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斌被捕大事記
 
作者:楊銀波
 
2003-11-7
 
【人民報消息】本次記錄時間:2003年10月28日1時13分~2003年11月7日11時0分。

10 月28日 北京時間凌晨1時13分,杜導斌最後一次登陸網絡論壇《關天茶舍》。16時多,杜導斌給其妻夏春榮打電話,過一會兒夏春榮又給杜導斌打手機,杜導斌兩次都在電話裏說自己正在與單位的同事外出辦事。不久,夏春榮又打了杜導斌的手機,杜導斌仍說:「沒事,別擔心」。17時40分左右,杜導斌之妻夏春榮正在家中做晚飯,突然有七人闖進家中,沒有出示任何身份證件,卻向夏春榮出示了搜查令,並對杜導斌家進行了搜查,查抄了電腦、手稿、存摺、所有通訊地址、境外回來的稿費托收收據,以及杜導斌給妻子的委託書,還有三本境外出版的書籍。 22時30分左右,夏春榮給劉曉波打電話,在告之其消息之余,她對「杜導斌可能回來」仍抱有幻想,特別囑咐劉曉波暫時不要將消息向其他朋友和媒體透露,等待10月29日警察們的答覆。劉曉波對其意願表示尊重,於23時40分將電話內容記錄於北京家中。當天,《新世紀》、《大紀元》刊出杜導斌最後一篇文章《整頓報刊的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10月29日 劉曉波接到夏春榮兩次電話,警察還沒有通知,電話中的夏春榮仍然無奈、無助。夏春榮為擔心杜導斌父親的精神安危,對杜導斌被拘捕的消息仍舊採取保密、等待的態度。

10 月30日夏春榮給劉曉波打來電話說:上午,警察給她送來拘留杜導斌的通知書,理由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夏春榮不僅擔心丈夫杜導斌,也擔心12歲的兒子,不知道如何面對令人恐怖的未來。夏春榮決定把杜導斌被捕的消息公開。北京時間15時左右和21時多,劉曉波連續兩次給趙達功打電話,告之杜導斌被捕的消息。晚上,劉曉波借朋友的手機給夏春榮打電話,夏春榮在電話裏說:30日下午,警察來到她家,再次警告她不要對外公開,否則,對杜導斌、她自己和孩子都沒有好處。同時,單位領導也找她談話,勸她不要對媒體講。之後,她去了公安局,對警察們說:我要見我的丈夫,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們抓人都抓了,為什麼還不讓對外講?你們說是依法辦事,為什麼怕公開?當天,劉曉波於北京家中立即寫作《強烈抗議湖北省孝感地區應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導斌》。美國時間11時19分(約為北京時間23時),CIC(中國信息中心)於《觀察》刊出「要聞」──《杜導斌被抄家和拘留》。

10月31日《觀察》、《大紀元》、《新世紀》、《看中國》、《多維》、《博訊》、《人民報》、《中國魂》、《新生》、《不寐思想》、《關天茶舍》、《北國之春》、《民主與自由》等著名媒體刊出劉曉波文章《強烈抗議湖北省孝感地區應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導斌》、任不寐文章《國家,住手!──抗議有關當局逮捕作家杜導斌》、王怡文章《以民權對抗極權──寫在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導斌的第三天》。《觀察》刊出「觀察述評」──《<觀察>撰稿人杜導斌先生被捕》。美國時間7時27分(約為北京時間19時),《大紀元》刊出「社論」──《抗議中國逮捕大紀元專欄作家杜導斌》。《新世紀》刊出胡溫勝文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害了多少人?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長風文章《「西北大抗日」與「杜導斌被抓」 》。《不寐思想》刊出戚欽宏文章《當代:中原大俠──杜導斌》、《求仁得仁的敢言英雄杜導斌》。《自由中國》刊出李劍虹文章《出離憤怒!──為我的朋友杜導斌因言獲罪而呼》。自由亞洲電臺發出報導《警方拘捕湖北網上異見作家杜導斌》。趙達功將《湖北作家杜導斌被抄家和拘留》的簡訊通過散發電子郵件的方式廣而告之。《關天茶舍》、《不寐之夜》、《民主與自由》、《北國之春》、《自由中國》、《海納百川》、《東南西北》等著名論壇評論、跟帖熱烈,紛紛抗議拘捕杜導斌。杜導斌被捕事件正式受到廣泛關注,其後幾乎所有關於此事件的文章均被大量轉載和傳遞,如劉曉波、任不寐、王怡等人的文章被轉載的媒體範圍極為廣泛。當天,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組織敦促中國總理溫家寶立即釋放被拘捕的湖北網絡作家杜導斌。「記者無國界」總幹事梅納德表示,該組織對中國政府無視國際社會和中國國內反對打壓網絡異議人士的呼聲,表示遺憾。

