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人權律師高智晟決定出國領獎
 
2007-5-13
 
【人民報消息】經過高智晟律師本人和外界的努力,高律師現在可以與外界通話,有了一定自由。維權人士胡佳最近見到高智晟律師。以下是胡佳接受希望之聲“兩菜一湯”節目採訪時講述的有關他見到高律師的情況:

以下根據胡佳口述整理:

我在5月7號傍晚去了高律師家,他們全家剛回家。我先見到高律師妻子──嫂子耿和,一個多小時以後高律師帶著兒子天宇回來。見到他覺的很親切,心情很激動。想到他過去8個多月遭受那麼多磨難,也是人生中最黑暗的階段。但他精神還好,很開心的抱著小天宇。畢竟家庭的溫暖,親人的關愛能給人以安慰吧。他雖然瘦了很多,但比前一陣子其他志願者看到他時要恢復了一點,面色也好一些,但仍可以看到鬢角的白頭髮相當明顯。從前他是沒有白髮的,這8個月他是身、心受到很大的折磨。

被非法逮捕後,才真正感覺到中共政法部門是多麼殘酷,多麼無恥。甚至對他的家人施以同樣壓力。比如高律師剛被捕時絕食,但一天半後不得不放棄,不是說他堅持不下去,而是獄警說:你願意絕食,你隨便。但是只要你絕食一個小時你的家人也就一小時得不到食物。那孩子那麼小,那中共卻拿婦女兒童作為要挾。一個政權的卑鄙到了極點了。我問高律師的經歷及擔憂時,他依然感覺到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家人。

不是說高律師不願意出來與外界聯絡,也不是說不願意再從事法律相關的一些工作,但中共政府就用這種手段:(中共)就說你再這樣,那你的女兒就被那麼多警察圍毆,辱罵,身心受到傷害。那作為一個父親來講,不能不痛心而不得不做一些妥協。而且對他所有的親屬,包括平輩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下一代都受到波及。當農民的,當公職的,尤其是他姐姐,孩子,全受到監控。

他在陜西的大哥全家也受到干擾。他們有一次把他大哥逼急了,他坐在警車裏就去搶方向盤,想把車拐到懸崖下去,不活了,大家同歸於盡。那國保警察們都嚇壞了。其中一個警察跪下說:我們不知道把你逼的這樣了。另一個也說:我們知道我們幹的事情很齷齪,我以後不敢幹了。就說警察自己都知道自己做的是錯的。其實高律師的大哥高智義是個非常老實巴交的農民,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謹慎小心。但他們幹的事,使這個膽小的農民不得不用這麼慘的方式反抗,到了這種程度。

高律師已經獲知自己獲得美國庭審律師協會的“勇敢提倡者獎”大獎。我也告訴了他更多的細節,高律師很高興。因為這麼長時間與外界隔絕,無法獲知外界的消息,只有那些警察天天在耳邊喋喋不休的壓力和威脅。聽到這個信息後,他感覺了到國際社會的關心與關注。

這個獎是主流社會司法方面的,高律師本人秉承的就是法治精神,用法律替受迫害者說話。比如說法輪功學員,還有陜北弱勢人士。就我碰到的,他不僅提供法律諮詢,而且還慷慨解囊(對弱勢群體)給以資助,就我非常偶然碰到的就不止三、四個了。

這種以法治推動中國進步進程的精神,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與了解。特別授予他這個獎項的美國司法組織,是個非常專業化,口碑很好的(組織)。所以高律師感到欣慰。

高律師也表達了自己的願望,如果有可能,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希望能夠成行,能與美國司法界的同仁進行交流,同時也願意去領獎。

這個獎項鼓勵的消息,會更進一步堅定他法治維權的前進方向。是今後將採取的核心方法推動中國民主化,法治化的進程。

不管高律師能否成行,到自由社會來向更多人講述的可能性不管多小,我們都會關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