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九年制義務教育” 中共今年“大出血”
 
真義
 
2007-10-3
 
【人民報消息】秋風乍起,又是一個學生入學、返校的季節了。今年在中共要“免除中小學生的學雜費”,實現“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叫嚷聲中,一些學校開始執行。同時,一些高校、中職院校也大幅提升助學金、獎學金數量,據說目地是讓貧窮的孩子也能上的起大學。於是,媒體報導說,為數不少的學生和家長們被政府“感動”的熱淚盈眶。

有人指出,中共此舉恐怕又會讓那些激動的學生和家長們空歡喜一場,就像中共近年免除了農民的農業稅,然而中國農民的生活負擔卻並沒因此而減少一樣。腐敗透頂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隨時可以將任何利民的想法或措施瞬間變為苛政。

在現今的中國,被各級黨官把持的“政府”無所事事,卻又無所不管。不是嗎?從出生、入托、上學、升學、就業、結婚、生孩子、退休、養老等每時每刻都被政府這個巨大的影子罩著,它不是正常的實施政府職能,而是假借政府職能之名行維護特權利益之實。

先從中小學生“義務教育”這個問題來說。其實這在其他國家或地區早已不成為什麼問題,現在卻被當作當今中共的“政績”而被炒作。遠的不說,就說和我們同宗的臺灣和香港。臺灣早在日本占領時期於1907年就開始普及六年小學義務教育,從1968年開始實行九年義務教育。香港於1978年實施普及免費的九年教育制度。而大陸,雖說從1986年頒布了《義務教育法》,但孩子的教育一直是父母的義務而非政府的義務,所以隨著貧富懸殊的加劇和學雜費的翻漲,有些偏遠農村或城市低收入家庭連孩子的中小學教育費都承擔不起,以至於出現了爺爺賣掉給自己準備的棺材給孫女交學費和夫妻雙雙下崗後交不起孩子的學費,覺的愧對孩子而共赴黃泉的人間慘劇。只要打開互聯網,用學費作為關鍵詞搜索一下,這樣的事例比比皆是。

古人雲: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事業,實為一個民族繁榮昌盛的千秋大業。凡發達國家,無不以政府教育開支大、國民教育程度高為顯著標誌。還是以香港為例,香港特區政府總開支中的最大項目就是教育,其開支預算超過總開支的五分之一。孩子是民族的未來,關係到社會的每一個家庭,所以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非常重視教育,這也是任何一個受過較好教育的中共官員都無法否認的。而中共歷年來是如何在這件關係國計民生的大事上敷衍民眾和國際社會的呢?

據聯合國調查員2003年到中國調查的結果表明,中國教育開支過低,僅占國民生產總值的2%,僅達聯合國規定最低標準的三分之一,列全世界倒數幾位,甚至不及非洲窮國烏干達;而且,中共一直聲稱已經有90%的中國人接受了九年制義務教育,文盲率下降了5%以上,然而,聯合國的調查卻表明,這種說法與實際情況相距甚遠;不但如此,中國的教育奉行公開的歧視政策,外來民工子女在城市入學,需另繳高額學費,使本來就屬於弱勢群體的民工,更加陷入貧困,一些民工子女甚至被禁止在城市入學,並且這種歧視仍在延續。而且,中共沒有履行《世界人權公約》中有關教育的承諾。比如,當局不允許兒童選擇宗教教育,屬於侵犯兒童權益。

所以,當某些中小學生的家長欣然於“義務教育”終於實現了時,你不妨明確的告訴他們:本來你們孩子的中小學教育就應該是免費的,只不過現在中共終於不再敢從你們兜裏掏這筆錢了而已,而這種轉變並不因為它的大發“善心”,而是在世界發展趨勢和國內外媒體強烈抨擊下,為維護自己的面子而不得不採用的做秀手段而已。

再說說令許多普通家庭苦不堪言的高校學費這個沉重的話題。相信每一個良知尚存的中國人都曾經為貧窮家的孩子因為繳不起學費而被大學拒之門外的事實深深刺痛過。據中國學者考證,“全國高校生均學費已經從1995年800元左右上漲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進入新校區的學生的學費則在6000元左右;住宿費從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漲到了2004年的1000元~1200元;再加上吃飯、穿衣等,平均每個大學生每年費用在萬元左右,4年大學需要 4萬元左右。2004年我國城鎮居民年平均純收入和農民年平均純收入9422元和2936元,以此計算,供養一個大學生,需要一個城鎮居民4.2年純收入,需要一個農民13.6年純收入,這還沒有考慮吃飯、穿衣、醫療、養老等費用。據調查,有25.5%的學生表示‘不願再升入大學’,原因是‘家庭負擔不了上大學的費用’。可以說,高校收費標準已經逼近、在部份地區甚至超過了我國廣大普通居民的承受能力。”