《觀察》刊出「週五社評」(美國時間:星期五)──陳奎德文章《超越中共的兩極化線性政治擺動》,以及趙達功文章《我願陪杜導斌先生坐牢!》。《大紀元》刊出孫豐「反諷」文章《誰說杜導斌無罪?!》、不銹鋼飛鷹文章《為自已默哀的人:導斌先生印象記》。《新世紀》刊出孫文廣文章《籲胡錦濤關注杜導斌》。《不寐思想》刊出普進峰文章《在恐懼中提高自己》。《北國之春》刊出力瑾文章《「黃喝樓主」杜導斌被捕的現實意義》、張國堂文章《請記住歷史的教訓──為杜導斌先生被抓呼籲!》。《民主通訊》、《大參考》、《網路文摘》、《華夏電子報》、《檳榔園文學院報》等著名網刊連續發表和轉載抗議拘捕杜導斌的文章。北京時間10時,李劍虹等人在《不寐思想》就杜導斌一案與任不寐進行在線訪談,《大紀元》、《新世紀》、《看中國》等媒體刊出訪談紀要《杜導斌.胡溫新政.西北大學.知識份子》。北京時間16時15分,吳敦紅給杜導斌之子打電話。

11 月2日註冊於《關天茶舍》的杜導斌ID「黃鶴樓主」以前所發表的文章大部份被關閉,剩餘少部份文章被封鎖而致無法跟帖,他以前的回覆留言大部份被關閉,網友對杜導斌被捕事件的評論文章和呼籲文章也大全部被關閉。《民主論壇》刊出東海一梟文章《「兔死狐悲」說導斌》。《新世紀》刊出東海一梟文章《為導斌向胡錦濤主席求救》、孫文廣文章《注意杜導斌的羈押期限》。《博訊》刊出黑眼睛文章《杜導斌被代表了!》。《檳榔園文學院報》刊出李檳文章《杜導斌被捕與一個左派的思考》。《大紀元》刊出鄭貽春文章《釋放杜導斌,砸爛文字獄》。

11月3日王怡、許良英、劉軍寧、範亞峰、賀衛方等50人發出簽名公開信《保障言論自由維護基本人權──關於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導斌的聲明》。劉曉波、任不寐、王怡、包遵信、王力雄、廖亦武、余傑等21人發出簽名公開信《關於網絡作家杜導斌因言獲罪一案致溫家寶總理的公開信》。這兩封簽名信在傳媒和網絡引起極大關注,簽名者踴躍。臺北中央社發出報導《大陸學者集體上書溫家寶促言論自由》。自由亞洲電臺發出報導《中國學者聯名抗議拘捕杜導斌》。《議報》刊出東海一梟文章《君主的寬容》、雲衡文章《杜導斌能否引發黎明前的決戰?》、瀟湘浪人文章《從杜導斌先生被抓想起》、張三一言文章《拘捕杜導斌的啟示:一個更黑暗時代開始了》、楊銀波文章《致重慶公民第五書──楊銀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導斌》。《大紀元》刊出茉莉文章《寫在杜導斌羈獄之時》、鄭雯文章《中國有膽幹醜事,還怕被張揚嗎?》。《博訊》刊出黑眼睛文章《杜導斌越獄了又被捕了》。《新世紀》刊出孫文廣文章《網絡英雄杜導斌》。《不寐思想》刊出恐懼的憤怒文章《寫在杜導斌先生為惡法所執的第四天──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大紀元》將 「社論:抗議中國逮捕大紀元專欄作家杜導斌」作為「紀元動態」,將「您如何看杜導斌等因言獲罪?」作為「紀元論壇」的討論專輯,將「杜導斌等被捕」作為 「近期熱點」,並提供呼籲釋放杜導斌的簽名鏈接。

