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這樣,但不是怪病
 
李少華
 
2006-9-21
 
【人民報消息】一家人天天在一個屋檐下,走在街上擦肩而過,卻不認識;母親去幼兒園接孩子,把別人的孩子接回家都不知道錯,……這些新聞要是在北京胡同裏說,誰都得說你胡說八道。但是這卻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

據北方網報導,傑姆.赫德是一名退休的美國大學藝術系教授,他常不能記得熟人長得什麼樣。常有熟人在路上跟他打招呼,但赫德卻不記得此人是誰,他只能假裝認識他,免得尷尬。赫德說:“我一直隱藏自己的缺陷,我認為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患有這個毛病。”不過,赫德漸漸學會了通過聲音、髮型、體型或走路姿態來辨認他人的身份。

看到這裏我大吃一驚,我就是常常記不得我剛乘坐的汽車是什麼顏色和款式,常常看著那些面熟的臉記不得此人是誰,只能假裝還記的,聊了半天,回家一路都想不起在哪裏見過。

不過,我還不至於像美國大學退休教授傑姆. 赫德和他的兩個女兒凱瑟琳、簡妮儘管在一起生活了好多年,但他們走在街上卻經常見面不相識。

據簡妮稱,有一天她到托兒所去接兒子時,才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接錯了孩子,將別人的孩子當自己兒子接了回來。簡妮說:“我感到事情有點不對頭,我將那個孩子接回來後,有點不確定他是否是我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困窘。最後我通過詢問,才知道他的確不是我的兒子。”

赫德竟然不記得他自己家人的臉。但赫德後來才知道,他的兩個女兒──藝術家凱瑟琳和神經學家簡妮竟然也遺傳了他的“臉盲症”:她們不但經常認不出老爸的臉,甚至也經常忘記老媽長什麼模樣!這一家人經常會出現見面不相識、擦肩而過不打招呼的怪異景象。

我還是認識自己家人的,但也像赫德一家一樣,能看清楚別人的臉,但無法記住那些看過的臉是在哪裏見過,也無法記住他人的長相,也記不住他們的名字。但是我幹其它事都很快,而且做的很好。

醫學家說赫德一家患有一種罕見的“面孔遺忘症”(又稱臉盲症)。看了這個新聞,我第一次去好好想一想,為何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從我本人來講,這不是健忘,因為即使我努力想記住誰,也記不住,但有些事情我沒想刻意去記,但卻記憶猶新。

我的感覺是,有些事情、人和物在我的腦海裏無論如何也打不上烙印。如果每個人真有一個來源處的話,也許,也許在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和年代,這些人和物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