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方迫害法輪功黑幕驚人
 
2007-2-12
 
【人民報消息】法輪功明慧網今天刊登作者林展翔的文章《中共軍隊在迫害法輪功中的作用》。文章深刻地指出,中共的所謂“中國人民解放軍”實質上只是中共打內戰和屠殺中國人民的工具。文章爆光了鮮為人知的中共軍隊迫害法輪功的驚人黑幕。以下是文章全文:

中國軍隊不是國家的軍隊,也不是人民的軍隊,而是中共的黨衛軍,是中共暴政的工具。中共軍隊從打內戰起家,在國家經歷外來侵略的抗戰時期,躲在遠遠的大後方發展實力,抗戰結束後,就跑出來打內戰。中共把其軍隊稱為“人民解放軍”,不管平時如何的宣傳“軍民魚水情”來欺騙和迷惑老百姓,可是每每在重大關鍵時刻,都站到人民的對立面,都是中共用來鎮壓和屠殺中國人民的工具,從新疆屠殺少數民族、文革中在廣西公開動用軍隊鎮壓老百姓,到八九年“六四”時在北京街頭大開殺戒,九九年直接動用軍隊迫害法輪功。回顧歷史,中共軍隊是其打內戰和屠殺中國人民的工具。

中共對軍人的洗腦嚴重,對軍人的思想控制嚴厲。中共對法輪功的大肆造謠、誣陷,使得軍人完全不明真相,加上中共軍隊的流氓化、黑社會化、納粹化,軍隊充當了江氏集團系統性地迫害法輪功的得心應手的工具。但由於中共對軍隊的嚴密控制以及軍隊保密等特殊性質,現在外界對中共軍隊系統在迫害法輪功中的作用了解十分有限,當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人們將會看到中共利用軍隊迫害手無寸鐵的無辜善良民眾的全部罪惡。

一、中共軍隊直接參加迫害法輪功

反觀中共的歷史,人們就會發現,中共的鬥爭哲學把人民都視為假想敵人,並且在實踐中進行“假敵真打”,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今天打這個,明天鬥那個。自掌權以來,中共已經虐殺了多達八千萬無辜的中國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由於個人的妒嫉,把法輪功視為敵人,發動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全國各地有大批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和各省市政府部門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由於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警察已經不夠用了,於是中共的軍隊(尤其是武警)直接參與截訪和非法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和許多城市的政府部門,在天安門廣場,以及北京附近通往北京的重要路口,大批軍人把守路口,截堵和非法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

中共一直把軍隊作為其能夠耍流氓、虐殺人民的最強力的保證,是中共迷信強權政治的精神支柱,是江氏集團有恃無恐窮兇極惡地迫害法輪功的依靠。從一開始,江澤民就下令中共軍隊直接參與迫害。如果沒有軍隊的直接加入,那麼迫害從一開始就難以繼續下去。

中共非法抓捕了大量法輪功學員,把他們非法關押在監獄和勞教所裏,這些監獄和勞教所的外圍都是由武裝警戒的。

中央軍委直接制定系統性迫害政策

自中共把法輪功定為頭號敵人之後,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份,中共中央軍委開過六次“處理涉外宗教問題”專門性會議,主要就是針對法輪功。

據來自軍隊系統的“瀋陽老軍醫”指證,省一級政府有權在所轄軍區的監管之下設立重刑犯罪分子的“資源再回收”機構,這是中共中央軍委在一九六二年就有的文件,而且一直沿襲至今。根據該文件規定,死刑及罪大惡極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據國家及社會主義發展需要進行相應的革命化處理,在文革期間最大的“革命化” 處理就是食用,就是用來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種工程及進行生產作業。

根據一九八四年的一項補充規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許多的地方公檢法部門對待該問題基本上要麼是直接移植然後火化,要麼擊傷進行形式死亡儀式後直接移植然後火化。進入一九九二年後,實際上完全公開化了,由於許多行業的發展,人體成為昂貴的工業資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屍體成為原料。

