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師大上演「流氓現形記」 (多圖)
 
作者:史達
 
2004-10-27
 
【人民報消息】據新周刊27日報導,9月27日,南京師範大學音樂學院校方占用學生教學時間,「組織」舞蹈編導專業班全班10名女生陪來訪高層領導跳舞。陪舞期間,高層領導「半摟半抱」女生、說挑逗話、要手機號碼、故意透露高幹身份,學生還被要求舞後陪吃飯。領導人的表現讓女生倍感尷尬,陪舞後女生紛紛逃離現場。

這讓人想起「官場現行記」中地方官招待來訪京官的情節:只是那時是晚上、現在是大白天,那時用的是撫媚妖艷的賣身女、現在是桃李芬芳的大學生,最主要的是那時是偷偷的、現在是明著來。

也許校方和被招待領導都覺得沒什麼,只是找幾個女生跳跳舞、讓上面領導開開心、為師大今後的發展作點貢獻;而且完全是健康、公開的,大家都沒損失什麼。何必大驚小怪、要把陪舞一件小事公布在南京師大BBS網站「師大天空」論壇上,搞得本來平靜的南師大湧起軒然大波。

說實話,校方和被招待領導們之所以敢這樣搞,就是他們那種「沒什麼」的心態。其實,只是一種沁入中共官員靈魂深處的流氓習氣。

說起這種流氓習氣和德行,要形容起來還不太容易,但從敢賣國土、大包二奶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身上,人們不難輕易發現。




現實生活中的市井流氓,許多人曾經遇到過,特別在中國,許多人在旅遊中就能看到。筆者就曾經看到一樁幾個賣魚的農民,被市井流氓欺負的全過程。

那是一個喜氣洋洋的春節前,幾個賣魚的農民高高興興的車了幾大箱活魚上市,期望能把一年到頭辛苦的勞動換成現實。正當他們生意在火頭上時,一個流氓來了,陰霸著臉,一上來就狠踢農民的魚箱,快把魚箱弄顛了,幾條魚還被踢出水箱。後來,流氓當街抽了農民份錢,還讓殺好幾條好魚才慢悠悠的蕩著步子拎著魚走了,把這一切當成是理所當然的生活方式。

這種市井流氓好分辨,那種強奪、霸取、魚肉百姓的遊手好閑的敗類是也,他們的危害是局部的,太過份了也會被辦的。但是,這種敗類一旦當道,比如掌握了國家機器,那麼所有人民都會遭殃。

而現代流氓當政也是一段人類歷史的現實,算起來,它是從巴黎公社開始的。

1871年,法國因在與德國戰爭中失敗,法國政府內外交困。巴黎的流氓無產者(後來才自己改名無產階級)造反,法國政府不抵抗撤出巴黎,流氓無產者輕易占領巴黎,成立了所謂巴黎公社。

當時,流氓無產者沒有什麼共產黨的領導,只是一群烏合之眾,他們象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掌握了政權,不知該這麼著了。當時有個人說我與政治無關,公社人士說,這正是要殺你的原因。

巴黎公社以後,流氓無產者把奪取政權當成是不勞而獲最直接和便利的手段,而且馬克思主義者在後來總結時,把巴黎公社暴力造反上升到流氓無產者暴力造反的「第一槍」這樣至尊的地位。

反觀中國,「官場現行記」描述的歷史上只是個別壞官的形象,是大部份正直人士所不齒的,是當成反面角色來看待的,就像筆者看到的那種市井流氓。但是,一旦市井流氓當道得政權,流氓德行就被官方媒體渲染成一種流行的黑文化。

南京師大女生被強迫陪舞就是這種在官場認為「沒什麼的平常事」。值得慶幸的是,師大學生和中國百姓、海外華人一片嘩然,流氓無產者的靈魂只是奪取了政權和污染了官場,它的醜陋越來越被中華百姓慧眼明辨,嗤之以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