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倫遭蹂躪,赤色流氓逆天行(下)
 
文/三人行
 
2003-9-10
 
【人民報消息】(接上)

三,性侵犯婦女的國家犯罪行為,乃是中共政權長期以來摧毀傳統道德的必然結果。

這個流氓頭子甚至到了言必稱“德”的程度,他還到處塗鴉,撰寫“厚以載德”、“厚德,博學,興國,強軍”之類的題詞。引得不少無恥文人將計就計溜須拍馬,為流氓背書,北大不是有個教授獻媚說:我們有“以德治國”,西方民主不合國情嗎?然而,“以德治國”何其冠冕堂皇,性侵犯婦女何其下流不齒,前者可上天堂佛國,後者可下地獄油鍋。人們實在難以理解:如此極端的兩件事,在江XX那裏是如何統一在一起的?

首先,人格分裂是極權統治社會的一種通病。皇帝新衣原本是兒童世界的童話,現在卻成了現實世界每日每時強制上演的荒誕鬧劇。須知,將光屁股說成天衣無縫,比之混淆鹿與馬需要更大的道德墮落的勇氣,極權統治者正是通過此種極端的手段來培訓忠心,選拔骨幹,茍延殘喘。如果有人“復歸於嬰兒”,敢於說出皇帝裸體這樣的真理,恐怕連混一天九品股長的資格都沒有。對於口吐蓮花、手舉帶血屠刀爬上三位一體寶座的教父來說,人格分裂早已熔鑄在他的靈魂之中。他在“以德治國”與性攻擊婦女之間胡亂劃等號,有什麼困難呢?

一個更深層的原因,則是這個三位一體的腦袋瓜裏長滿了荒草,而且這團荒草滲透了日本軍國主義的奴化乳汁和原教旨主義的血腥。“以德治國”一經映射到這團血乳交融的荒草集上,若不化為“性攻擊治國”、“酷刑治國”,那才值得奇怪呢!

我敢肯定地說:經過五十年的共產洗腦,包括胡溫新政這兩位代表人物在內,從六十多歲往下數,除了正直的歷史家,憂患家國的赤子和復歸的嬰兒,如今在這片中華大地上,知道德治的真正內含以及德治曾經在歷史上創造過怎樣的輝煌,這樣的人已經不多了!

讀一讀“五帝本紀第一”以及虞夏商周之“書”吧!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之際,何其愛民之深,憂民之切,以君子長者之道待天下,使天下相率而歸於君子長者之道。再讀一讀“孝文本紀第十”吧!文帝永思至德,以承天心,敬賢如大賓,愛民如赤子,廢嚴刑從簡約,抑巧詐而尚純樸,法網可漏吞舟之魚,而吏治丞丞,是以囹圄空虛,真正做到了‘勝殘去殺’(戰勝殘忍的人不需要用殺戮的方法),天下太平。故司馬遷曰:‘孝文施大德,天下懷安’,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漢興四十年仁政乃成。至於唐太宗垂拱而治二十餘年之貞觀之治,更是彪柄史冊,千年頌聲。

如果說晉朝第二代皇帝不能在概念上區分饑荒和肉粥,僅僅因為他是一個白癡;那麼紅朝第三代將以德治國等同凶殘殺戮和性攻擊婦女,則肇因於紅朝政權自斷其根,自釀苦酒自家嘗而已。一句話:紅朝政權毒化與荒漠化中華民族精神的同時,也毒化荒漠化了那紅朝執政者的大腦,從而最終危及政權自身,機械萬端,反而自及,豈非天意哉!

四,性侵犯婦女的國家犯罪行為標誌一個政權的‘道德淪喪’

如果說虐殺無辜是“人性泯滅”,那麼淩辱婦女就是“道德淪喪”。司馬遷曾無限感慨地指出(“外戚世家序”):“妃(配)匹之愛,君不能得之於臣,父不能得之子,況卑下者乎!”,所以他嚴肅告誡中華兒女:“男女之際,人道之大倫也,禮之用,唯婚姻為競競。夫樂調而四時和,陰陽之變,萬物之統也,能不慎與?”故《易》以《乾》、《坤》兩卦為根基,《詩》三百篇從《關睢》開篇。

翻開人類歷史,無道君主淩辱女性的醜聞不絕史書。但是,通常只是作為統治階級內部腐敗糜爛的個人行為和深宮秘聞。將性侵犯政治化,流氓行為國家化,作為保衛政權的威懾手段,自從盤古開天地,還是頭一回。然而‘淩辱婦女’一經作為穩定政權的政策和手段,在破壞社會與家庭的基本結構,淪喪人類根本道德的層面上,對家庭民族國家乃至全人類,造成傷害之深重,影響歷史之久遠,就難以估量了!