11月4日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發出《關於作家杜導斌被拘捕的聲明》。全美學自聯總部發出《就中共湖北警方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杜導斌的聲明》。國際新聞自由組織 「保護記者委員會」通過中國駐美使館致信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譴責中國警方逮捕作家杜導斌。自由亞洲電臺發出報導《保護記者委員會呼籲關注杜導斌事件》。美國之音發出報導《中國政府似加緊鎮壓網上不同政見者》。《明報》發出報導《58學者致函溫總,促保人權──為網絡作家控顛覆罪鳴冤》。《觀察》刊出劉曉波文章《「我也願意陪杜導斌、劉荻、楊子立坐牢!」──丁子霖、蔣培坤夫婦關注杜導斌》。《大紀元》刊出曹靜文章《北京人有什麼話不敢說?——向勇敢的杜導斌致敬》、鄭貽春文章《紅朝文字獄》。《新世紀》刊出孫文廣文章《杜導斌寫了哪些文章?》。《北國之春》刊出不覺曉文章《「忍看朋輩成新囚」──感念監禁中的黃鶴樓主》。

11月5日 美國之音發出報導《各方關注網絡作家杜導斌被捕》、《專家學者公開批評逮捕網絡作家》。《新世紀》刊出李檳文章《杜導斌時代的窺視、逮捕、迫害!》。

11 月6日 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國際筆會強烈關注杜導斌被捕事件,該會秘書特瑞卡爾伯姆(TERRY CARLBOM)表示國際筆會將在墨西哥召開的代表大會上討論杜導斌案件和其他新近在中國發生的人權侵犯案件,並對西方政府最近對中國的人權侵犯現象和言論自由壓制的視而不見或者對中國政府的盲目肯定進行批評。國際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嚴重關注網絡作家杜導斌被捕事件,將呼籲發往中國主席胡錦濤、中國司法部部長張福森。曹平、陳傑、程靜平、陳積民、馮崇義等15名澳大利亞華裔學者發出《就中國警方拘捕網絡作家杜導斌等人致胡錦濤公開信》。自由亞洲電臺發出報導《五百余學者聯名要求停止鎮壓網異人士》。美國之音發出報導《網絡作家杜導斌被捕,旅美人士失望》。《大紀元》刊出採訪報導《王力雄從杜導斌被捕談中國出路─尋求和平轉型-重建文化和信仰》。《博訊》刊出他山之石文章《推廣劉荻, 提倡杜導斌》。《北國之春》刊出秦耕文章《抓了杜導斌,還有後來人》、王繼海文章《今晚我陪劉荻杜導斌》、正義戰士文章《關於杜導斌案的一個建議》、白羽文章《我為什麼傾向於杜是因言獲罪》。北京時間12時25分,吳敦紅給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打電話,詢問杜導斌案情。

11月7日 《大紀元》刊出2003年5月大月亮對杜導斌的採訪記錄《為自由主義正名——杜導斌先生訪談錄》,以示對杜導斌的支持。

註1:《杜導斌被捕大事記》的重要時間均標明「北京時間」、「美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