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领袖们的私生活(多图)
 
2004-11-4
 

马克思(1875年)
【人民报消息】共产党领袖们教导大众常说甚么「共产主义道德品质」「为人民服务」,差不多都是鬼话。马克思婚外生子、列宁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占歌星被控诉、毛泽东纵情声色、江泽民淫乱亦婚外生子、罗马尼亚党魁齐奥塞斯库全家鸡犬升天、古巴党酋卡斯特罗外域银存款若干亿、北朝鲜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孙日费万金,共产党领袖们的言行不一、表里相反,从祖师爷马克思就已开始。

马克思的私生子

马克思标榜与燕妮的纯洁爱情,又与陪嫁的女保姆私通,引发与燕妮的婚姻危机。恩格斯为了照顾「革命领袖」的威信,向燕妮谎称自己是孩子之父,还将这个男孩抚养成人。一直到死前才透露秘密。孩子取名为亨利.弗里德利希.穆特(弗里德利希是恩格斯名字,穆特是女仆名字)。这私生子的故事不是来自市民的口头文学,而是公开在东德的纪念馆里。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剖析了剩余价值,论证了工人阶级的绝对贫困与相对贫困,但在亲身实践中对女仆连工资都不给。海伦德穆特是陪嫁的女奴,无偿为马克思一家操持家务,做饭、洗衣、照顾孩子,辛苦一生,还有超经济剥削充当马克思性奴,怀孕生子。


恩格斯背黑锅
程映虹先生在其文章《马克思的私生子》中写道:恩格斯死在马克思之后。他患喉癌而死,临死前不能说话,在一个纸盘上写下了:「弗里德利希是马克思的儿子,图西把她的父亲理想化了。」弗里德利希就是那个男孩,而图西是马克思的女儿,当时在恩格斯身边,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洁白无瑕,亨利真的是恩格斯的私生子。

恩格思临死前说了句警人的话:「我从来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在马克思传及马克思女婿拉法格回忆录中均有记述。但历来都被联共、中共及各国共产讳莫如深,禁止宣传,成为历史绝密。

列宁死于梅毒

史称列宁「一生不二色」,只有一个妻子克鲁普斯卡娅。但是最近三位以色列医师在《欧洲神经学学刊》发表报告指出说,根据苏联一九九一年崩解后开放的文件、验尸报告以及治疗过列宁但被要求永保沉默的医师所做的解释,医师们推定列宁死于梅毒。史料记载,列宁在革命之前,开始觉得无法忍受噪音。另据他的同志在回忆录中透露,列宁变得暴躁易怒,有时甚至失控。三位医师中的神经学专家芬科史丹说,这正是梅毒侵入的症状。


列宁死于梅毒
另外一个有力证据是,治疗列宁的医师团包括梅毒专家,并于一九二二年开Salvarsan (洒尔佛散)给列宁治病,这种药又称六○六,专门医治梅毒。一位知名的梅毒专家在被问及列宁的病情时回答说,「大家都知道我是治疗哪一种脑部疾病」。

三位以色列医师表示,列宁的遗体至今保存在莫斯科供世人瞻仰,只要开棺验尸,就能彻底解开列宁是否罹患梅毒的谜团,但他们认为,这一天大概永远不会到来。

这些秘史逐渐被抖了出来。有评论说,共产领袖标榜自己是上帝的牧羊人、精神界的大祭司、道德的化身。他教育大众要忠贞不二,不能搞「杯水主义」的爱情。他自己怎么可能患上梅毒呢?他基本上是连感冒也不应该害的。不然怎么说是唯一正确、绝对正确,是光荣、伟大的指路明灯?所以列宁的病一直是党内的最高机密。

随着九十年代苏联的解体和苏共档案的公开,人们了解到被掩盖了大半个世纪的一些苏共领袖们私生活秘密和共产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的「共妻」现象。

《开放》杂志二千年十一月号刊登刘苏《以革命的名义共产共妻》。十月革命的史料曾宣布,十五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要行使此权利可向革命机关申请许可证。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

1990年第十期俄国《祖国》杂志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一九一八年三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四个姑娘当场被强奸,有二十五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一个五年级(小学)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军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由此看来,列宁因染性病去世或许不足为奇。而以后的共党领袖将「党的光荣传统」发扬光大亦是必然。中共在农村「打土豪分田地」时不但把田地给分了,还把那些丈夫还健在的地主富农的老婆、儿媳和未婚的女儿强迫分给了“贫下中农”。

台前幕后毛泽东


毛泽东和机要秘书张玉凤
共产共妻,听起来以为是个笑话,让人认为不可能相信是真的。过去中共的一些宣传材料上时常指责:反动派诬蔑共产党「共产共妻」。在共产党长期的革命中,普通人要经受极严酷的禁欲主义的制约。尤其在毛泽东时代,社会上对性的禁忌到清教徒的程度,人们对共产党的宣传也就信以为真。

