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记者会议理事长角间隆先生看中国法轮功 (图)
 
2003-11-17
 
【人民报消息】 (大纪元11月17日讯)

主持人:

接下来,请国际记者会议理事长角间隆先生讲话。在刚才大赦国际先生的讲话中也提到过,中国政府给「法轮功」贴上「邪教组织」的标签,并通过国营新华社向全世界散布谎言。比如日本的媒体有许多都原封不动地照搬了新华社的报导,误导了许多人认为法轮功是可怕的团体。




在这种情况下角间先生直接采访了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并写了名为「法轮功真面目」的书籍由小学馆文库出版。下面请角间先生介绍通过与李洪志先生的谈话而感受到的法轮功真像,以及中国政府针对法轮功进行情报管制,散布错误情报,却在日本的媒体中原封不动地传播的问题进行发言。

角间 隆:

在刚才牧野众议员的讲话中提到,即使是法轮功学员也担心在这样的集会上提出法轮功问题会招致强烈抵触,也只好按照对待北朝鲜出逃者呼吁方式对待营救金子容子等问题。还有在大赦国际A先生的报告中也提到,即使在大赦国际中也有各种各样的人,也会听到一些关于法轮功的难以致信的言论。

我不是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每天也没有在读法轮功教义之类的书, 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只是因为作为一名记者,专栏作家,我对发生的这一切感到极不正常和非常的遗憾。

* 法轮功不幸的开始

法轮功的不幸是在1999年,也就是20世纪末期在世界范围内被报导出来的。恰恰在那之前发生的「奥姆真理教事件」给全世界以巨大的冲击。例如美国, 在我居住的纽约,比起此后发生的9.11多发性恐怖事件来,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事件」对美国的冲击甚至比日本本身受到的冲击更大,更加引起了对日本的不信任,尤其是对日本政府机构和警察的不信任。纽约地铁网相当的稠密,若是在那里发生了类似事件,死亡人数就不会只限于10人、20人,恐怕是百人、千人单位吧。对这样事情警惕性的放松,引起了日本是被和平冲昏了头脑的国家等形形色色可笑的报道。在这之后,发生了法轮功问题。

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被称为最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受到举世瞩目,在进入新世纪后的10年之内, 中国的经济力量将凌驾日本,到2020年将成为和美国并驾齐驱的世界两大经济大国之一的世界瞩目中,法轮功问题出现了。

因此我意识到这个问题事关重大,首先从究竟有多少人练法轮功开始了调查,和法轮功有关的人说:保守估计的话,大约有七千万人左右,要是按照我调查的话只在中国国内就已经超过了1亿人。按照世界全体华人系的数字计算,地球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人是华人系的计算话,特别在调查了纽约,洛杉矶的实际情况后,数字已超过了1亿2500万人。有这么多人在信仰着法轮功,并且每天在勤奋地修炼著。

* 99年采访李洪志先生

法轮功的人和在1亿几千万人之顶的李洪志先生都不使用「信徒」这个名词。在日语中,译为「学习者」,美国的记者也大致译为「practitioner」。「practice」是指学习,修炼的意思,从这点上也可看出法轮功决不是宗教。中国政府狡猾地利用着「奥姆真理教事件」,把法轮功说成是「邪教集团」,因为「邪教」的「教」也是「宗教」的「教」,所以只要稍微和宗教粘一点边的话,那北京政府所说的话听起来就似乎有些道理了,因此我再三地询问了李洪志先生。现在看来,法轮功绝不是宗教。

以世界最多人口引以为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也是一个一党独栽的全体主义的国家。我们都能理解在全体主义的国家中反对现行体制,就像我们熟知的日本在二战前对言论统治一样,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从二战以后经过了半个世纪,在中国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反对现体制的势力。假设如果有1亿五千万人在学炼法轮功, 13亿人中的1亿五千万人啊,这对共产主义的中国来说就会演变成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而且很可能会变成批判现体制的势力。要是这一亿五千万人突然一起批判这个体制是不正常的话,那会如何呢?那么,由共产党一党独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继苏联之后被称为最后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根据地的顶梁柱,这个以战胜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仅有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政权就会在片刻间崩溃瓦解。这简直太事关重大了,我想这么大的组织在日本也一定会有,所有想方设法地查找,结果却一个人也没找到。

气功在很久以前就有很多门派,有人相信,也有认为气功确确实实对身体有好处并一直在练的人。电话册里和气功有关系的团体就有20多页,一个一个地询问后却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法轮功。于是我开展了更深入的调查。

