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新故事!陳至立與江的“生死戀”(多圖)
 
青晴
 
2004-4-25
 

禍害中華文化的罪魁陳至立
【人民報消息】在江的情婦裏,有夫之婦的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最鐵的,她的鐵心從上海世界導報對欽立本等的迫害就可以看出,她的鐵心不僅止於男歡女愛,而更多的是與江澤民在政治上的“生死戀”凡是江澤民要迫害的,陳至立一定費盡心機、變本加厲。

今天,4月25日,是法輪功「中南海萬人上訪事件」五周年,日子還沒到,江澤民的神經就開始緊張。內部消息透露,近日,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要在全國各大中院校和小學出臺新一輪反法輪功的輿論造勢和宣傳,妄圖帶動全社會發出反法輪功的聲音,幫助江澤民減輕被法輪功起訴的恐懼情緒。

三月,總部在美國的人權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陳至立發出追查通告,指稱其對中國教育系統內發生的 61條人命血案負有責任。

追查國際發出追查通告:61條人命案

「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指出,據不完全統計,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國大專院校的435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各類「轉化班」、勞教所和精神病院。許多學生因本人或家長不放棄信仰,被迫失學、強制留級、被罰款、拘留、勞教或被逼流離失所。民間途徑統計的953名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中,教育系統占61個。

報告指出,山東大學大學生張震中 2001年5月到河南省湯陰縣散發法輪功真像資料,被當地警察綁架,後被李愛民等警察虐殺。張震中在獄中絕食抗議,五天后獄警把他綁在老虎凳上,由數人摁住,把嘴撬開,由不懂醫術的犯人強行從鼻子插管灌食。張震中被插管長達20多分鐘,插管時他一直嘔吐,痛苦不堪,獄警還不時地揪住頭髮打耳光。張被活活灌食致死。

41歲的歐陽明,原是黃岡工業學校教師,2000年1月至2003年8月20日之間,先後四次被抓。死前受盡108酷刑折磨。如:「定心錘」(背貼墻,然後照心臟部位猛擊,直到都打累了為止);「紅燒肉」(拳頭擊臉,要把臉打成像紅燒肉一樣);燒蹄花(重物擊腳趾、手指)等等。被強迫蹲在犯人面前,警察指使犯人將小便撒在他臉上;遭迫害性灌食,牙被撬斷;一條腿殘廢。歐陽明去世後,他在澳洲的哥哥歐陽昱通過澳洲政府向有關方面提出申述。中國謊稱當局把歐陽明送進醫院治療,而歐陽明自己從醫院跑出來導致死亡。

趙昕,北京工商大學青年女教師。2000年6月19日到紫竹院公園煉功被抓,非法關在海澱分局下屬看守所,關押期間被打成4、5、6節頸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癱瘓,半年後去世。

報告稱,類似上述案例還有很多。民間證實的953名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中,教育系統占61個。

報告還列舉,自 1999年,僅清華大學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被關押,開除工職,學業,或直接送入勞教所。清華大學師生至少18人被判刑:白容春(13年),柳志梅(12年),姚悅 ( 12年), 王雪飛(11年),孟軍(10年) , 王欣 ( 9年) ,董延紅 ( 5年), 俞平(4年), 虞佳 (3年半), 劉文宇 (3年), 李峰 (3年), 褚彤(18月)。在珠海被秘密判刑的有:林洋、馬艷、蔣玉霞、李艷芳、黃奎、李春艷。

陳至立利用教育部系統灌輸仇恨和謊言


在大中小學強制實施反法輪功
的“百萬簽名”
「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指,陳至立利用教育資源撈政治資本,向孩子灌輸「謊言,仇恨,偏激」。2001年2月,「天安們自焚」騙局後,教育部長陳積極配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政策,在全國範圍利用青少年搞群眾運動,煽動仇恨。中國官方報導,僅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時間,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被利用參與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為反「法輪功」造聲勢、搞形勢。在陳至立的指示下,學校領導老師個個過關,命令他們強逼孩子們觀看羅幹編導的殘酷自焚鏡頭,然後強迫學生簽名反對法輪功。此等手法比「文革」的手法更令人髮指。人人過關,個個表態。欺騙、利誘、威脅在先,簽名在後。不簽名不許上學、升學、畢業。很多學生家長痛斥教育部此等行為「是坑害孩子們,是造孽!」

報告指出,遼寧瀋陽龍山教養院的警察拿電棍逼14歲的小女孩韓天子和兩個遼寧中醫學院的學生寫「不煉功」保證。女學生被電的慘叫聲揪心。電的時候韓天子說「我是受少年兒童法保護的」,無人理會。警察整整電了他們一下午。14歲的韓天子電得胳膊不會動,舉起來放不下。

15歲的鐵龍,初中二年級,家住河北省定州市留春鄉邵村,因向老師講法輪功真相遭舉報;留春鄉派出所把小鐵龍抓去鄉政府,用手銬鎖在樹上,拳打腳踢,打累了他們去休息。後小鐵龍被迫四處漂泊。現被關押在定州看守所。

2000 年7月21日,山東萊蕪市王子等在家中幹活時,當地公安局將其一家六口全部帶走。王兩歲的孩子扒著鐵柵欄,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鼻子也出了血。隔院的公安局家屬院的家屬聽到小孩的哭聲,跑過來詢問:怎麼這裏還關著這麼小的小孩呀!