我們常將祖國喻為中華民族的母親,其實她是一個抽象化了的共性的母親;一個民族的真正的母親實體當是該民族全體有道德有尊嚴的女性集合,而該集合之中的每一位女性,才是一個民族的具體化個性化了的真正母親。即便是一個幼在襁褓之中的女性嬰兒,如果她能健康成長,她必定是一位未來的母親。正是她們十月懷胎,三年哺乳,二十年偉大母愛之熏陶哺養與教育,才具體保證了一個民族的生生不息與繁榮昌盛。有岳母之大義凜然,才有岳飛之正氣長虹。所以,從根本上說,一個婦女的尊嚴和恥辱從來並不只是屬於她一個人,必定同時屬於她們的父母,兄弟,丈夫及其子女;大而言之,必定也是屬於整個民族和整個國家。除非這個民族和國家“道德淪喪”,忘失了了母親的尊嚴與恥辱。

所以,漢匈奴把疆土淪陷和婦女顏面的丟失相提並論,唱出了一個民族的永遠的悲歌,一曲震撼人類心靈的千古之絕唱:“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所以,歷史上有努爾哈赤革除家庭雜處陋俗,奠定滿清入主中原的道德根基英明在前,才有康熙乾隆領袖華夏文明達致巔峰偉大於後。

所以,方志敏在“可愛的中國”一書中濃筆重彩敘述一個無錢購買船票的婦女受到外國船員侮辱的遭遇;中共地下黨甚至捏造了美國大兵強姦北大女生事件,如此等等,無非是要為了中共建立共和國家的政治訴求做輿論準備。

可見,中共不僅深知人道大倫與國與家與政權的利害關係,而且曾經是一個利用倫理道德借力打力的高手。

既然如此,中共因何淪落到今天這一步,俯首貼耳拱手恭讓一個政治流氓妄稱共和僭主,任其甘冒天怒,絕滅人倫,向“人道之大倫”挑戰,向化育萬物的“陰陽之變,萬物之統”挑戰?任其摧毀中華傳統道德與世界文明的基石,將中共政權和這個流氓僭主一起推到人類道德公敵的被告席上?任其將一個已經面目全非的虎狼共和、謊言共和進一步蹧蹋成流氓共和,背上千古罵聲?一句話,任憑江CC一夥倒行逆施,下決心玉石俱焚和他們捆綁在一架道德淪喪的破車上推向罪惡的歷史深淵?

五,性侵犯婦女的國家犯罪行為標誌一個政權的“道義滅亡”

那麼,什麼樣的政權配稱“道義滅亡”呢?就其大要,無非是兩條:第一虐殺無辜,第二淩辱婦女。大家知道,成吉思汗在花喇子模國屠城時其實就做了這兩件事,東條英機在南京大屠殺也一樣。歷史上,一個民族因外族入侵而亡國滅種的無盡哀痛是什麼?不就是就這兩件事嗎!現在,在一個號稱‘人民共和’的國家內部,在外無入侵,內無戰亂的和平時期,不勞蒙古驃騎突襲,不必皇軍跨海西征,真的做了讓成吉思汗自愧不如,令東條英機甘拜下風的事。

有人會說:拿江澤民比這兩個人,恐怕言過其實了吧!那麼,看一看關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百種酷刑一覽”一文就不難得出結論:手段之殘忍,道德之淪喪,雖尼祿復生,希特勒在世,亦難望其項背。特別,這一切暴行是針對一個躬行實踐“真善忍”的一億修煉群體;如果考慮到每個修煉者家庭,遭此喪亂荼毒者至少要超過共和國五分之一人口以上。那麼,我們同樣能夠得出結論:“流氓興於神州,禍亂遍及華夏”是千真萬確的事實。生命無保障,婦女失護持,國既非國,家園安在?這是怎樣一種家國的不幸,民族的悲哀!

最後應當指出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暴行不僅充滿了體制的血腥,而且顯示了末日的瘋狂,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徵。自蘇聯東歐如風卷殘雲、灰飛煙滅之後,風雨飄搖的後共產主義時期正式開始。一個惡性腫瘤在執政五十年的中共腦袋上應劫而生。蘇東坡《範增論》曰:“物先必腐也,而後蟲生之。”所以,江XX的出現決不是偶然的,他的歷史任務就是倒行逆施,擔當起後共時期中共政權掘墓人的使命。走到今天這一步,這個政權的路也就走到盡頭了,不只是人心盡失,而且因為天意難容,一個政權如此作惡多端。對一個政權而言,道義滅亡了,就是真正死了,不可救不可要了!

也許,胡溫希冀力挽狂濤於既倒,甚至有朝一日效法孝文,施大德於天下,那敢情好,善良的中國人都會樂觀其成。只怕中共氣數己盡,老天爺不肯再給這個機會了!何況,等到纏鬥完千古一流(氓)如江澤民者,恐怕也就精疲力盡,油盡燈枯了。正是:“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敝人倒有一言奉勸胡溫,除了把握時機以外,最緊要的事是要明白一個真理:唯有為中華民族書寫歷史的人才能光照史冊。為非現實招魂,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縱使諸葛再生,徒費心力而已!

魏星艷者,中華一堅貞柔弱女子是也。對於年齒稍長的長者,她是大義凜然,不畏強權,贏得我們驕傲的女兒;對於而立不惑之年的中年人,她是俠骨柔肩,擔當道義,贏得我們尊敬的妹妹。正是:鐘得至清氣,精神可照人!狂風不可摧,傲然立紅塵。其實她是屈原吟頌的香草美人,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傲霜雪的梅花,敢與邪惡相抗爭的聖潔的中華女兒!

筆者堅信:魏星艷事件必將作為現代史上一件撼動中國心,喚醒中華民族疼痛感恥羞感的重要事件載入史冊。

(全文完,有刪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