李洪志先生当初住在中国,后来周围的人感觉到危险,移居到了拥有世界最大的「中国城」的纽约城。在那里我幸运地与李洪志先生取得了联系并直接进行了谈话,据说在全世界的专栏作家中单独采访过李洪志先生的只有我一个人,也因为这一点,我感到责任重大。为了证实李洪志先生所讲的话,我实际观察并采访了几乎每天集合到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白宫,国会大厦的广大区域里井井有条地,静静地炼功,坚持修炼的众多的「学习者」。

在我漫长的专栏作家的生活中,我清楚地记得在反对越南战争运动的时期, 50万人以上大规模的群众黑压压地埋没了从白宫到国会大厦的全部,相比之下汇集至此的法轮功学员们在气势上更胜一筹。但是,与反对越南战争运动截然不同的是他们是那么的安静,静静地坐着冥想,静静地炼着气功。像这样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事物出现后,那里的社区会变得非常动荡的,如果几万以上的人在美国全国静静地开始炼功,会比日本的「白衣集团」对社会的冲击还要大。但是,观察这些人的行为发现,和迄今为止任何一种反体制运动相比,性质是绝对的不同,可以说他们是一群积累了心性的修炼、爱好和平而友善的人们,所以,完全不同教派的基督徒,伊斯兰教徒等各方面的人们也开始信仰他。我想在当今世界上,最能够自由地开展法轮功活动的地方是美利坚合众国。现在以伊拉克战争为由对布什的批判声很强烈,也有认为美国国民是否有点不正常的说法,但是在「法轮功」的对待上, 英文媒体称之为「Fa Lun Gong」,他们对「法轮功」是非常友好的、并且很信任「法轮功」。

* 没有组织和资金的法轮功为什么有如此坚韧持久的活动力

从我最初采访法轮功以来已经过去4、5年了,在我和李洪志先生见过后随即出版的书中,我特别强调了一点;法轮功是一个非常和平的团体,他既不是宗教组织也不是政治团体,没有名册,更没有类似「奥姆真理教」那种要上缴全部财产等事情。那个「白衣集团」不到百人就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设想一下法轮功若真有1亿之众,如果每人拿出1日元的话就是1亿日元,拿出10日元的话就是10亿日元, 拿出100日元的话就是100亿日元。对这样一个拥有巨大财力、权力和潜在力的政治集团, 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是非常地恐惧。

但是,从对我至今为止采访过的100人,200人的调查后,我为比起即使仅有一两百人的人民寺院来还要贫穷几倍的调查结果而大为吃惊。

实情如此,那么,为什么他还有如此强大的活动力呢?这是因为每一个人,他们通过气功进行精神修养,所以精神非常安定,身体变得年轻,在美国和日本的法轮功人几乎都是高学历,特别在美国都是拿到硕士、博士学位的,是他们在无偿地自愿地进行着各种活动的原因。而且是学理科的人很多,他们都是非常善于用理性去思考问题的人们,理所当然他们对电脑网络技术的运用非常之高明。在大赦国际的报告中,还特别提到了(中国)对网络的镇压问题,或许有哪位还不太理解,法轮功-既没有金钱也没有组织,完全是松散的存在,在为什么却拥有如此巨大社会影响力的背后,就是因为在这电脑网络时代的21世纪,这些高学历的人材们,他们在用自己的收入义务地无偿地做着这一切。

* 面对独裁政权将接踵而来的镇压法轮功将会以牙还牙么?

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层权力机关却无论如何也相信不了这些事情。我在书中(《法轮功真面目-采访最高指导者李洪志》 1999年11月1日发行)也写道:大概在现阶段,江泽民的大规模镇压还没有开始,但他终归会露出獠牙。凭我多年从事记者工作的活动的经验来看,我对独裁国家的恐怖是深有体会的,一旦真正的镇压开始的话 ,我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回顾一下世界人民的反抗史就不难看出,被镇压者都是不惜生命、以血还血地进行反击,巴基斯坦如此,阿富汗也是如此。所以我对李洪志先生说:会有这种危险的可能性。然而李洪志先生非常祥和地微笑着回答:我想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我承认有一亿多人在修炼,我也知道13亿中若有1亿人反乱的话,中国的现存体制立刻就会崩溃,但是,他们是不会那样做的。

