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投入學生運動的中共黨員的投書
 
2002-4-10
 
【人民報消息】判斷之一、仔細對照相片(請點擊放大):

上圖為真王進東本人「標準(左)」、“自焚”的“王進東”「頭頂圓尖(中)」、“燒傷”的“王進東”「頭頂扁平寬(右)」


自焚前後的王進東與記者採訪的王進東是同一個人?還是不同的三個人?

判斷之二、研究國際有關文件: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正式聲明:

我們根據我們確認的事實對法輪功進行了描述。那個政府在行使答覆權利時,試圖通過把法輪功稱作導致死亡和家庭破裂的“XX”,來為其國家恐怖主義的鎮壓行為辯護。我們在調查中發現,死亡事件全部發生在中國當局的手中;家庭破裂是因為家庭成員們被該政權殺害所致;人們身心崩潰,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是因極端的酷刑、精神病院的拘押和虐待、勞改營裡的強力勞動,以及其它類似的做法。根據《國際先驅論壇報》2001年8月6日的報導,(中國)政府承認已經正式批准動用暴力以消滅法輪功。該政權拿出2001年1月23日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所謂自焚事件作為指控法輪功是“XX”的證據。但是,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備有這個錄像片的拷貝,以供派發。

判斷之三、自己咨詢,自己觀摩:

該機構派發原始錄像帶可咨詢,自己問,要來一盤,自己看。

判斷之四、了解所謂的「反華勢力」:比如,

2001年11月22日,在天安門被逮捕並遭扭打的英國女法輪功學員莉蓮抵英發表的聲明:

親愛的家人和朋友:

如大多數的你們所知,法輪功是一種氣功(來源於中國的一種精神修煉)。法輪功由五套柔和舒緩的動作組成,包括靜坐。它也強調提高人的心性(思想和心靈狀態) 以符合宇宙的基本特性“真善忍”。

自從我修煉法輪功以來,我發現我的生活變的更加和諧。我現在健康和幸福。我感受到這種修煉給我身心帶來的益處。在我修煉這套和諧的功法兩年半的時候。中國(江澤民)政府禁止了法輪功。我無法相信這是真的。為什麼他們要禁止這麼祥和美妙,純正及令人身心受益的功法。起初我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但通過電視,報紙和互聯網,我逐漸認識到:法輪功不僅被禁止了,法輪功學員還正遭受著無辜的暴行及非人的待遇。但時至今日,我仍然不明白為什麼?

當然,我已聽過很多“中國專家”的解釋,諸如:

*法輪功人數超過七千萬,已多於XX黨員的人數。中國政府感到威脅。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其不受控制或沒有腐化,由於法輪功活動都是免費,教功班不接 受捐助因而也無法通過其獲利。每件事都是自願基礎上的個人行為。

“中國專家”所說的聽起來很合理而且很可能是對的。但我仍然不解:

* 他們怎麼能就因為人們修煉法輪功就逮捕和毆打學員。
* 他們怎麼能不經審判就把法輪功學員投入勞改營關押三年。
* 他們怎麼能就因為學員自願傳授法輪功而判學員十八年徒刑。
* 他們怎麼能認為法輪功學員是女的就強姦合理或把電棍放入學員陰道電擊折磨。
* 他們怎麼能就因為父母修煉法輪功就虐殺嬰兒。
* 他們怎麼能就因為修煉五節協調的功法並按真善忍生活就虐殺學員。
* 國際組織怎麼能對此保持沉默。

鎮壓法輪功,中國政府不僅違反了它自己的憲法,而且嚴重違背它簽署的國際人權條約。

從鎮壓開始,已有5萬多學員被任意逮捕和超過一萬多學員未經審判就送入勞改營。在勞改營,殘暴地使用強姦和酷刑試圖強迫學員停止修煉,結果導致許多學員死亡。

我無法默默地觀望這種非正義的行為。當我讀到在中國的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暴行,我無法保持沉默,如果我出生在中國,我也許現在被酷刑折磨,強姦甚至殺害

如果我仍然生活在那兒,我難道不希望國際組織把我從非道義的虐待中解救出來?

我感到心中泛起巨大的慈悲和對在中國境內的法輪功同修的關心。他們也許失去包括說話權利的每一種人權,我將為他們代言。只有提升對暴行的意識,我們才能阻止暴行的發生。只要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隨意被抓,虐待和殺害,我將無論去包括中國的任何地方都會提及這個話題。

當我去年在中國時,我看見警察是如何抓捕和野蠻毆打天安門廣場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的其他的旅客不敢觀看,但我卻凝固般地站在哪兒,我的眼睛象兩個水龍頭一樣大大地睜著。時間彷彿停止,我看著那些禽獸毆打毫無防備的學員,淚水象兩條寬闊的河流一樣漸漸浸濕我的衣襟。我不能相信這是現實,他們是如此殘忍!然而,法輪功學員中卻沒有任何一個人以惡治惡!