中共中央軍委的文件和由此而做出的補充規定,成為中共系統性地非法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依據”。

二、解放軍總參謀部直接參加迫害法輪功

解放軍總政治部負責中共給軍人洗腦、控制軍人的思想,是中共寄生在軍隊身上的附體,從政治上貫徹執行江氏集團的迫害命令。然而總參謀部作為軍隊的指揮系統,在迫害法輪功中同樣起著極壞的作用,把其擁有的情報、間諜和軍事技術用於迫害法輪功,包括收集所謂的“法輪功情報”,監聽國際通訊,組織針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暗殺活動,等等。

情報機構針對法輪功的特務活動

中共的情報系統由軍隊、國安、公安組成,其中軍方水平最高。總參謀部下屬的二部(總參二部)是軍方的主要情報機構,負責管理內外勤特派人員及駐外各國武官,搞特務活動。這幾年來,中共向海外派遣的很多特務,很多是專門針對法輪功,收集所謂的“法輪功情報”,向中共高層提供假情報,欺騙不明真相的人,為迫害製造藉口;在海外散布謠言,誣陷法輪功,使得很多人受其蒙騙,以達到孤立法輪功的目的。這些特務中有多少來自國家安全部,多少來自總參謀部目前還不得而知。

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經常受到中共特務的騷擾、威脅。中共控制的最為嚴密的兩個部門駐外使(領)館(海外)和“六一零”(國內)中兩名被安排負責監控、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陳用林和郝鳳軍在澳大利亞棄暗投明,站出來揭露中共種種見不得光的迫害法輪功的內幕。

陳用林證實說,澳洲有近千名中共間諜。郝鳳軍證實了陳的說法,他說中國有強大的間諜網絡在海外運作。陳同時揭露中共對當地法輪功的政策有十六字方針,即:“針鋒相對、主動出擊、爭取(澳洲政府)支持、贏得(澳洲公眾)同情。”從他們提供的線索可以證實,中共將國家恐怖主義之手從國內伸向海外,實施群體滅絕犯罪。

澳大利亞時代報(The Age)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報導,中共大使館為了破壞法輪功的活動而採用了多種間諜手段,如監視、大規模竊聽電話甚至私入學員住宅等。

失敗的暗殺陰謀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透露,一九九九年,在江澤民企圖用減少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為條件引渡法輪功創始人未果後,就由曾慶紅向特務部門秘密下達了暗殺令,由國家安全部和總參謀部聯合組建了一個特別行動組,專門負責搜集法輪功創始人的行蹤,招募、訓練殺手,準備暗殺李洪志先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江獲悉法輪功創始人準備到臺灣講法的消息後,即由曾慶紅秘密派人與臺灣的黑社會組織秘密接觸,以七百萬美元重金收買殺手,準備暗殺行動。由於法輪功創始人早已了解他們的動向,最後時刻才宣布改變赴臺計劃,致使江的暗殺計劃落空。

不甘心的江澤民曾慶紅惱羞成怒,給特別行動組下了軍令狀,要求不惜一切代價進行暗殺,密令國家安全部和總參謀部聯合組建了一個特別行動組,招募訓練一批亡命之徒。這個行動組的宗旨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乃至生命製造事端,栽贓陷害,誤導輿論民意去敵視法輪功,並尋機暗殺法輪功創始人。江澤民特批五十萬美金招募由婦女組成的“敢死隊”,仿效“斯里蘭卡猛虎組織”,把她們訓練為“人體炸彈”,準備派遣到美國,等法輪功創始人參加學員心得交流會時,裝作法輪功學員、靠近法輪功創始人,以身體引爆。