湖南祁東縣一考生因在答卷上拒絕回答詆毀法輪功的試題,被剝奪高考資格並遭610搜捕。

重慶大學碩士研究生魏星艷03年5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被一警察當眾強姦。事後魏星艷絕食抗議迫害,獄警強制灌食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管,造成不能講話。該事件在國際上被廣泛曝光。重慶大學副校長張四平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舉辦的座談會上回答提問時稱:我們不會因為信仰讓人休學,除了法輪功。

陳至立與江澤民不是卿卿我我,而是醜惡的政治組合

根據媒體報導,陳至立文革結束後在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工作,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恒在同一所。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恒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相見恨晚,一九八八年陳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傳部長的重任。從此默默無聞的“陳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響。有人說,陳至立是江澤民腳前的一條惡狗。

《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是上海一九八九民運的焦點。後來中共八老能夠看中江澤民,皆因他在整肅導報事件中的表演。在整個導報事件中,陳至立跳得特別歡,加劇了事件的嚴重性。

八九年五月江澤民上京,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澤民感到大禍臨頭,陳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我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
從上海導報事件,陳要替江頂罪來看,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死心塌地的。

陳至立與江澤民的不正當男女關係,當年上海市委裏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不僅僅是揣測,而是確實消息。從江在電子工業部與黃麗滿的醜聞,到往宋祖英手裏塞小紙條,還有外國攝影記者搶拍到的那些江見到漂亮女孩失控的表情,可以看出,江澤民是個淫蕩無恥之徒。而江與無貌無德無才的陳至立幾十年關係“牢不可破”,那不是卿卿我我,而是醜惡的政治組合。

江澤民入中南海後,想把陳至立立即調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等元老的反對下,一直未能如願。九七年鄧小平病重,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終於進京,任教委主任。

陳至立數度遭彈劾

九八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任教育部長,擔任禍亂中國文化教育事業的劊子手。

近年來,陳至立數度遭彈劾,其中一次是來自八十多間大學的一千二百多名教授曾聯名寫信給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遊山逛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至立下臺。

終於,教育部長陳至立“下臺”的消息傳來,教育界氣還沒松一口,又傳出驚人消息:江澤民破例提升陳為主管教育的國務委員,依然管教育,只是級別更高了。據悉,人大三十二個代表團黨委討論由中央政治局制定的新屆國務院領導班子名單,有二十七個代表團對陳至立意見強烈,反對和不贊成她任國務委員,近四十所院校持反對態度。但是在江的堅持下,現在連軍隊的教育都統統握在陳的手心裏。中國的教育事業徹底跌入深淵。

陳至立腐蝕教育界 毀滅中華文明

教育界應該是培養國家棟梁的凈土,但為把江澤民的腐敗引進教育界,毀滅中華民族文化,陳至立推銷在中國教育系統建立所謂的「長遠經濟眼光」,使學校成了骯髒生意的交易場,教育界亂收費愈演愈烈,偽造文憑,花錢買文憑等等等等,引起社會極大公憤。中國價格檢查監督工作會議一份通報指,去年各級各類學校、教育主管部門違法收費金額超過二十一億元人民幣,不少名校都被染指。


岳飛墓前賣國賊江澤民及陳至立跪像
在江澤民賣國行徑暴光後,2001年12月,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歷史,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稱岳飛和文天祥不再被稱為民族英雄,把賣國賊李鴻章美化成憂國憂民的愛國者,顛倒是非黑白的標準,篡改歷史,為“漂白”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做輿論準備,結果招致社會各界的激烈反對,強烈譴責陳至立篡改中華五千年文明史。

事實證明,教育部長陳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教育改革混亂,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全國濫發大學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城市適齡青少年有百分之二十以上不能享有法定九年義務教育。大、中學院校風氣差,嫖、賭、抄三風充斥校園。陳至立升任管教育的國務委員以來,老師強姦學生的惡性事件更屢屢發生,近期更發生了雲南大學生馬加爵殺人案等多起校園恐怖案,再度引起國內外質疑中國教育系統的教育方向和準則。

陳至立與江“生死戀”

用教育的手法殺人是不用真刀真槍的,但陳至立卻開創了教育口殺人用刀的先例。

今年3月,民間團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陳至立發出追查通告,指稱其緊跟江澤民,對中國教育系統內發生的61條人命血債負有責任。

其實陳至立豈只是這61條人命血債,她往孩子頭腦中灌輸謠言謊言,強迫、欺騙學生們簽字支持江澤民鎮壓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她害了多少多少學生啊!

繼上海導報事件後,陳至立與江在近五年中又譜寫了一段鎮壓法輪功的“生死新戀曲” 。有人說,陳至立對江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導報事件她發誓替江澤民頂罪,但“殺人償命”可沒有頂罪之說,這次別說她替江澤民償還,她連自己的罪孽也永遠還不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