在北京主要的旅遊景點之一目睹這樣難以置信的邪惡場面,我甚至不能想象當法輪功學員到達警察局或更惡劣的勞改營會遭受到怎樣的殘暴。在那樣的地方有更加嚴厲的酷刑。

在都柏林三聖學院攻讀研究生的趙明,在聖誕節回國探親期間被逮捕。我上次看到他是在1999年八月倫敦海德公園,只在幾個月之後,他回去探望他的父母,他就再沒有回來。他被逮捕並被送到勞改營。到現在,他仍然被關押並遭受虐待。我希望趙明能盡快獲得釋放回到愛爾蘭完成他的學業。

有許多關於發生在中國監獄和勞改營裡的集體強姦和酷刑的報導。今年夏天,至少有二起在中國勞改營的集體屠殺。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城市,警察在公共的廣場把兩名法輪功學員綁在摩托車上,他們開動摩托車拖著學員的身體在廣場轉圈直到他們死去。

我們不能靜靜地看著這些嚴重侵犯人權事件的發生。我希望在你讀完之後,你能把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人權遭到踐踏的事情告訴其他的人,讓更多的人知道事實以喚起公眾的關注盡快結束這一迫切的人權危機。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的信息,請觀看互聯網:http://www.faluninfo.net, http://www.clearwisdom.net

同時,為了紀念那些由於修煉法輪功而無辜死去的人們,我將去中國,從我的心底呼籲:
* 結束鎮壓
* 釋放所有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 允許和平修煉法輪功的權利

沒有人應該因為修煉靜坐和真善忍而付出生命。甚至生活在歐洲及美國的法輪功學員也收到來自電子郵件和電話的威脅,乃至身體的攻擊。無數次,我們試圖傳遞我們呼籲和平對話的信息,但中國大使館總是拒絕我們的信件。我們不論生活在中國還是海外,都不應該感受到恐怖威脅。信仰,言論和集會的權力是人類最基本的人權,我們所想要的全部就是和平地修煉法輪功。如果為了傳遞這個信息我必須到中國去,那麼我將義無反顧。

我希望你們能夠完全理解我。 

判斷之五、調查鎮壓之前的法輪功:

(一) 1998年上海電視臺的新聞節目2:“法輪大法擁有眾多修煉者”

SCATV 記者:邵志華 沈震宇

今天一大早,上海體育中心人頭攢動,本市近萬名愛好法輪大法的煉功者會聚一處進行推廣表演。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於92年向社會公開傳功講法,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六年來,功法以煉功時不受場地時間的限制以及無需意念引導等不同於其他氣功的全新內容另人耳目一新,獨樹一幟,到目前為止,包括港、澳、臺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自發性的群眾煉功組織,並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全世界約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這是本臺記者報導的。

(二) 《人民公安報》1993年9月21日關於李洪志先生親率弟子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的報導:

人民公安報
RENMINGGONGANBAO
==================================================
國內外公開發行
郵發代號:1-71
國外代號:D1129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主辦
第956期,1993年9月21日,每週二、四、六出版
社址:北京方莊芳星園三區15號樓,郵政編碼:
==================================================
8月30日中國法輪功研究會會長李洪志先生(圖右),率弟子們為參加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的代表們提供康復治療。李洪志先生說:“凡是經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確認的全國見義勇為先進分子,都有資格獲得本功法的免費咨詢。”

(三)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1993年8月31日致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感謝信

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張震寰理事長:

由中宣部和公安部聯合召開的第三次全國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於目前勝利結束。參加會議的一些代表,因同犯罪分子英勇鬥爭而致傷殘,在常規的醫務治療後依然帶著不同的病狀。為幫助見義勇為有功人員解除疾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曾正式向貴會提出請求,邀請中國法輪功主持人李洪志先生,在會議期間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氣功康復治療。這一請求當即得到張建秘書長和管謙副秘書長及費德泉主任的大力支持。

8月24日李洪志先生應邀專程來公安部為王芳會長(當時的公安部長)治病,8月30日李洪志先生帶領一批法輪功氣功師,來到會議上為近百名會議代表治病,治病效果之顯著得到了普遍的稱讚。接受治療者有的因刀傷、槍傷留下的後遺症,經治療後立刻解除了疼痛或麻木、乏力的症狀;有的是腦外傷造成的後遺症,經治療後立刻感到頭腦清醒,解除了頭痛、眩暈等症狀:還有的是當場就消除了身體上的腫瘤;有的是在24小時內就排除了膽結石;也有一些是胃病、心臟病、關節病等病狀患者,經治療後都在當場感受到了消除病狀的效果。在近百人的治療中,除一位輕病患者沒有明顯感受外,其餘全部獲得了不同程度的明顯療效。經法輪功治療的代表們對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作出這一安排非常感激,說這是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做的又一件實事。而直接為代表們做了這一實事的是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各位領導和李洪志先生。這也是支持全國人民群眾發揚見義勇為精神的實際行動。為此,我會特向您及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各位領導和李洪志先生表示誠摯的感謝!

希望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的事業繼續得到貴會及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

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
1993年8月31日

判斷之六、調查責任問題:(我個人認為首先是江氏個人責任,不應推給全黨及全國人民)

(一) 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二) 由於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全力支持,江澤民向全體政治局委員寫信,並多次以個人名義作“批示”,把法輪功問題定性於“與黨爭奪群眾”、“亡黨亡國”的高度。

“7.20”大鎮壓後,出乎江澤民的意料:法輪功學員生死都不怕,天天上訪;全世界正義與民主的國家都譴責中國踐踏人權,非法鎮壓;江澤民“黨大於法”,“人治代法治”,這位中共總書記淩駕於法律之上、在全國人大之前給法輪功定了“邪教”。

鎮壓卻越來越不得人心,越來越艱難。令江惱火的是,除山東、遼寧等少數省外,許多省市對鎮壓不感興趣,對鎮壓的指令陽奉陰違,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廣東,到去年底竟然有“法輪功絕大多數是好人”,“在廣東不判一個”等說法。連被選為接班人的胡錦濤、李長春也是消極敷衍、低調對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