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教授張清溪:中國經濟要崩盤
 
2003-8-11
 
【人民報消息】(中央社記者張聲肇8月9日報導) 臺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今天在紐約一場演講中,從經濟學理論並旁征博引中外學者的觀察及數據指出,種種基本面顯示,中國的經濟遲早會崩潰。

他對臺商的奉勸是:能不去大陸做生意就不去,因為一旦崩潰,「沒人逃得掉」,會不會引發當年越南船民逃難潮──這是日本最害怕的,則要看中國內部的控制;控制得住的話,對周邊國家就不會有什麼重大衝擊。

張清溪應邀在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大紐約支盟成立一週年慶祝會上演說。他說他並無意「唱衰」中國,而是看到大陸許多問題拖越久,傷害越大,人民的痛苦也越深,十年前的問題到現在仍存在,只是更加嚴重。

他的講題是「從臺灣觀點看世界趨勢與中國經濟」,他強調這只是他個人的觀點。他先從目前全球經濟通貨緊縮和高失業率兩大趨勢,切入中國經濟,參考臺灣和其他國家的經歷,檢討其來龍去脈。

他說,中國經濟從一九七八年放棄共產主義,改走市場經濟迄今,引發大前研一「世界工廠」和章家敦「即將崩潰」兩大派別。

從表相來看,張清溪說中國經濟快速成長,八九年六四民運效應延宕不久。在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中一枝獨秀,二OO一年臺灣和新加坡負成長時仍能「七上八下」(介於百分之七和百分之八的成長)。去年加入世貿組織後,外資再度湧入,到處都在建設,新制度和新措施不斷出現,有人預測二O一五年會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加上工資低、環保標準低、政府配合度高,大有「投資樂園」之勢。

他接著指出,表相背後的總體經濟問題:改革開放前期就已暗藏毀滅的種子,後期則以作假硬撐為特色;金融破產;社會危機和矛盾,包括高失業率、所得分配懸殊、政治貪腐嚴重、人心道德敗壞。

問題既然這麼多又嚴重,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專家不相信,還推論說「要崩潰早就崩潰了」,或引大陸一派專家的說法,「賣地即可還掉呆帳所欠的債」,或替中國解釋說,它已適應腐敗及低效率,靠國內儲蓄或「通膨索引化(indexing)」,把通膨率預期列入交易成本考慮等等?這些解釋,張清溪一概不以為然。

只有「中國夢」作者史塔威爾 (Joe Studwell)的理論,他認為「無解」,其他替中國「圓謊」的理論他都可以拿經濟學家的數據,一一破解。例如,他引述羅斯基(Thomas Rawski)說中國改革開放從一九九七年起「後半期造假」,可由中國政府公布的成長率──一九九七年到二OOO年累計24.7%,和同一時期能源使用量負成長12.8%看出,因為高經濟成長的同時能源使用卻負成長,是不可能的。

張清溪引述其他專家說,實際上,中國一九九八到一九九九年的成長率各在正負2%之間。至於大陸造假的過程也很容易揭穿:「任務分配成長率」,結果廣東分到10%,上海12%,二OO一年全國各省的「上報成長率」,除了雲南,都高於全國平均值,難怪經濟學人、李曼兄弟、穆迪信評等西方專業機構都表懷疑。

他又引述他認為「華人得諾貝爾經濟獎的唯一希望」,曾被打入牛棚十年、現在澳洲教書的楊小凱所著「中國往何處去? 」這本書的觀察,說經改只是憲改轉軌的一環,但中國有如當年的蘇聯,雖然經過一段輝煌期,只改經濟不改政治,終究缺乏「憲法以及更上層次意識型態和道德標準」的改革,難以長治久安。

張清溪說,中國只學到經濟改革的枝節末路如加工出口等招式,不去紓解社會壓力,反而阻礙了上層的改革,變成了「後進者的詛咒」(curse to the late comer),自己孕育出毀滅的因素-這就是一九七八年到一九九六年前半段的「改革開放」,步上當年蘇聯後塵的道理。

談到中國的金融危機,呆帳占放款的50%,按說早就癱瘓了好幾次,靠人民的儲蓄、外資和封閉三大「恐怖平衡」因素,以及政府挹註了三次,還有資產管理公司的運作,才勉強撐到現在。張清溪說,等到人民儲蓄或外資等任何一環倒下,一定全盤皆倒。

他引述中國的王邵光、胡鞍鋼、丁元竹、何清漣、白沙州、李昌平、王力雄和臺灣的林志升、高為邦等言論,對大陸的制度性腐化、農村敗破可伶、臺商被坑害等嚴重問題,深入淺出的解釋。他把中國政府「黑幫化」的情形比喻做「菜籃裏糾纏一氣一堆螃蟹,硬要扯開,難免斷手斷腳。」

在演講末尾,他放了一段「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造假影片的分析,說光天化日下都可以不顧人命的捏造新聞事件的政府,暗地裏製造7%的成長率有何可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