在这四年期间,我牢记着与李先生的这个口头约定并一直关注着「法轮功」直到今天。其间这世上发生了多少血腥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厮杀,冷战后仍持续了10年以上。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在摸爬滚打互相残杀中死去……可只有「法轮功」这种事情一次也不曾有过。直至今天,尽管「法轮功」仍遭受着那样残酷的迫害,但是却没有一人以牙还牙以武力反抗,或举起镐头挥起镰刀给那个不正的官方一个打击。书名我记不住了,这一点确实在那本「法轮功」的最高经典着作中,写的明明白白的,所以我开始越来越相信「法轮功」了。

如果就像伊斯兰教对基督教等一样以文明冲突问题为导火索,要是发生了第三,第四次世界大战的话,那就可能导致这艘「地球号」的宇宙飞船的蒸发.当然引发这根导火线是有着充分实力的。

全世界共有191个国家加盟于联合国,从人口上看第一位是中国,第二位是印度,第三位是俄罗斯,其次是美国,依次下去,加上印度尼西亚,在世界200有余的独立国家中人口超过1亿的也不到10个国家。一般有1000万人口就可算是大国了。北朝鲜等国也在骚动,再加上法轮功的规模,以及散布在伊拉克北部中心的库路德族人的3000万人,试想这些势力发动政治、军事行为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大概会改变人类吧。

* 《法轮功报告 2003年版》所揭露的酷刑

这个可以改变人类历史的动向自20世纪末出现,现在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对此状态能够作最清楚地说明的,是我手里这本3月份出版的《法轮功报告 2003年版》。这是一本很难到手的出版物,大概是在纽约出版的,我仅是翻阅了一下就全身发抖。

我知道在以前的伊拉克战争中,当然也有「大国美国单方面打击伊拉克,并发生误爆而残杀了没几岁的儿童」的报道,不过在巴格达400万人口中,因受误爆牵连而死亡的人数每天只限于一两个人。而在这一两个人因误爆而死去的时候,萨达姆候塞因跟他的两个儿子乌代和库塞却在残害更多的人。前伊拉克奥委会主席乌代比萨达姆候塞因更坏,奥委会被巴格达市民称为「死亡之馆」,奥委会大厦被称为「拷问的大楼」。我到那里的地下二楼采访过,那真是集中了世界各地的拷问刑具。比如象棺材似的东西,「叭」一下地打开后,里边都是刺,把人塞进去勉强关上就开始滚动,就这样一天能杀二、三百人。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几年了。而对这些视而不见,只是一味地报导布什帝国的专横,我想这种报道倾向并不一定正确。

目睹了那里的残酷,我们再过头来看一看这本书的内容。正如大赦国际的报告所说,中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不遗余力地镇压边疆民族,还把根本就不是恐怖分子的人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进行迫害。就像过去美国的魔女裁判时一样,先抓来一个人拷问,在百般痛苦中就会不管是谁的名字都说出来,再锁链式的抓捕、拷问。是把人置于死地的折磨,比萨达姆候塞因的做法更有过之而无不极。这本书按照拷问的方式分章而成,一直读下去令人难以置信。如此酷刑在这个比那中东的小小伊拉克大几十倍的国家里现仍然在实行着。

第一章「murder and execution」杀人和处决。
第二章「sexual violation」不仅仅是杀害,只要是女的挨个儿强暴。
第三章「torture」酷刑。就像大赦国际在报告中所列举的,为拷问一个人动用装满两卡车的各种刑具。
第五章「violence against pregnant」随意把怀孕的妇女绑架来拷问,结果是连腹内的胎儿也遭杀害。还有对刚刚生完孩子还在哺乳期的母亲也抓来折磨。如此一来,即便自己什么痛苦都能忍受,可是眼看自己的妻子、孩子和将要出生的婴儿都要跟着招来杀身之祸,假话做真违心地招认。其实招认了就更会招来杀身之祸,但迫不得已也只能这样了。
第六章「persecution against children」从3岁幼儿到7岁、10岁已懂事的儿童也毫不留情地迫害。因为这比迫害大人、迫害怀孕妇女,对其妻子进行强暴、凌辱、虐杀更凑效。
第七章「forced divorce」官权、国家权力插入本来圆满的家庭中,活生生地硬把夫妻拆散。还有使其互相告密,把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最后的第八章以插图的形式揭露了20多种具体的拷问、虐杀方法。其中有一种叫「喷气飞机」的,把人的手用力拉直作飞机状然后往后扳着一动不让动,等等刑法应有尽有。还有把人装入里边带刺的铁笼子后沉入水中,因窒息痛苦想往上浮却因上面、周围都是刺而被扎。

