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拼了 中共愈加恐懼
 
2007-5-9
 
【人民報消息】北京人權人士胡佳日前見到了長時間被與外界隔絕的人權律師高智晟,過程順利。高律師一家人在經歷當局長期嚴酷打壓後,近日得以稍作喘息。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本臺曾報導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一個多月前打破沉默致外界,引發國內外譴責當局打壓他一家的很多聲音後,不久,各種途徑的消息顯示,當局撤除了駐守高家樓下的大量看守。而一直關注這位維權律師及家人遭遇的維權人士胡佳日前就見到了他們,胡佳星期三告訴記者高律師的身體狀況不好,仍遺留著監禁期間受虐的傷患: “我是五月六號去的,去看看他,看看他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需要什麼幫助呀,不僅他個人,還有嫂子耿和,格格和天宇。高律師的確比以前瘦,我們坐在那裏談,一會兒他就需要拿東西墊在腰上靠一靠。我覺得這一定是他在監獄裏受刑訊逼供留下的一些後遺症。而且我看到他腿上的傷,很明顯,因為被捆在鐵椅子上五百多個小時,他離開監獄已經四個月時間了,但那些傷還沒有完全散去。”

高智晟在五一假期回了陜西老家探親,當和胡佳說到親人在他被捕審訊期間受到的牽連,令他感觸良多,胡佳說:“他說真的想不到中共如此卑鄙,對他本人的迫害就已經殘酷了,還把他家庭株連九族似的搭上。回到家包括回到家鄉去以後,他知道他所有的親屬,兄弟姐妹,和他們的下一代,包括他的岳母,全都受到波及,或軟禁或威脅,或單位施加壓力,尤其是他的姐姐,他姐夫彌留之際都沒有人在身邊,因為那個階段,他姐姐和子女都被扣留了。這些事情令高律師心如刀絞,他在這方面真的難以承受這樣的重壓。 ”

人權律師高智晟去年八月被捕,十二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監外執行。幾個月來他一直渺無音訊,直到上月六號,他致電胡佳講述他被捕審訊期間受虐以及一家人被嚴管的情況。據了解,這次通話之後同一天,高智晟就被有關部門帶走近一週時間。其間,高的強硬態度,加上當局顧慮對外形象,同意解除對他妻子兒女的監控,聽了高智晟進一步講事件細節之後,胡佳有這樣的分析:“現在高智晟成了中共的燙手山芋,甚至比他入獄之前更害怕他,因為高律師已經是孤注一擲。他四月六號跟我通電話,離開家以前吻了天宇兩下,出去的時候跟那些警察說,老子這次就沒打算能回來,我就是選擇回到監獄去,我要換得我家人的安寧,換得有尊嚴的生活。所以不能讓高智晟入獄,反而成了中共被迫的選擇,因為如果把他投入監獄的話,那麼以前他們營造的謊言,所謂他與中共妥協,所謂的他發表聲明自己與過去決裂,都不攻自破了。所以他們非常的害怕。”

同時,當局批准高智晟找工作維持生計,但必須與司法無關。胡佳說,高律師現已開始了工作,但是每天出入,包括上班仍有警察陪同:“他現在好像是找了份工作,但是和司法是無關的,每天那幫人陪著他去唄。每天三輛車跟著著盯得比較緊。 ”

由於高智晟的對外通訊仍未恢復,親自上門似乎是親屬以外的人與他聯絡的唯一方法。據了解,除了胡佳以外,近期也有一些關心高智晟一家的朋友前往看望,雖然沒有當場被中斷,但高智晟因此受警察警告,胡佳說:“外界有人去找他的話,警察都是了如指掌的,這方面也給他一些壓力警告,說越線呀什麼的。當然首當其沖的就是我去找他的事,我只能說我所有去他那裏的情況,警察是完全掌握的,肯定還是有密集的眼線,只是不像以前那樣明目張膽而已。現在僅僅是高律師自己需要休養生息,需要保護自己的家人,所以這個階段他需要調整一下。中共現在也是在維持這個脆弱的平衡,他們非常擔心高律師發出聲音來。”




音頻:高智晟與胡佳面談近況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