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帥──金正日摸錯了老江的脈
 
作者:今鐘
 
2004-9-6
 
【人民報消息】前些日子,中國人民解放軍突然陳兵中朝邊界,增至15個軍,為1953年朝鮮戰爭停戰後五十年來所僅見。軍內專家鼓噪了一陣“第二次抗美援朝”,肯定中國會幫助金正日打美國,而不僅是象支持薩達姆那樣只是提供專家及防空與反導彈技術,金正日也摸不著頭腦,滿腹狐疑。

直到近日北朝鮮發生火車大爆炸,金正日向全世界求援,中國援助團整裝待發這是最近的鄰居,最快的援助卻被拒絕;金正日還封鎖了邊界,禁止中國旅遊團進入。金正日訪華歸來,以時間差躲過一劫,方醒過夢來,立即將暗殺未遂嫌疑人親妹夫逮捕刑訊,把妹妹接出妹夫之家。

金正日一直以為自己是江代表用以對付美國必不可少的手中王牌,不斷氣勢洶洶向江討石油,糧食,軍火,一面不停的在國內聲討社會主義的“叛徒”中國,至於江氏為什麼要消滅金這張“王牌”,金正日恐怕自己也想不透徹。

普世媒體,有一家專給江氏把脈的絕活,江氏一切黑箱作業可把全軍朦住,卻逃不過“人民報”網站的火眼金睛。

江氏翻雲復雨,朝秦暮楚,瞬間反覆,只有抓住根本脈絡,方能理出頭緒,看清斯人。

兵法家吳起名言:“必先和而造大事,不敢信其私謀。”是說軍國大事必先充分商量,司令部一致,絕不敢信任一個人的私心謀劃。而江氏卻專搞黑箱作業,因為江的出發點,不是民族興亡,黨的利害,而是保護自己的個人罪行。

蘇聯解體後江氏最怕中共仿效戈爾巴喬夫搞信息公開化、政治透明度,是害怕自己歷史隱私曝光,支持俄國利加喬夫共產黨復辟派,妄想把俄國拉回到共產體制,為下臺的俄共爭取選票。

江在黨內散布極廣的流言:“中國要學俄國和平演變,老幹部只能去看大門(傳達室看門人)”,以致鄧小平組織老幹部參觀深圳新面貌,許多人都流淚說:“衛星上天,紅旗落地”。

及至1997年10月29日,江突然宣布與美帝建立“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令老幹部們摸不著底,其實正是因為黨內反對江氏對克氏軟弱才需要買來美國總統的支持。

然而,為何中美密月曇花一現,中美在核技術大開路燈交流之際,卻引起大國三角中被孤立一角的俄國的警覺。

本來俄國已推翻共產黨,蘇聯瓦解,共產陣營中留下的大黨唯有中共。按意識形態的合理邏輯,美國本應該慷慨援助新生的資本主義俄國去擺脫經濟災難,因為是蘇共體製造成,並不是新政權的錯。而俄國若象馬歇爾計劃使西歐經濟輝煌,那樣棒就會成為“和平演變”的活樣板,江氏用“和平演變”嚇唬老幹部的神話就會破產。中共以前學蘇聯,現在學俄國就順理成章,比用美國之音影響中國輿論要強大得多。(俄經濟經江氏輸血好轉,普京訪華,大陸一片讚揚,並不知是江氏的暗助。)

中國和平演變於俄,於美,於中國,於世界和平都有利。在俄國看來,美國不與資本主義俄國結盟以制華,反而與共產黨中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是犯了意識形態的嚴重錯誤。

而美國支持東歐原蘇聯衛星國加入北大西洋軍事同盟,擴大到俄國邊界已經咄咄逼人,而南斯拉夫是俄國傳統勢力範圍,美國不打招呼,集中歐美優勢兵力與新科技武器對不聽勸告堅持種族滅絕阿爾巴爾亞國民的米洛舍維奇政權發動科索沃戰爭,在擠壓縮小俄國勢力範圍,在東方又與中國恢復毛澤東式的中美戰略合作。東西夾擊,箭已在弦上。

幸而斯大林有遠見,策反中共東北王高崗雖死,但赫魯曉夫55年策反中共留學生中,竟然有一位姓江之人趁中共六四統治危機,以鎮壓見長而篡上寶座。

由於和平演變,蘇共原班人馬及克格勃未動,有的退休,有的還在臺上,只要報刊涉及高崗故事(赫魯曉夫如何向中共揭露高崗是間諜),三大權集中一身的江氏便會心有靈犀。

這一著要棋果然見效,江氏就範。科索沃戰場上,沒有戰略夥伴關係的歐、亞、非、美各國都對制止種族滅絕的科索沃戰爭表示支持,北美歐洲日本團結一致;非、拉兩洲即使為了逃避戰火也都紛紛撤走駐南斯拉夫使館,唯獨新的戰略夥伴中共不撤!

