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北大生物系教務主任用真名公開退出中共(圖)
 
2007-5-3
 
【人民報消息】前北京大學生物系教務主任萬耀球教授5月3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用真名公開退出中共。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現居北京、76歲高齡的萬耀球先生,1956年在北京大學生物系擔任教職員幹部,57年被打成右派後勞動改造21年。78年被恢復名譽,重新回到北大生物系從事教學行政管理工作,直至1991年離休。離休前擔任北大生物系教務辦公室主任。

萬耀球的父親李奇中1989年去世前一直擔任國務院參事,其母萬華柏因為參加國民黨,49年後被中共打成“歷史反革命分子”,在1968年文革中自殺身亡。萬耀球撰寫了30萬字的回憶錄《滾爬血腥路》,由於中共封鎖,至今尚未公開出版。

今年3月5日,萬耀球與其他60餘位被打成“右派”的知識份子聯名上書中共,要求徹底否定右派鬥爭,賠償受害者經濟和精神損失。4月6日,萬耀球參加了北京30位“右派”聚會,引起極大反響。




2007年4月6日,包括萬耀球在內的北京30位被打成“右派”的知識份子聚會,互訴心聲,達成要求平反冤案的共識。

退出中共聲明

萬耀球聲明道:“我年少時受共產黨思想的灌輸,以為共產主義理想是好的,是為人民謀幸福的,所以參加了共青團。但是後來幾十年經歷和聽聞的社會現實,尤其是中共在大陸的殺人、整人幾十年血淋淋的事實,在反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歷次運動中欠下的血債,使我完全改變了對共產黨的看法。尤其是最近一年我深刻認識到:共產黨是邪教,罪惡滔天。”

“我慶幸我沒有入黨。雖然我思想上早已退出中共,對共產黨徹底反感,但我今天還是要公開聲明退團,跟過去恥辱的歷史劃清界限,跟共產黨徹底脫離關係。”

一定要用真名公開退

當記者建議萬耀球用化名退團時,萬耀球一再強調:一定要用真名公開退。他說,“用真名退,不僅自己得到解脫,而且給別人做個示範,給別人一些鼓舞。”

萬耀球表示,曾經看過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並表示,“寫得特別好,從理論和實踐上都分析得很透徹。‘九評’中的觀點,我都同意。”

對於真名公開退團可能遭受中共的打壓,萬耀球說,“沒關係,我講的是真話,我就是這個認識嘛。我覺得,我在有生之年一定要說真話。”

很多老共產黨員和我的認識一樣

萬耀球透露,“據我所接觸的老共產黨員幹部們,我們私下都講心裏話,他們和我的認識都是一樣的。但他們有些出於現實生活的考慮,不願意公開說。有很多這樣的朋友。很多人看了‘九評’都同意。”

退黨是思想啟蒙運動

萬耀球表示,“退黨是一個思想啟蒙運動,很有意義,這種方式是和平理性的,可以喚醒更多民眾的覺醒,而且傳播面廣,易於大家參與,至少告訴人們:對共產黨應該重新認識。如果不對共產黨認真思考,就不可能解脫出來的。”

萬耀球表示,“我當然希望某個中共領導人,能夠具備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那樣的胸懷和膽識,主動放棄權力,解散共產黨,實行國家民主化,並且平反歷史上一切冤案,給受害人進行精神和物質賠償。但是,黨內出現戈爾巴喬夫,不大可能,只有全體人民都提高自己的覺悟,強化民主的意識,加深對獨裁暴政的憎恨厭惡,才會推動獨裁政權的滅亡。”

我能看到中共滅亡

萬耀球表示,“中共肯定會滅亡,我在有生之年應該能看到。共產黨獨裁政權一定會崩潰,因為它不可能放棄自己的權力,所以只能滅亡。從理論和實踐上講,中共暴政不會存在下去,因為根本不應該存在下去,我有信心。”

中共垮臺中國會更好

對於中共垮臺後中國的狀況,萬耀球表示,“共產黨垮臺後,中國絕對不會亂,絕對比現在更好。共產黨如果把權力交出來,別人一定比共產黨做得好。共產黨不就是一批人嗎?為什麼共產黨那些人就比別人高明呢?事實證明,它比別人更殘酷、更壞啊!”

