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的“熱錢”流動起來了!江綿恒為何偏要占這個職位(多圖)
 
姜青
 
2003-8-10
 
【人民報消息】朱熔基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今年五月他在上海看到金融報告後,哭暈倒兩次,這說明中國金融已經崩潰。

可靠消息透露,為了應付崩潰局面,印鈔廠早就三班倒,加班加點趕印人民幣了。

知道消息的趕快把人民幣兌換成外匯或者黃金。二OO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二十日,京、滬、穗開放金條買賣,三天賣出二點二噸,都掛出「金條暫無貨」或「金條賣完,請顧客諒解」等告示。誰有錢成千成萬公斤的買黃金?

五月十一日清晨,珠海海面一艘朝公海逃竄的快艇,與炮艇發生了槍戰。快艇被撞毀,艇上人員五死三傷。在該快艇上搜出一千多萬美元現鈔、二十公斤黃金。中槍死者中,有來自雲南省的高幹。

據知,上海土地開發資金四千二百億元,其中高達三千億元下落存疑。國務院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近日發表報告披露,至六月底,因非典造成直接經濟損失高達六千億元,是國民經濟百分之零點八至百分之一。

中國金融已經崩潰了,近期卻發生了一個奇怪的現象:200億美元“遊資”湧入中國。是什麼吸引這些“熱錢”進入中國呢?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的亞洲首席經濟學家陶冬說,上半年,中國外匯儲備增加600億美元,其中,貿易順差約70億美元,加經常項目其它內容,估計是90億美元,外國直接投資是260億美元,兩者相加,在330億-350億美元左右,與600億美元還有明顯差距。我們估計是熱錢流入。


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首席執行官Mark(右)
“熱錢(hot money)也就是中國人常說的“遊資”,是純粹為了追逐短期利益的來無蹤去無影的資金。人們已經把熱錢緊緊地與亞洲金融風暴、香港聯繫匯率狙擊戰、索羅斯等詞匯聯繫在了一起。但是這次,熱錢來到了中國。今年上半年,中國外匯儲備增加了600億美元,而經常項目和資本項目加起來只增加了330億~350億美元,這缺口就是熱錢。

陶冬說,在研究報告的那個圖表中,白色曲線代表經常項目與資本項目之和,黑色曲線代表外匯儲備的增加。值得注意的是,三個代表當政期間,從1995年一直到2002年上半年,白線一直在黑線之上,白線超過黑線,這證明中國賺得的外匯,有一部分滯留在了海外。為什麼這麼多年賺得的外匯年年都有部份滯留在海外? 滯留在海外的外匯流向是何處?如何消耗和使用?

陶冬說,但從2002年下半年起,中國的黑線突然昂首超過白線,而且幅度明顯。黑線超過白線,說明在中國賺得全部外匯外,還有一部分錢流入了中國。

如果情況真是這樣,那太奇怪了,中國金融前景這麼好,為什麼朱熔基要急暈倒呢?朱不但說自己要負責,而且說黃菊們也跑不了。

8月4日下午,在香港交易廣場的辦公室,陶冬說,這些熱錢的構成有三大塊。一是預期人民幣會升值,大家想把錢移回,然後在人民幣升值後轉出,希望從中賺一筆;二是關乎人民幣與美元利差逆轉,過去人民幣利率一直低於美元,現在反過來了,大家更多地借美元貸款,然後購買人民幣資產;還有一點,從微觀層面我是看到的,能否從宏觀方面總結,我還不敢講,就是部分中國的銀行和企業存在海外的錢,因現在美元利率太低,正在回來。


人民幣如何變成美金?
中國的高層貪官們掌握中國金融動態,他們可以在安全期內把存在國外的那部份黑錢拿回國搞短期利益,大賺一筆後再調返海外,賺到的錢都合理合法地成了私產。這是小財閥們望塵莫及的。

投入熱錢的目的是追逐短期利益,熱錢進來後,基本放在流動性高的資產,一般是國庫券、儲蓄,最多的還是房地產。熱錢來得快,去得也快,一旦將來大家的熱情同時失去,熱錢會很快套現,很快再調回海外,這對國民經濟,比如匯率和貨幣等產生的負面影響是不可估量的。

目前,大批熱錢進來,全是央行一家接著,央行在接手這些熱錢的同時,要不斷釋放人民幣。我們明顯看到國內貨幣發行在加速,實際加速了中國貨幣的擴張。

熱錢的闖入使中國新一輪“圈地熱”來勢更加兇猛。根據中國24個省市區的初步調查報告,目前中國各類開發區已達3837家。據悉,在3837家開發區中,經國務院批准的只有232家,省級批准的1019家。另外許多地方違法授予園區土地供應審批權,園區用地未批先用、非法占用、違法交易的現象十分嚴重。

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綿恒和江綿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費圈地,不掏一分錢。江綿恒比周正毅還惡,周還要給上海幫進貢,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讓住戶強遷遠郊,絕不按照規定給予任何補償。

江綿恒當上中科院副院長,除了名義上是個副部長以外實在沒有太大的油水,所以他又兼了好多家的董事長、董事,連航空公司都沒放過,也紮進一腳,曾讓他最得意的是“中國電信大王”的銜頭。據可靠消息透露,他一直不間斷地往海外轉移黑錢,而江澤民轉移的公款都是以數億、數十億美金計算。這就有個外匯轉換問題,這個問題不是中科院副院長能攻克的難關。還有一個難關江綿恒目前沒有攻克:最近政治局否決了把“保護私產”納入憲法。這樣江家在國內國外侵吞的公款就危險了。


郭樹清博士
媒體報導,江綿恒就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報導說,8月5日,國務院調整國家外匯管理局領導班子。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為江綿恒,副局長為陸南屏、趙建平、馬德倫、胡曉煉。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郭樹清不再擔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另有任用。

郭樹清是位貨真價實的博士生,曾在國家計委、國家體改委、貴州省政府工作過。

外匯管理局局長頭銜戴在江綿恒頭上對胡溫政府來說真是莫大的諷刺,這和讓黃菊主持周正毅案是同樣的可笑。

毫無疑問,有了這麼實惠的位置,從此江家的“熱錢”流動起來就方便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