不“建設性”地使用使館作地下情報站,幫助南軍打下上億元造價的F117高空隱刑轟炸機,拖遲了戰爭進程,讓俄國軍隊開到南斯拉夫戰場,增強了俄國勢力與籌碼,給戰後解決留下許多隱患。

江氏就範的結果是中國在軍事上反而成了俄國建設性戰略夥伴。

在政治上隱瞞米洛舍維奇,滅絕阿爾巴爾亞種族群體的大規模血腥屠殺,大肆渲染美國是“侵略者”。美國人也難以明白這是做給俄國人看的,至今也許還在莫名其妙。

美國人或許認為蘇聯間諜、獻土是中國內部事務,和美國沒有關係。

然而,俄國人對江氏表演並不滿足,報刊又捅出前克格勃遠東局人員談在中國留蘇學生中發展線人的1955年的神秘故事。江氏怎能不心驚膽顫。現在中共黨內部都說江氏拍板從真善忍開刀剿滅15種氣功、19種民間教派等中性民間群體是最蠢的決定;其實,連身邊的朱熔基也不見得知道,當時江氏在美俄夾縫中掙扎,面臨多大壓力,處於怎樣惶惶不可告人的狀態。

中國離歐洲萬里之遙,毫無利益可言,完全為俄國白忙活。四月與美國大戰的風險,怎能不怕!

於是電視上上訪者靜靜地站在附近人行道上,沒有口號和旗幟,在驚弓之鳥的眼中成了“驚人的組織紀律性”。疑心威望震主的朱總理或黨內潛在對手在黨內外發展勢力,妒火中燒把和平處理接見請願代表的總理朱熔基罵了個狗血噴頭:“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呀!腦袋掉了都不知道怎麼掉的!”連羅幹都不知為何引發江這麼大火氣,別人更是莫明其妙!

江氏隨機應變的短期行為,必有長期後果,這是政治傭人看不到的。江氏大話所說具有的馬克思主義唯物論無神論批不倒真善忍,用的卻是武則天的酷吏周興,來俊臣那一套,發展到一百多種酷刑。

所謂“唯物論”就是執行者升官發財,執行不力者撤職 、下崗,反對者嚴懲不貸。不肯“轉化”酷刑至死者,內部透露前年已超七千,接近家庭教派被處死上萬的人數。苦主們透露到世界的法輪功友已超過千人被酷刑致死。

希特勒滅絕的是異族國民,而江氏滅絕的是同族國人、無罪同胞,江氏一再想推到共產黨身上,挑起法輪功國內外功友與六千萬共產黨員的對立;一再以抹黑國家名義,挑起國內外華人的仇恨與對立;以殺人放火的宣傳煽動人民大眾的仇恨與對立。

如今法輪功人士受害苦主們卻把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真正罪魁告上十多國法庭,首先是美國聯邦法院。江氏一生苦苦隱瞞的諜罪卻引來上萬條人命的大禍。

人們不知江氏整天忙活什麼?就在為他自己而忙活,為避免罪行曝光下臺受審而忙活,又是蘇格26人行賄團各個擊破去說服美國全體議員支持“撤訴”。又是派經濟代表團的吳儀與布什私室秘談,一再保證“不惜一切代價,只要撤訴。”

但布什不給白宮的“機密通行證”;奉獻土地也沒法拋過太平洋,唯有與美國最大的隱憂交換,幫助擺平金正日,把美國人民頭上的核災難徹底清除,江氏為了挽救自己的身敗名裂,至於會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乃“非所計也”。

古今中外沒見過統帥,拿三軍當看家護院的羅嘍,把軍國大事當自己趨利避害的私人帳單,去做交換,去支持利加喬夫共產黨左派;受到壓力又巴結葉力欽,冷落俄國共產黨;為受黨內壓力與克林頓牽手,受俄國壓力,又給克林頓與北約下絆。

豢養金正日,打北朝鮮牌對付美國;為要求撤訴又去鏟除金正日作為交換。

朝秦暮楚,頃刻變陰,一切以個人私利為轉移,把三軍生命,十四億人存亡交到此人手裏統帥,無以名之:商帥?險帥?危帥?喪帥?似乎瘋帥倒有些貼近。

周恩來稱一會兒一變的利比亞領袖卡扎菲是瘋子,這個利比亞瘋子已被伊拉克戰爭所療救改邪歸正。金正日也是瘋子,暗殺他不成,報復起來混天地黑。俄國在中俄邊界大搞三軍進攻演習,也在拉攏金正日,不知瘋帥給中華帶來什麼?江給國內人民困難已經夠多。

人家不會只對江氏一家下手,無辜的中國人民會為江氏墊背,解放軍將士則首當其沖,六千萬黨員都要背黑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