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灭无道,乃春秋大义
 
作者:三人行
 
2004-10-22
 
【人民报消息】历来,暴君以『国家』名义建造屠人刑场,又以『主权』名义构筑防御工事,作恶多端而有恃无恐,现在不行了!

美英联军挥正义之师,直捣巴格达,将萨达姆逊捉拿归案,使一切现代暴君们『心情复杂』,如丧考妣。地球村这场『春秋演义』标志著人权公义突破了最后一道藩篱,确立了它至高无上的普适价值。

在中国古代,夏桀商纣甚至以『天命』为其暴政虐民辩护。桀云:『天之有日,犹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亦亡矣』。(『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比起现代政治流氓们搞甚么百分之百当选,甚至乾脆『三代表』之类横多了!结果又如何呢?商汤作『汤誓』,武王作『太誓』,吊民伐罪,共行天罚!最有意思的是商汤自称『匪台(我)小子敢行举乱』,是因为『予畏上帝,不敢不正(桀之罪而诛之)』!

天赋人权的理论基础在于:『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但是这个观念并非西人专利,它的生发源头仍在我巍巍中华。中国古圣先贤历来主张: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之,人主不德,则诛杀无道,乃春秋大义。上溯三皇五帝,『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这十个大字震烁古今,闪耀著真理光辉,成为历代圣王的政治理想。司马迁曰:为人君父而不通于春秋之义者,必蒙首恶之名。故春秋二百四十年,被杀君王三十六人,亡国五十有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计其数。察其所以,皆因失德残民失其根本。

可见古今一理,没有天赋人权,一切崇光泛彩的词汇,诸如国家,民族,主权,共和,宪法等等,就成了人肉宴上的圣乐与调料,暴君面孔上的油彩和遮羞布!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告诫我们:孰知兵家乃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用这个观点来看狼国狼子们鼓噪反战,作悲天悯人状,实在可憎可恶!而西欧诸君子与东方狼子之间所谓的人权对话,比起真诚的东郭先生来,多么虚伪透顶! 

形势比人强,刚刚踏进二十一世纪,国际社会对独裁者及其帮凶的审判就形成一股汹涌的大潮,一种势不可挡的时尚:联合国特别法庭对卢旺达煽动屠杀渲染仇恨的媒体负责人,海牙国际战争罪法庭对参与大屠杀的塞族军官的严厉判决,德国纽伦堡法院对阿根廷前独裁者下达的逮捕令,以及联合国组织审判赤柬的国际法庭,还有追捕卡拉季奇等反人类罪犯,特别是萨达姆戏剧性的垮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过,到现在为止还只能称作是小打小闹,开场锣鼓而已,真正的好戏重头戏还在后头呢!

顺便提一句,台湾的政治家是不是太短视了?短视得令人失望,若不是小国寡民心态,必有中共战略特务混入朝野政治核心。识辨此类宵小并不困难:谁处心积虑制造内乱弱小邦国,谁给那张气息奄奄的豹皮(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恭送一碗续命汤(一唱一和制造攻打台湾的藉口)谁就是!敝人夜观天象:台湾虽然渺若弹丸,但天佑有道,虽风雨连天而安如泰山。台湾的政治家应该有『大中华真命天子舍我其谁?』的大气魄,内修德政而天下服,则堂堂正正诛无道废豹皮,德兵又何必血刃? 

受到地球村浩荡大潮的冲击与启发,作者呼吁:从道义上谴责三十多年前由中共政权组织制造的一场场社会大屠杀,追溯他们犯下的阶级灭绝罪行。我们之所以拒绝宽恕拒绝遗忘,是因为作恶者拒绝改恶。事实上,它的继任人不仅不肯改过迁善为先人赎罪,反而变本加厉怙恶不悛,犯下新的反人类罪行,对法轮功群体灭绝式的镇压,对地下基督教会,异议人士的迫害就是铁证。

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挥霍民脂民膏饲养狼人共和卫队『610』,胁迫刑事犯罪份子,用肉体灭绝的手段转化信仰,虐杀了数以千计圣洁的修行者,包括注射神经毒剂,打死烧死吊死拖死狼狗咬死,以及用绝了上百种古今中外的罕见的酷刑。死者既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几个月的婴儿。数十万修行者被判刑或劳教,数百万法轮功成员家破人亡,甚至以妇女贞操为筹码进行共产洗脑。特别,有他们精心制作并播向世界的录相带作证:正是这一群人间恶魔,策划了天安门自焚一案,残忍的杀害了刘春玲母女,以黑社会手段栽赃法轮大法,逮捕杜导斌,杨建利等堪称丧心病狂。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为中共政权撰写的败亡史上,少不了要为那个残民无道的三代表小丑大书一笔:作为掘墓人,他功不可没。正是此人在火药桶上精心查找纰漏,矢言『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极限提升了覆灭王朝的爆破力;正是此人用集贪婪凶残大成的方式诲人不倦,用撕裂伤口放血洒盐的方式唤醒失忆,让麻木昏睡的国人再一次从白天噩梦中惊醒,教训他们明白一个最简单不过的真理: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专制不除,国无宁日!

现在,阵阵开场锣鼓正向血案在身的狼主屠伯们发出了一个严冬的警告,也向狼国圈养的羔羊们报告了一个春天的消息。人类开始觉醒,开始明白诛灭无道,乃春秋大义的大道理,他们再也不能容忍任何有组织大规模的残害人类的暴行,反人类罪不受时间地点限制,一定要清算到底!过去暴君虐杀无辜,只要在皇袍上擦擦血手,就可以继续光荣伟大正确下去了。甚至搞死一个国家主席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愉快,何况草民百姓?!现在,不行了!法轮大法弟子以及有良心的知识份子, 工人农民敢于用理性加血肉之躯为中华民族构筑了一座永远的真理长城,特别是亿万法轮大法弟子用至真至善至忍非暴力为人类构筑了一座不朽的道德精神丰碑。

无论如何,二十一世纪必定是人权公义彰显,独裁暴君垮台绝种的世纪!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