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江澤民的信仰
 
作者:常安
 
2003-10-14
 
【人民報消息】看到題目,也許就有人會笑了:你這人真是,江澤民是共產黨員,他當然信仰共產主義了。

但筆者肯定,這種笑聲(或笑容或笑意)最多能維持三秒鐘,原因很簡單:在中國,還存在共產主義信仰嗎?

笑而即止至少揭發了一個問題,即中國共產黨既然已沒有了共產主義的信仰,為何還掛羊皮賣狗肉呢?這是另外的話題且論者多矣,不贅。

共產主義信仰在中國的式微當然不是江澤民的傑作。事實上,從中共建黨之日起,共產主義都不過是一小批以為掌握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激進知識分子的旗幟,並被中共拿來迷惑人心統治人民的工具,並不純粹,到了後來更是演變成為毛式社會主義。到了鄧小平時代,白貓黑貓論和摸著石頭過河論則已將共產主義信仰置諸腦後。而江澤民雖不是始作俑者,但他在葬送共產主義信仰的過程中,也還是有些苦勞的。他的所謂三個代表理論便是對共產主義理論的一次最系統有預謀有組織的反叛,中共成為共產主義在中國的掘墓人。

所以,江澤民不可能信仰共產主義。或者江澤民會反駁說:我是共產黨員,我是堅定的共產主義者。那也只能由他堅持,但你信嗎?江澤民在向馬克思報到後,若中共仍未下臺給他蓋棺論定,稱其為「堅強的馬列主義者,堅持共產主義信仰」時,你也切莫當真,那些鬼話就是長眠陰間後的江澤民自己也不會相信的。

那究竟江澤民的真實信仰是什麼呢?或許從他執政多年來的所作所為中找到些蛛絲馬跡。

八九年,在全國範圍內爆發了愛國民主運動,上海市民學生也走上了街頭向當政者示威抗議,江澤民採取鐵血手段鎮壓學生運動,將上海示威浪潮鎮壓下去。在兩手沾滿鮮血後,江澤民被中南海幾個老人看中,認為江澤民手上的血腥可以延續中共的命脈,遂令江澤民晉京,成為中國的所謂第三代領導核心。那個時候,相信江澤民還有一點毛澤東主義的信仰,堅信階級鬥爭堅信暴力。

九二年,由於江澤民在經濟改革面前躊躕不前,退而不休的鄧小平利用影響力進行南巡講話,隔山震虎。江澤民見勢不妙,立即脫掉極端保守派的外殼一變而為改革派,去推動經濟層面的改革。那個時候,江澤民是個騎在墻頭的野草,風一吹便兩邊倒,哪裏還有共產主義的影子,他只是個典型的機會主義者。

九四年起,全國範圍內爆發大規模的民運抗爭,在八九年之後又掀起了新一輪民主運動。但江澤民在站穩權力的腳跟後,對民運工運展開了無情的鎮壓,並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對民運工運人士或流放或判重刑或利用間諜進行暗中破壞,將中國民間抗爭聲音壓到最低。那個時候,一切舉動都是為了確保「來之不易」權力的穩固,江澤民已成為沒有信仰沒有擔當的短視政客。

而後爆發的法輪功事件中,江澤民則充當了一個惡棍,他像個失心瘋般對強調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恨之入骨,並利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展開了瘋狂的鎮壓,成立了六一零辦公室,專門對付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實行「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人格上侮辱」的群體滅絕政策。這起事件中的江澤民完全是個利欲薰心又膽怯又囂張的狂夫,是一個典型的被迫害狂病人,這種病人不可能具有形而上的信仰,用通俗一點的話說,他已成為一個沒有靈魂的人。

江澤民的被迫害狂想症還表現為性格分裂。尤其在權力交接過程中,江澤民一方面假裝交出手中權柄,另一方面卻又將軍權緊緊握在手中,不容他人染指。這和中共強調「黨指揮槍」的論調又是多麼地格格不入。

上述分析只是根據其多年來江澤民的公開事由,不見得科學。但其病深矣,尚須從臨床上給予全面研究,或者我們還可以得出其他結論。

但總而言之,江澤民不過是個變色龍是個極端利己主義者是個沒有靈魂的人。這裏透出一種深層的悲哀,即中國的政治社會環境,居然就讓這種人登上中國權力的頂峰,中國社會在中共的統治下已成為一個病態社會。但江澤民的「小人觀」,在中國人民心中種下的仇恨,也使他成為中國人民的罪人,遲早會被推上審判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