不久,在二零零一年香港法輪功心得交流會前,江、曾得到密報,法輪功學員將在一月十三—十四日在香港舉行會議,法輪功創始人將在一月十四日的會議上發表講話。江澤民立即下達密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抓住這次在中共地盤動手的機會。於是總參謀部、國家安全部及公安部三方聯手,立即制定了一個代號為“一一四”的暗殺行動計劃,當時東南亞和北美等地的中共海外情報機構都進入特別狀態,香港及澳門幾乎所有的黑社會集團均被中共威逼利誘而涉入暗殺行動。此計劃指定由港澳地區黑社會集團實施直接暗殺,這樣就可以避嫌。對此秘密的安排,江澤民自信萬無一失。

但一月十四日李洪志先生沒有出席會議,暗殺又一次落空。這時,暗殺團才知道李洪志先生已經洞悉刺殺陰謀,江澤民極為得意的這個暗殺計劃徹底落空。多次刺殺未果,江的心裏開始膽戰心驚。江的別動隊也一個個莫名其妙接連遭遇車禍等意外事故而最終解體。刺殺陰謀最終不了了之。

監聽國內外通訊

總參謀部和國家安全部在國外大搞特務恐怖活動的同時,總參謀部下屬的三部(總參三部)利用其先進的軍事通訊技術(包括技術偵察,監聽、密碼破譯、無線電偵察等),調用大批人員(據稱有十萬之眾)負責監聽所有國際長途電話,特別是監控有關法輪功的通訊。

總參還不斷把開發出來的先進軍事技術拿出來針對法輪功煉功群眾。例如,總參謀部第五十四研究所(屬總參謀部四部)開發研制“語音識別系統”。這個“語音識別系統”被利用來識別法輪功學員的聲音:先利用電話問詢的方式錄下法輪功學員的聲音,被錄音的法輪功學員在以後的通訊中,這個系統都能通過聲音識別出來。

在國內法輪功沒有任何說話機會的情況下,海外法輪功學員創辦了一些合法的網站。中共特務攻擊這些海外的網站,非法侵入法輪功學員的私人計算機,植入病毒、木馬,竊取所謂的“情報”。跡象表明,這些中共特務使用的網絡技術極有可能是來自總參謀部開發和管理的軍事技術。

二零零六年五、六月份,中共公安部層層傳達文件:對法輪功要不惜一切代價,要用一切可用的科技手段進行監控。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有知情人員向明慧網透露,中共在東海艦隊(總部在浙江省寧波市)建立了一個對全國範圍內進行監控掃描手機的信號監聽塔,對撥打和接聽所有手機進行監聽,掃描,凡中共感覺敏感的語音,就進行鎖定,跟蹤,追查。“法輪功”一直是其進行監聽的最敏感的詞語之一。

三、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管理機構

在江澤民的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密令下,中共軍隊的醫療系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另一種殘忍至極的迫害。

不經同意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人體試驗”

著名英國科學雜誌《自然》於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以“中國臨床試驗:不需患者同意”為題,發表實地考查文章,指出中國臨床醫學研究的道德嚴重失控,中國的研究員和醫療專家對醫療道德規章和患者“知情同意書”了解甚少;一些倫理審查委員會(IRB)人員,卻總期望走捷徑。

中國地方上的醫院做人體試驗都不徵求患者同意,中共的部隊醫院就更加肆無忌憚了,在沒有得到受試驗人的同意下,在活體上進行藥物人體試驗,其中許多受害者是被強制試驗的法輪功學員。

據內部透露,中共在一些被監禁在醫院裡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了不少試驗,有的人被注射了不明藥物,痛苦到滿地爬、撞墻,最後在極度煎熬中死去,並立即被火化。

偽造文件 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根據中共中央軍委可以對“死刑犯”、“重刑犯”進行“革命化處理”的指令,由公安、法院、監獄、醫院串通一氣,中共非法活體摘取器官很早就開始了,其中醫院部份早期主要是軍警系統的醫院(軍隊醫院、武警醫院和公安醫院),地方醫院後來也大規模地參加了。