毛泽东号召大众禁欲。他教导人民「做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现今在中国境内流通的官方回忆录和毛的肖像,皆一成不变表现他是一位英明爱民的帝王,「是人民大救星」。

九四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二十二年之久的李志绥出版《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书,描述毛泽东「纵情声色犬马」,「过的是糜烂透顶的生活」,「一贯以女人为玩物」,「热中于以道家房中术御女」,他征召大批美丽、年轻的女孩入宫,「女人像上菜般轮番贡入」。

九○年底,大陆流亡作家京夫子出版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书统计,跟毛泽东有着超越「同志关系」的女人,「实在多于过江之鲫」。名女人即有十几位之众。其中与毛相从最久、影响最深的是四位:杨开慧、贺子珍、江青、张玉凤。有人说毛的行为当得严重的淫乱罪名,违反了婚姻法。

有外国记者采访李志绥,问他为甚么写这本书?李答:「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当我长期跟随领袖,发现我们的领袖竟是如此一个与公开宣传的形象完全相反的人,我感到异常寒心。我若不在有生之年写出真相,我对不起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

李志绥写道:「一九五九年以前,我崇拜他,仰望他如泰山北斗…一九五九年以后,我逐渐…进入他的生活实际。原来他正如演员一样,除去前台的经过种种化装的他以外,还有一个后台的真实的他在。」

毛爱看宫廷权术类的书,如《资治通鉴》、明史等等,这是为了他夺权、掌权、用权能得心应手。李志绥说,二十多年从未见毛看马克思的书。毛的秘书之一,前湖南省委宣传部长李锐证明,毛从未看过马克思的《资本论》。但抬轿者吹捧「毛泽东把马列主义运用于中国革命」,「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既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就只能解释毛打着马克思主义的幌子,欺骗群众,利用人民为他个人称霸中国称霸世界卖命。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三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出版后不到四个月,已着手撰写第二本书《中南海回想录》的李志绥猝逝于他在美国的寓所。他的次子李二重怀疑其父死于谋杀。中共方面指责该书「对毛泽东形象造成重大伤害」。

江泽民的绯闻


民众心中江泽民和宋祖英的标准像
刚刚下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也是中共流氓史上把共产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把戏演绎到炉火纯青的魔鬼。他杀害法轮功和异见人士不眨眼,嘴里喊的是「以德治国」;他同多个女人关系暧昧,却不得不带着发妻到处走,显示其是正人君子。

江喜欢与女性在一起,是公开的秘密。江泽民在位期间与其有染的女性,知名人物就有四位:国务委员陈至立,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中央电视台主播李瑞英,歌星宋祖英。而一般民间女性还不知道有多少。江氏的私生活在中下层官员饭局中被当作笑话:甚么「南陈北吴广东黄」、「宋周双星加瑞英」等。

去年两会期间, 二战历史专家吕加平要求调查江的严重历史和出身问题以及有关江、宋不正常关系的事。吕通过内部渠道把相关资料送交中共最高领导层和最高权力机构。

香港开放杂志说,最近几年,江宋「绯闻」传至大江南北,直到社会底层。各种笑话和民谣在民间也随之出笼。其一说:「江泽民出门带着猫头鹰(影射原配夫人),睡觉搂着李瑞英(CCTV名牌播音员),听歌要听宋祖英。」另一则说江泽民「找问题闭眼,瞧胡温斜眼,见成绩瞪眼,数钞票红眼,瞅靓女色眼,遇元老翻眼,对军头白眼,到斩首傻眼。」

中国的言论控制一向是严苛的。过去毛泽东、邓小平等在位时,中国的民间从来不敢象现在这样四处传播、到处津津有味的议论领导人的丑闻。现在全国传得街知巷闻的关于江泽民与宋祖英的绯闻,也可说是全国民众普遍反感江泽民的一个讯号。

缺乏道德的根子

共产党党史显示,共产党是靠流氓起家,当初巴黎公社就是一帮流氓造反。共产党也一直讲自己是流氓无产者。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则指出:「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腐化的部份。」

有学者就指出,如果说一般意义上的流氓是打家劫舍、啸聚山林,那么这些共产流氓们常常是在正义的名义下、行不义之举;这不仅仅反映在共产领袖们的私生活上,更体现为它致力于篡改规矩、原则,游离于道德和准则的边缘,蒙骗民众。它对现有社会体制或社会根本原则极具颠覆性和破坏性。这是共产流氓者的特点。就比如中共,它表面说讲人权,关起门来就杀自己的国民;表面说反恐,背地里向世界输出恐怖;一面标榜热爱和平,一面武力威胁弱国;声称要融入国际社会,暗地里用金钱利益腐蚀主流世界的民主自由规则。

由于缺乏道德的根子,加上流氓无产阶级的愚昧,共产党所演绎的这种极端表里不一的欺诈行为,也更具有破坏性,是人类社会的大威胁。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