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你高貴地死去
 
作者:鄭健
 
2002-4-16
 
【人民報消息】前不久,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節目播出了19歲的姑娘王博及父母因爲法輪功上訪,在經歷了痛苦漫長的抄家,被拘留,流離失所以及強化洗腦後,終於被“轉化”,在電視上感謝共產黨給她全家帶來了“幸福”的新生活。讀罷文章,真是讓人欲哭無淚。

不許你高貴地死去

在暴政不絕的中國,屈打成招幾乎是見慣不驚的共識,而且越演越烈。武則天時代就有用酷刑折磨讓你生不如死的殘暴手段,最後你承受不住了,寧願早日“認罪服法”一死了之。到了共產黨領導的近代,特別是反右和文革時,共產黨又發揚光大了這一傳統。不但要在肉體上摧殘你,還要在精神上消滅你。還不許你高貴的死去,要讓你出賣自己的靈魂,出賣自己的尊嚴,象狗一樣的活在世上,活在你自己用謊言築成的人間地獄裏。比如說你國家主席是叛徒內奸工賊,不但要打倒你,踩上一隻腳,讓你永世不得翻身,還要讓你“心服口服”地在衆人面前認罪,承認自己是萬惡的叛徒,害人的內奸,十惡不赦的工賊。俗話說,士可殺不可辱,如今共產黨人卻能做到讓你自己打死自己的良心,自己背叛自己的靈魂,茍且的活著。從這點看,世界上沒有比共產黨更出色的馴化能手或準確的說是地獄之鬼了。

連續十五日夜不許睡

一個飽經沙場的革命家,近十億人民的共和國主席,劉少奇同志尚不能承受共產黨這般“春風化雨的關懷”,何況一個未經世事的19歲的柔弱小女子呢?我們不應譴責劉少奇同志沒能始終堅持講真話,堅持自己的清白,反而配合邪惡的迫害,承認自己是壞人。在那樣邪惡的環境裏,人的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正如我們不能批評納粹集中營幸存的猶太人一樣,活下去是很難的。每個有良知的中國人,我們首先應堅決反對的是對人性的禽獸般摧殘。中央電視臺在報導中卻隻字未提他們是如何“幫助”王博轉變思想的。如果人們知道王博被轉化前連續十五個日日夜夜不許睡覺,連續十五個日日夜夜輪班被攻擊謾駡虐待,別說一個小姑娘,就是一個鐵漢子恐怕也會被摧垮。

一旦認罪精神虐待更強

共產黨知道,一旦你承認自己有罪,那精神虐待還要加強,否則你在清醒後會改變你的“招供”,謊言就會被戳穿。每天明慧網上幾百人的嚴正聲明,不就是鐵的事實嗎?一旦人們離開那生不如死的地方,許多人都能深刻認識到自己幹了件最大的錯事,痛悔不已。爲什麼王博一家還被非法關在勞教所呢?爲什麼不讓王博的父母讀一讀那篇他們在被自己女兒出賣,被警察抓進洗腦班前寫的,如何練大法身心收益,原本一到女兒上大學就離婚的家庭如何破鏡重圓,重新找到家庭的歡樂呢?爲什麼不讓他們如實講述這三年他們全家如何在迫害中生存的苦難呢?原本憲法賦予的基本人權被剝奪了,無辜遭陷害,如今更被脅迫來公開出賣靈魂,這是“幸福”的新生活嗎?勞教所真向滕春燕所說的,比美國的自由生活更幸福一百倍嗎?要是那樣,下崗工人爲什麼不擠到那去幸福一番呢?如此卑劣的謊言只能說明勞教所奴役人的靈魂是多麼的倡狂,多麼的險惡黑暗。

但是,強制永遠改變不了人心。劉少奇同志的冤案不就平反了嗎?所有栽臟陷害,無端迫害只能讓人表面一時屈服,卻壓制不了一生,能壓制部份人,卻壓不住民心,強制永遠改變不了歷史的真實。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