总而言之是难以置信。其恶劣程度比正在逐渐曝光的伊拉克独裁政权的全貌,比先前的柬埔寨二百万人、三百万人大屠杀,甚至比纳粹大屠杀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反正觉得这1亿几千万人说不定会影响现存体制所以就害怕。

* 在当今社会如何了解真相智慧判断

目前中国究竟在发生着什么还看不到,可是作为一个记者持有的特权-只有言论人才能够到实地去采访。作为离中国最近,自由最受保障的国家的言论人,本来是最不能不睁开眼而不去关注的。

在北朝鲜问题上也是,等到气候一变,每天播出北朝鲜问题能提高收视率的时候,就像浪涛拍岸似地涌向那边。战后有名的「朝日新闻」曾报导说「中国没有一只苍蝇」,即使是傻的著名的日本读者也看穿了这是谎言而说「这是假的吧」。其实那些大家最信赖的言论机关,却在干着最臭不可闻的事。说白了他们看上去好像是最有正义感,干着最正确的事,其实都是为了交易。电视节目就是在围着收视率蹦来蹦去,拿不到收视率再好的节目也得撤下,再一个就是揽不到广告生意就做不下去,大家的眼光移到那里就「咚、咚、咚」都跟到那里,而在那之前却视而不见。

被称为日本第二大党而曾与自民党抗衡的社民党,它那些首相、党首等人直到最近还在坚持说北朝鲜不会做绑架日本人的事。可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就一亿人总忏悔。媒体每天沸沸扬扬地折腾,甚至把仍残留在北朝鲜的被绑架者的地址都原封不动地印发出去了。所以说所谓的大报社说穿了其实就是卖纸的商业集团。一提到媒体, 一提到记者, 一提到评论人,都以为是圣职似的,而现实并非如此。

所以,北朝鲜变成这样瞩目就「咚」都去了,而「法轮功」的不幸却因为和「奥姆教」同期,再加上都去忙活北朝鲜问题了的缘故,而少有过问。我认为这是不幸的事情。

当然还是有不计个人利益,就像在座的各位这样在做着声援活动的人。例如皈树先生这样的大律师,要是给大企业辨护,会成为亿万富翁,而给这些贫穷的「法轮功」作辨护却什么也得不到。就拿我自己来说吧,作为一个记者不能够到现场取材就和死了没什么两样,而今天就在我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的这一刻开始,至少是得不到去中国采访的签证了。要是我混入一个什么旅游团装做去上海,半道溜到乡下去采访的话,恐怕这一生连尸首都不会被发现吧。大家都冒着很大的危险在做这些事情,而我,越来越感到作为一个人我们不能不帮助这群充满正念的人。(鼓掌)现在我虽然获得了大家的掌声,但像我这样的记者在这里边是做得最不好的。虽然不是大气候还是有很多人,从开始就一如既往坚持正义默默无闻地做到今天的人们,像今天这样的风雨中,大家自掏要包赶到这里,如果这是关于北朝鲜集会的话,电视摄像机「呼」地涌上前来说不定大家能成为名人,不过今天为了法轮功,不但什么都得不到反而再也不能去中国旅行了。当然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染不上「萨斯」病了。(众笑) 尽管这样还是应该了解真相。在今天这样一个高度情报化的社会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宣传媒体所报导的只能作为一个情报源,最后作出判断的还得是自己。比如电视一宣传,大多数老太太们就说「啊呀小泉总理真是个好人!」,一下子就给个90%的支持率;媒体一说他不好马上就变脸,支持率一下子就变成了40%,现在把这个叫做「舆论」或者「舆论调查」,当作金科玉律挥来舞去,其实这与欺骗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想最终还是大家每个人内心的问题,要作出正确判断就必须得具备相当的智慧与良知。 今天在日本1亿2500万人中,在座的是为了自己能了解真像,为了自己能判断正确的方向而相聚在这里。