法輪功被中共“假敵真打”、定為“階級敵人”後,中共中央軍委的“革命化處理”就應用到法輪功學員身上。於是法輪功學員成了中共非法摘取器官的活體庫。

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統是軍隊,該類事情的管理及機構的核心是軍事系統,具體就是解放軍總後勤部。總後勤部管理全軍的醫療衛生,下面還設有一個衛生部。軍隊有一百五十多家醫院,絕大部份都開展了器官移植,在非法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中起主要的作用。

經過近半年的繼續深入調查,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加拿大調查員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公布了調查報告的增補版,並且也證實中國軍方廣泛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四、其它

特別軍事監管管理區(特別軍管區,即集中營)

軍事設施是指直接用於軍事目的建築、場地和設備,它們是軍事禁區或軍事管理區。很多軍事設施都是絕密的,不為外界所知。中共用一些軍事禁區大規模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這些軍事禁區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據知情人根據自己了解的情況透露,這類集中營在全國有三十六個。

中國國土七分是山,在群山環抱的山脈裏,有許多軍事用途的山洞,許多重要軍事設施、國防倉庫轉入地下深處。這些山裡的軍事設施大多都是絕密的,都能夠裝許多人,小的都可以裝一個團的人(千人以上)。

除了軍事禁區之外,在毛的“深挖洞”時期,在許多城市修建了四通八達的地道網。這些早期人防工事,後來和經濟發展與城市建設相結合,得到進一步發展,現在全國已構築大量各類防空工程。例如,在一九七九年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因資金困難停止延伸建設的一項防空工程,該工程埋深二十一米,高六米,寬七點三米,建成總面積十一萬一千八百平方米,全長九點五公里,全部鋼筋混凝土結構。全國有多少類似這樣的人防工程?這樣的人防工程能夠藏很多人。

被非法關押在集中營裡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做苦力,也成為器官移植活體庫的重要組成部份。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揭露出來後,中共為了掩蓋罪惡,對許多法輪功學員進行轉移。例如,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所謂“大後方”的重慶附近(萬州)的防空工程洞裏。

軍隊走私活人販賣活體器官

中共軍隊極其腐敗,走私歷史久遠,早在延安時期就種植鴉片,走私毒品。江澤民掌權時期,中國道德開始全面淪陷,軍隊武裝走私越演越烈,陸海空三軍相互勾結從事走私,為新崛起的超級走私集團。其中海軍利用其優越的條件,向境外走私。據分析指出,中共軍隊走私物品包羅萬象,如石油、電器、汽車、鋼材、香煙、通訊器材、黃金、武器、毒品等等。總之,只要差價大的,軍隊都敢走私。

中共對法輪功進行其“革命化處理”,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就成為中共非法攫取暴利的商品。據“瀋陽老軍醫”透露,中共向境外走私出口活體供器官移植,其中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據海外媒體報導,中共海軍利用得天獨厚的條件和優勢,進行活人出口/走私法輪功學員。由於中共對信息的嚴密封鎖,目前還無法直接證實。

地方武裝(民兵)

除了軍隊、武警直接參加迫害法輪功之外,地方“六一零”、公安等和地方武裝部勾結,利用地方民兵迫害法輪功學員,用民兵、警察和其它閑雜人員巡邏、蹲坑,跟蹤、抓捕法輪功學員。

五、結語:強權戰勝不了人性

中共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來攫取暴利,這種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令天地震怒。中共瘋狂到了頭,已經惡貫滿盈,這也就是天滅中共之時。良知尚存的軍人應該退出中共,不要與惡黨為伍,為其陪葬。

中共迷信強權和武力,把其黨政軍的力量都用來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民間修煉團體,可見其瘋狂和邪惡。然而暴力是改變不了人心的,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都以失敗告終,中共貌似強大的軍隊在佛法面前也是渺小的,迫害是註定要失敗的。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主場紐約場售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