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哆嗦了半分多鐘!江澤民才邁出第一步(圖)
 
姜青
 
2002-4-11
 
【人民報消息】據當時在場的一位德國記者講,4月8日江澤民從飛機上下來時,兩條腿哆嗦了有半分多鐘才能邁出第一步。在隨從人員的幫助下,匆匆離開機場開往奧德隆大酒店(Adlon Hotell)。

4月9日早,江澤民要到總統府會見德國總統。當江在酒店(Adlon Hotell)大廳出現時,一個住在該酒店的法輪功學員從咖啡廳出來,高喊一聲“法輪大法好”。兩名西人學員隨後也從咖啡廳出來,也隨聲喊道“法輪大法好”。江澤民當時怕得失魂落魄,兩個腿肚子轉筋,隨從人員緊張地將他半攙半架出了酒店。

上午10點30分,江一行來到市政廳拜訪柏林市市長。距市政廳的大門外30-40米遠的地方,有許多華人到場“歡迎”。幾個江的隨從不時地走到拿小紅旗的中學生面前討好地懇求說:“請各位在江主席出來時高聲歡迎他,把他們(大赦國際的抗議團體)的聲音壓過去。”這些“租”來的學生滿口答應。然而,就在江等人從市政廳出來匆匆走向轎車時,前排許多地方可見法輪功學員,後面有人打出不同顏色、不同規格的法輪功橫幅。而前來歡迎江澤民的人們卻象啞巴了似的一聲不發,辜負了中共官員的囑托,江澤民一行離開市政廳時狼狽不堪地看到了這一切。從保鏢們使勁架著江澤民前行的姿勢,知道他又不行了!

9日上午11點,在德國總理會見江澤民之前,先在德國總理府召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當江使勁從僵硬的肌肉裏剛擠出一絲絲假笑時,記者群裏忽然傳來一聲「停止迫害法輪功」,讓江澤民不由得渾身一哆嗦,半張著嘴忘記自己到這兒來幹什麼了。這時只見一位苗條的高個女子被中國和德國保安警察帶了出去。然而那一聲明朗清澈的「停止迫害法輪功」在晚間電視新聞節目中仍然清晰可辨。

江澤民和德國總理施羅德會談之時,場面正規,與總統會談時不一樣了,既允許記者在場,也允許攝影記者從頭到尾拍攝,看樣子當時江澤民是緩過了一口氣。不過當江澤民發言時,還是沒用他本人那有氣無力的聲音,只有播音員出畫外音。當播音員正報導江澤民談中東問題,阿拉法特等問題時,突然一陣很大的噪雜聲音衝進會場,毫無疑問,這是總理府外傳來的抗議聲。

因為總遇到這類問題,CCTV的攝影記者已經知道如何處理那些突發事件,他自以為聰明地把鏡頭轉向窗外沒有聲音的方向,外面空無一人,只有飄揚的旗幟和停放的汽車。瞧,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但在《人民報》發表了文章《江澤民訪德突發重病 紅地毯沒走完就歇了》《談了什麼?看CCTV江主席和德總統會談紀實》後,CCTV的老總挨了一頓臭罵,在4月10日對海外的新聞報導中,不但更改了前一天江澤民和德總統會談的新聞報導,而且連9日江和德國總理施羅德會談時要求人權的抗議聲也全部刪除了。其實更改有什麼用呢?江澤民上吐了沒有?下泄了沒有?休克了沒有?人家德國總統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當時在場的人都知道。俗話說,沒有不透風的墻,這不,咱也知道的門兒清。再說,刪除抗議的聲音有什麼用呢?人家是喊給江澤民聽的,不是喊給咱小老百姓聽的,江澤民聽到了,目的也就達到了!


江澤民回答記者問題時,錢其琛怕他胡言亂語!


4月11日,在江澤民回下榻的德國旅館時,貼身保鏢公開揪打一位不明身份的呼喊反對江政府的中國婦女!

歐洲的反響:不歡迎人權流氓江澤民踏入歐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