如果一粒麦种也不死的话,那么今后以各位为中心10年、20年、30年后,人类的历史就是从你们这里迈出的第一步。自己收集情报,判断,倾听这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情呀,这点我想大家都会明白的。与大家相比, 说起来真是惭愧,我的一生只是出些书虽然微薄还是赚了些版权费而已。就是说不能戴有色眼睛,要自己去判断,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大家知道有「舆论领袖」这一词,「舆论领袖」并不是指那些大报纸,大电视台。在社会学里「舆论领袖」的定义是指在大约10个人的人群里,有一个受到一定程度尊敬的人,大家认为他所收集的情报是可靠的,并信赖他讲的话,这样的人被叫做「舆论领袖」。也就是说,假设今天在这里诞生100个,200个「舆论领袖」,每个「舆论领袖」就会把真像传给3个,5个,10个,甚至更多的人,他们将成为下一代的「舆论领袖」。如此传下去,我相信在2010年,2020年的时候,就像北朝鲜问题的舆论转向一样,我相信对「法轮功」的舆论也一定会转变。

* 共产主义的实质和中国政权狡猾的改革

在这21世纪初,「舆论领袖」们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其实也是非常迫切的。就像单单杀了萨达姆候塞因,杀了乌代杀了库塞就能解决问题了吗一样?不是那么回事。当然伊拉克问题也许可以说是大的问题,可是与中国问题相比根本就无法相比,站在人类史中来看就显得小了。

在地球总人口的4个人里就有1人,3个人里就有1个人是中国系的这个现实中,作为其祖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最后的虚幻。也就是说150年前一个叫卡尔马克思的人提出了社会主义制度。他认为相对于资本主义,有一种对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可行的,这种制度最终将通过阶级斗争和人民斗争革命而实现,即所谓的「共产主义宣言」学说传到今天已150年了。

在战后的日本「马克思思想」也曾风靡一时,很多人都曾经有过「社会主义比冷酷的资本主义要人道」 的信仰。 在80年前这个理论被俄罗斯帝国所实践,从而出现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从那以后的七、八十年的时间里,至少曾有人类社会的一半人相信过「与只有有钱人才觉得好的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社会相比,财产平均分配,社会地位平等的制度应该更好」。然而,这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巨大的虚幻。「以美国为中心的冷酷资本主义」-这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JOHN KENNETH GALBRAITH最先开始这样说的,起初以为社会主义更好,可是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传出来的获得诺贝尔奖级的小说中我们看到那里其实是监狱列岛,中国也是监狱大国,至此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是嘴上说共产、嘴上说社会主义,其实只是被少数独裁者所支配,人民在水深火热的痛苦中煎熬,原来是比冷酷的资本主义更加恶劣的体制。

马克思诞生了150年后的现在的人类社会,经历了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1991年苏联的解体,大世纪末的结束,新的21世纪的开始。然而,在这个社会形式中,仍然有一个仅有的,却拥有支配人类社会三分之一力量的政权,它仍是一党独裁不承认其他政党,不把国内的少数民族当人看,并且对丝毫没有危害的1亿5千万人,只因人数比膊吃?千万人还多,就感到惶恐不安,所以江泽民他无论如何也要镇压。

记得李洪志先生是在十几年前开始传功的,开始被认为是一种统治人民的非常好的工具,甚至对他作了表彰,但是越来越惧怕他。而当时正是二战后持续了50年以上统治的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政权标榜着所谓的中国式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之类的民主主义之时。

作为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这世界上实践的唯一的一个国家,即使苏联崩溃了,中国直到现在也不肯放弃这种想法。但是他们也看到了如果按原来的路走,最后全世界都将转为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所以中国就搞了一个在政治上坚持死守,因为要保全自己的个人权力,而在经济上却按照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路走。非常狡猾吧!如果真的认为日本、英国、美国的模式正确的话,那政治体制也不能不改变。但是为赶超日本,世界最后的独栽国家的领导人的盘算是:经济按日本、美国式的来,但是,为了独裁者的甜头-独裁治上是绝对地不能改变的。我认为只要不跨越这条界限的话,无论他们说的再好都是不可相信的。

*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剥夺「天赋人权」

最初发动镇压的是毛泽东,其次是邓小平,那个自诩为第三代而现身的江泽民要与毛、邓相比的话,几乎没有任何「超凡领袖」的权威。就在他自诩为第三个毛泽东而拚命地死守政权的时候,忽然出现了这1亿几千万人。

某天在那权力中枢的中南海,从全国各地聚来1万人,说是1万人其实从人口规模来看是微乎其微的。这一万人先是静静的聚集到天安门,然后像被什么引导着似的来到了中南海。就如同来到日本的永田町和霞关一带,那里有许多如同田园调布的高级住宅一样聚集到此,虽然聚集了但没有一个标语,他们只是静静的坐着。