“供養一個大學生,需要一個城鎮居民4.2年純收入,需要一個農民13.6年純收入”,多麼令人震驚的數字。難怪說,有人總結現今的中國人的住房、教育、醫療和工資待遇如果拿到世界上做橫向比較,前三個我們都是最昂貴的,只有最後一個是最低廉的。

這裏可以給大家舉一個例子,2005年5月4日,溫家寶到北京大學看望學生,有人問有關研究生收費問題時,溫家寶驚異的問:“你們研究生要收費的嗎?”在眾目睽睽之下,溫家寶的問話叫在場的教育部長周濟和中共專管教育的國務委員陳至立坐立不安。

其實,在溫家寶執政前,研究生收費就已實行多年了。隨著大學的逐年擴招,研究生招生也似脫韁的野馬,幾十倍的往上長。有的高校或專業還保留可伶的公費名額,更多的是自費名額,動輒上萬的學費。但師資力量並沒有與之匹配,有的導師一級就帶數個或十幾個研究生,自己還忙著到處找課題、找市場、找投資,哪裏有時間和心思來輔導學生!往往都是高一屆的研究生帶著低一屆的學弟學妹們做實驗,說白了就是給導師(老板)打廉價工,畢業論文也是混混就過關。這樣的研究生談何質量?難怪有些用人單位在招聘時直言不諱:現在的研究生就當本科生用!本科生也就是專科生的水平!難怪高校畢業生就業難,難於上青天。

一邊是被禍國殃民的江澤民提拔的親信陳至立“教育產業化”謬論下高校逐年飆升的天價學費,一方面嫖、賭、抄盛行的所謂學術氛圍,不但把含辛茹苦培養出大學生的父母親再次抽筋扒皮,還白白浪費了莘莘學子的青春年華,造出了一批又一批含金量值得質疑的“知識份子”。這種教育到底值不值?浪費的青春用多少錢才能彌補,民族的未來又用多少錢才能贖回呢?!

也許有的人說顧不了那麼多,只要現在能得到實惠就行。是的,從今年秋季開始,當局擠出了154億投入教育,據說2008年全年達到308億元。隨著新的資助政策體系全部落實到位,每年用於助學的財政投入、助學貸款和學校安排的助學經費將達500億元。全國每年將有大約400萬大學生和1600萬中等職業學校學生獲得各種形式的資助。因為中職學校的學生大多來自農村,90%的中等職業學校一、二年級學生能獲得國家資助,每人每月150元的助學補助。國家助學金、國家勵志獎學金、國家獎學金、國家助學貸款等各種類型的獎助學金和貸款形式,每年的補助從 2000、5000、8000、6000元不等,覆蓋的面也比以前大了。是的,無論多少額度、多大的覆蓋面都不過份,學子們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享有自己本該享有的權利而不必對這個一向只知道吞錢的政權報什麼感恩戴德的心理。這些本來就不應該是它們的,而是你的父母用辛辛苦苦的勞動攢下的,是用生命和希望換來的,如果要謝,就謝謝自己的父母吧!

教育經費增加500億元在它們來說就是出了血本了。可是與它們每年揮霍在公務用車上至少的4085億元比起來算的了什麼(2004年的數字,政府汽車採購每年正以20%的速度遞增)?與它們每年投入4000億人民幣的軍費算的了什麼(據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報告,如依2001年的美元幣值計算,中國軍費在690億至780億美元間)?與每年公款出國旅遊或考察花費3000億元相比算的了什麼?與每年公款吃喝揮霍掉的2000億元相比算的了什麼?與各級中共官員貪污黑錢年近人民幣3000億(2005年中國審計部門公布)相比算的了什麼?與它們傾一國之力、拿出國庫的四分之一鎮壓法輪功算的了什麼?如果說中共花在孩子們身上的錢用錙銖必較來比喻的話,揮霍在其它方面的錢就是天文數字了!

如果國人都能明白了這一點,也就是這個擅長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流氓政權的陰謀徹底破產的時候。那時,人們還會憤怒的發現,不止教育,各個領域都被中共的私利所左右,中共以為所欲為的姿態綁架的一國的資財而毫無羞愧,它才是一切秩序的破壞者、美德的踐踏者、惡行的實踐者、瘟疫的傳播者。

這樣的邪黨,把強取豪奪百姓得到的錢拿出一點點,以為就可以收買到老百姓的心,那怎麼可能呢!

(文章有刪改)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