真相,其中包括震驚中外的4.25中南海事件、北京天安門“自焚”事件。調查法輪功真相,收集證據,也是留後路的當然之事。沒有血債的一方永遠都不會為血債方償還,而血債方又總是以扣對方黑鍋才能放心。這就是中共內鬥的實線條。

失去政治平衡後,原來握有血債的鎮壓派也都在思變求保,揭發江、羅陰謀構陷法輪功的機要秘密和證據是目前自保的關鍵。

不排除重要人證的“滅口”行動在進行

羅幹因為超齡,十七大必退,一定盤算著在失去權力的弱勢狀態下,如何能防止被胡溫清算。法輪功問題是胡溫政體繞不過去的彎,時機成熟,必然拿原兇及血債人開刀來平“民憤”。具體來說,如果能擺平宋平順,取得羅幹一手潛心策劃、製造事端的證據,就能把羅幹治罪下囚,甚至江本人也難逃此劫。

在這樣的歷史關頭、敏感時刻,政法出身的羅幹當然知道利害關係,尤其是面臨退休,就更知道該怎麼做。不排除一些重要人證的“滅口”行動正在進行。宋被紀委調查的內情也一定在其高度關注的範圍。

宋平順:我家裡的畫值幾億,我還要貪你的錢!

雖然外界還在熱烈討論宋平順又訛了哪個外商的錢袋,或又包了多少女人。試想,胡溫怎麼會放著一個正部級的投靠不要,放著掌握江、羅的重大罪證不要,卻會去為什麼小小幾千萬的貪污款及私生子的作風問題摳字眼。所以對於宋這樣的特殊背景的人,很多常識性的默認就不合理了,故而外界對其突死難以理解。

中共的官當到正部級這個份上,許多事是擺在明面的,不用偷著藏著。就像宋平順毫不顧忌的對外講:我家裡的畫都值幾億,我還要貪你的錢。

宋平順了解自己的資本、實力與價值。有幾個細節或許能幫助了解宋平順死前的心理狀況。

消息透露,6月4日下午,天津市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研究貫徹剛剛閉幕的天津市委第九屆黨代會精神。本應參加會議的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請假,去赴紀委的約見,但是他並不慌張,還特地派了政協其他領導參加會議,可見心理相當平穩。

有人說,李寶金跟宋平順關係密切,兩人在天津市政法系統同期共事長達40年之久。李寶金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後不久,宋平順也開始接受調查。宋是因為懼怕,而“畏罪自殺”。

但是實際情況是,2002年作為天津市公安局二把手的李寶金原本想升為正局長,但由於宋平順的干預,李最終調任天津市檢查院任檢查長。宋、李二人長期不合,宋平順升政協主任後,頂住壓力大力舉薦作風問題、經濟問題都很嚴重的親信武長順擔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長兼書記。 “宋”的這種一意孤行不僅在天津就是在公安局系統內都有許多不滿聲音。

在2006年中期,李寶金和武長順同時被外界傳言受到中紀委雙規。香港媒體去年7月7日曾發布消息稱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因接受房地產商賄賂而於6月29日被中共中紀委人員“雙規”。但是不久,武長順就正式露面了打破了傳言。津市公安局和天津市見義勇為協會2006年7月9日上午對勇擒持刀搶劫疑犯的六名見義勇為銀行職工進行表彰,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向六名見義勇為的銀行職工頒發獎金和榮譽證書。武長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昂著頭稱,見義勇為在天津市已蔚然成風。

還有宋平順的其他人馬也露面公開場合。例如早前被指協助中紀委調查的天津市副市長陳質楓,在2006年6月25日的“城市空間與人”國際學術研討會上公開亮相,並接見外賓。另外一名被傳受調查的天津市委常委、濱海新區工委書記皮黔生則多日來都有參加公開活動,亦出席了年產百萬噸乙烯及配套項目在天津濱海新區正式開工的儀式。

06年真正被雙規就只是與宋平順的對頭李寶金了。國內媒體證實,素以“辦事能力”聞名的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李寶金,因涉嫌經濟問題已被中紀委宣布“雙規”,這是繼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因腐化墮落遭免職後,又一位副省部級高官因腐敗問題倒臺。

宋平順近期言論向胡溫靠近

可見,搞掉倒楣的李寶金,是宋平順的底下運功的結果,與中紀委選擇無關。尤其是近來,中央調原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主政天津後,宋平順言論都向胡溫靠近,就在5月31日宋平順還高調發言擁胡捧高,這都是羅密切關注的事。

這樣一個在官場滾打了40年的強勢人物,怎麼可能在紀委約個見,就莫名其妙的尋短見,這萬貫家財,他能不保嗎?

宋平順早年在李瑞環主政天津時,能被李賞識,說明宋平順的性格並不與其滿面橫肉的兇相相當。否則喜歡孺雅風範的李瑞環怎麼也不會挑上宋平順。如今,宋能專任政協主席,一定也備有一些個人軟功。喜歡用腦的人,計劃的是如何解套,還沒過招,怎麼就瞬間崩潰了。

搶先追殺故事可能上演

只有一點才能擊毀宋,超出宋的心理準備,那就是吳官正代表胡溫要宋交代的是法輪功問題,是與羅幹密謀的天津事件,還有與之有關的種種黑幕,這對宋是個致命的心理重擊。同樣,以羅幹的情報系統,也會有所耳聞,一場搶先追殺的故事可能上演。這時,公安出身的宋才能感到自己知道太多的秘密,江羅絕不會放過,必死無疑,也有可能自己動手留個全屍。

從宋的短平快的死亡來看,無論是自殺還是他殺,羅幹是得逞了,一個重要的人證被滅。這一點內行人,一看就明白了,有報導說,中紀委立即增派人馬,顯然胡溫感到羅幹已經搶先動手了,局勢變得更加嚴峻。

宋的死亡真相不會對外公布,中共欺騙公眾也是行家裏手,製造意外的高手。很可能這一次,中共公安部一手策劃,為羅幹搞了全套服務,既解決了人頭落地,還定了自殺的鑒別,又引導輿論以貪官論責,同時順帶還抹黑李瑞環。胡溫也領教了法輪功問題對江、羅的打擊力度有多大。

李瑞環為官期間始終對江、羅鎮壓法輪功不以為然,江、羅對此的仇恨不是一點點。把自己的手下大員滅口後往李瑞環身上潑臟,也是一種極端泄憤。

公布證據 不要等被“滅口”

真相終將大白,這是歷史的必然。呼籲身邊藏有江、羅罪證的人士,要認清歷史發展的大趨勢,在江、羅大勢已去,急於進行系統的滅口行動時,為保護自身,全力行動起來,向世界輸出證據,予以公布。

否則被江、羅最後的瘋狂所害,成為另類惡報,不足為惜。

附宋平順簡歷

宋平順1945年7月生,河北深澤人,1970年9月加入黨,1960年7月參加工作,大專文化。歷任天津市公安局一處副科長、副處長。1983年起,先後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黨委副書記、局長、黨委書記。1990年,他進入市級領導序列,擔任天津市副市長、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同時兼任天津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武警天津市總隊第一政委。

1993年5月起,升任天津市副市長兼市政法委書記。同年當選為天津市委常委,後任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2002年4月又連任第八屆中共天津市委常委、副書記,並繼續兼任中共天津市政法委書記。 2003年1月在專任天津市政協主席,這樣就出現了全國少有的情況,政協主席兼政法委書記。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