当时的首相朱容基先生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坏事,就把代表招入家中听取了情况: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全国各地,边疆和农村,已有几万人几百万人在遭受镇压,不得不上北京伸冤来了。他们绝不是什么颠覆共产主义政权,要干革命的集团,充其量只是请求政府释放他们的妻子,他们的孩子而已。

中国也是提倡三民主义的,作为人最低限度的「言论自由、结社集会自由、思想信念自由、信仰自由」,这些最基本的人权就算宪法没有保障,也可说是「天赋人权」,是人一生下来就应该拥有的。其中最低限度的是言论自由、思想信念的自由,法轮功学员想要说的只是:当自己想相信点什么的时候,请给予这个权利。

在这1万人当中也有许多北京的高官、朱容基等领导人级别的夫人们。可是过了没几天,为了死守自己的权力江泽民开始了大规模镇压,并且为了加派人手,强化拷问投入了极其巨大的资金。 本该必须用在中国社会福利上的资金的大约50%-70%,被对什么都不做的1亿多法轮功学员感到恐惧的权欲者用于镇压。

* 学会看清欺骗大国-中国的本质

进入21世纪虽然才仅仅几年,日本经济已经像预言所说的一蹶不起,美国表面上看挺强盛的,其实也是肩负着难以置信的巨大赤字而即将沉没。最后崭露头角的是中国。最初认为其国民生产总值和国民人均生产总值将在2025年达到世界第一位,现在据说2018年就可达到。当然如果它有那样的实力的话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一个巨大的组织是有可能成为象美国那样的世界警察的,但是它的体制至少必须是一个承认基本的人权自由是天赋人权的这样一个民主体制才行。

那么,到底谁来揭露它的欺骗性呢?

欧美的媒体还算负责任,而最差的就是对北朝鲜问题曾经不闻不问的日本媒体。一旦抓住了热点别的什么都不管了。连法轮功的实态都不了解、就把他和「奥姆教」、「白衣集团」相提并论。如果把奥姆和白衣集团相比的话,我觉得白衣集团还真是可伶。当然如果在电视上发表这样的言论的话会引起大的轰动,所以我不想多讲。就是这样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言论机关的首席撰稿人、首席评论员还在煞有介事地评论著。舆论就这样被左右,大家都往一边倒,这是乱来,这是不能允许的。法轮功问题是和中国的本质相联系的,而不单纯是气功爱好者的自由受到侵犯的问题。

最近被称为台湾中兴之祖的李登辉出了一本名叫「武士道改题」的书,正在静悄悄地攀登销量榜榜首。其中也提到了法轮功问题。李登辉是已卸任5年以上,现在没有任何权力在手年近80岁的老头。原本他也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青年」,终究归依了基督教,现在辗转在台湾山林间,为当地侨民传教,可那个谎言大国对他比对陈总统还要惧怕。

李登辉的体内埋有3根细钢丝线,80岁的人了站着都费劲儿,有的时候不得不治疗。最初是日本冈山县的一个医生到台湾进行手术给他按上了细钢丝线。因为必须做一些调整,所以前年、去年想到日本来治疗,并保证绝不作任何政治举动,绝不说台湾要从中国独立的话,而当时的日本政府却不给签证。这就是所谓的「李登辉问题」。李登辉出生时,当时的台湾还是日本的殖民地,他在22岁以前其实曾是个日本人。

战后台湾从日本独立,大陆被共产主义席卷,李登辉继蒋介石之子成为第三代台湾总统。他曾经说过为了台湾要台湾人治台湾的言论,中国就抓住这一点,不断地向日本的外务大臣和首相施加压力。如同靖国神社问题一样,但是中国施加压力最大的是对台湾。

「萨斯」在台湾比大陆蔓延的还要快,其根源是在最关键的时期,就像施加压力不给李登辉签证一样,绝不给台湾丝毫关于「萨斯」的情报。当然,中国也没有给日本方面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就这样致使初期治疗预防指导延误,导致了现在世界上最悲惨的「萨斯」问题。所有的起点难道不是因为这种骄横和独断吗?

透过这么多的事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不仅仅限于法轮功问题,应该综观全局,学会看清欺骗大国-中国的本质。

最后我想借此机会从新振作起来,决心和大家一起携手并进共同努力,请原谅我至今为止的怠懈。谢谢大家长时间的倾听。

主持人:今天角间先生冒著作为记者对其今后在中国的活动可能产生影响的危险,出自记者和人的良心来到了这里,让我们向他表示衷心的感谢。

(2003年5月31日 东京艺术剧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