共產黨是最壞的邪教

當談到現在對共產黨的認識時,萬耀球指出,“共產黨是邪教,是最壞的邪教,而且真是邪透了。共產黨就是個騙子黨,共產主義革命是紅色大騙局。共產黨天下太平以後還要殺戮,這在歷史上是沒有的。20世紀人類社會最大的災禍就是共產主義造成的。”

他說,“共產黨的一切都是騙人的。它的暴力革命、奪取政權,根本不是如他所說的為勞動人民的翻身解放,它只是利用農民為它打天下、當炮灰,奪取政權後自己獨裁專政,為了自己在中國稱霸,進一步還要稱霸全世界,這就是共產黨所謂的共產革命的根本目的,就是霸權統治人民。共產黨自稱是工人階級政黨,結果主人翁生活最悲慘,工人農民生活最貧窮,沒有任何的自由,成了弱勢群體。”

“共產黨邪教消滅人們的精神和思想,這是最壞的邪教。它用馬列主義控制和改造人們,不准人們有自己的思想,根本沒有言論和思想自由,完全剝奪了人們的人權,把人民改造成馴服工具、沒有思想的畜牲、沒有生命的螺絲釘。

他強調說,“我這不是謾罵,而是從事實出發的。”

中共不等於中國

萬耀球表示,“中共不等於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也不是中國,它只是中國大陸上現行的專制政權,是在中國土地上近50年建立的暴政政權而已。共和是民選的,而中共是暴力奪權的,所以它連名稱都不對。”

他說,“國家是由領土、人口、政權(主權)三要素組成。而共產黨卻說國家是一個機器,是一個階級壓迫統治另一個階級的工具,國家由軍隊、政府、警察、監獄組成。共產黨的國家定義跟正常國家都不同。”

萬耀球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上就是一部絞肉機,各次運動中受害者數不清,每次運動都是用暴力鞏固政權。現在中共繼續利用這部絞肉機貪污腐化,為所欲為,欺壓與剝削人民,所以死也不肯政治改革、實現民主,死也不肯實行軍隊國家化,死也不肯放棄權力。”

萬耀球自述經歷

我父親是李奇中,母親是萬華柏,我跟母親姓。父親李奇中是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生,曾在國民黨軍隊中做官,共產黨指示他在華東地區搜集國民黨軍事情報,同時要他策反國民黨高級將領投降。他由於做軍事特務立了功,1949年10月後,被周恩來親自安排擔任國務院參事的職務,直至1989年在北京去世。

由於理想不同,父母親在我三歲時就離婚了。我母親曾在上海勞動大學讀書,因為參加國民黨,因此在49年後被中共打成“歷史反革命分子”。在文革中,我母親經不起鬥爭,1968年自殺了。

我1931 年出生於上海,父母離婚後一直跟著母親。我1949年夏天考上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華東軍事政治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江蘇軍區幹部學校當文化教員。在1955 年毛澤東發動肅清暗藏的反革命運動中,由於母親的成分,我被內定為暗藏反革命,被鬥爭了好幾個月,我始終不承認。1956年運動完了,他們沒有任何證據,就宣布我不是反革命,但也不讓我在軍隊,我就復員回到家鄉湖南長德。

1956年秋天,父親打報告給國務院內務部優撫局,把我分配到北京大學生物系擔任教職員幹部。我父親要求我改姓李,以後跟母親這個“歷史反革命分子”“徹底劃清界限”,我嚴詞拒絕了。在57年反右運動中,我因此又被打成右派,勞動改造了21年。

後又被以“反革命罪”關入監獄兩年。最後恢復政治名譽,但是沒有補發我20多年被剋扣的工資。全國所有右派都沒有補發工資。

1978年我重新回到北大生物系從事教學行政管理工作,直至1991年離休。離休前擔任北大生物系教務辦公室主任。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