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江澤民與真假法輪功
 
中南客
 
2002-3-21
 
【人民報消息】(一) 真假江澤民

除了江澤民訓斥香港女記者偶露英雄本色,關於其人蘆山真面大陸內外有種種流傳,有的江澤民根本不在乎如七大姘婦之一宋祖英頻頻授獎亮相,李瑞英電視上天天出臺,陳至立近日又出訪法國,因為這些臭事被嚴密封鎖許多人不知道,江澤民偏要這些粉頭二奶恬不知恥地頂風而上,以顯清白。有些則是江澤民的心病,特別是《六.四真相》在國內外爆光,江澤民真的緊張,除對在大陸傳播此件的「殺無赦」,嚴厲鎮壓外,大陸內外流傳的故事也頗有來頭。以傳聞撇清歷史,塑造完人,這大概只有黨政軍三大權集於一身的人才能利用公開與地下兩種渠道。

一、心病之一:上臺名不正言不順

《六.四真相》透出消息要命處之一是鄧小平原來屬意李瑞環,是陳雲、李先念等人青睞江澤民,於是有如下傳聞:「是鄧小平深入基層,親自挑選的江澤民,發現這個人頭腦特別靈活……」

二、心病之二:六.四血債

國外只知1989年6月4日當天殺人,其實大量屠殺恰在6·4 之後的全年大搜捕,凡負傷者,被街頭攝像機攝入鏡頭者,被挾仇舉報者都極難幸免。而接管趙紫陽職務,執掌生殺之權批准極刑的正是江澤民,2000年美國記者華萊士問及身擋坦克的王維林,江澤民慌答「不知下落」,他怎會「不知下落」,江澤民身居中樞批准大量極刑。接著江又對記者表示同情學生愛國運動,這種包藏推出李鵬的推脫過於蒼白無力,於是有了網上消息:

「最不怕暴露六.四真相的是江澤民,因為他六.四後上臺,手上乾淨沒血跡,最怕暴露六.四真相的是那些中共老幹部,《六.四真相》很可能是江澤民故意傳出國外的,以震住那些中共老幹部……」

三、心病之三:日本統治下中學、大學學歷

江澤民在日偽南京大學的成績單被南京大學發現,發函請江澤民校友參加校慶,石沉大海無回音,因為這是冒充烈士子弟者最噁心的事,於是有了傳言:

「江澤民上的是抗戰勝利後由重慶遷到上海的交通大學,我可以作證……」

四、心病之四:克格勃身份

文革後期一個重要階段:清理階級隊伍,往往不為人注意。毛澤東為防階級異己分子混入黨內,如篾頭髮一般,對所有黨、政、軍幹部進行全面徹底調查,自填、自報的履歷全不算數,因為文革初期就查出不少假黨員和叛徒、國民黨特務。為此不惜勞民傷財,外調遍於全國。而江澤民卻恰恰躲過這一劫。一般的單位負責人都老老實實接受批鬥、審查,沒人想到逃跑,都以為歷史清白,不怕審查、考驗,唯江澤民失蹤,逃到北京,這當然與其特殊政治背景與特殊經驗、手段有關。而逃過清理階級隊伍,就有補課重新審查歷史的必要,已有中共黨員在網上要求重新審查江澤民的歷史。於是有了傳言:

「江澤民在文化大革命中是挨批鬥的,我最了解他……」

五、心病之五:庸人自擾,招災惹禍,給中共與大陸遺患無窮

1999年喬石組織人民代表大會人員專門調查法輪氣功,結論為「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羅幹從96年起幾次下令公安部全國調查,從未收集到一點可利用的事實,前國家付主席王震、公安部長王芳、體委主任伍紹祖加以支持,因為自92年起法輪功發展七年中確實改善社會道德與治安、節省國家公費醫療費用,起了對社會長期穩定的作用。唯獨江澤民否定調查。把以親身去病經歷為法輪功作證的離休老幹部打入另冊,倉促決定消滅,只因黨、政、軍內部都有眾多煉習者,其人數超過6500萬中共黨員。使法輪功反而傳揚到全世界50多國。法輪功地下記者招待會爆光真相後,江開始被動,自焚劇等偽證落到全世界反而成了沒法修改的誣陷物證,不僅外交上背黑包袱,煉法輪功眾達到十萬以上的臺灣和平回歸已不可能,連香港也消滅了老鄧的一國兩制,要立反邪教法、反顛覆法。國內勞民傷財,把全國幹部警察累個臭死,盒飯獎金髮放無數,平添了70億赤字,抓捕法輪功成頭等大事,嚴厲打擊一切上訪,工農有冤無處訴,示威、暴動由江西二萬發展到瀋陽三萬,大慶五萬,全國爆炸事件不斷。尤其腐蝕了全國幹部公安幹警虐殺法輪功學員成了他們升官發財的難得機會,賣力者升官入黨進16大,怠慢者下崗撤職,於是公安虐殺公民敲詐商人成風,山西上訪農民李緣松被公安割舌,連霍英東先生也被廣東公安勒令上交70%的營業收入,以詐騙種種罪名勒索民間企業,動輒幾百萬人民幣,以嫖娼罪名,令娼妓上街指證,甚至公安開妓館敲詐罰款或誣良為娼嚴刑勒索,在黑龍江、新疆、湖南等省事實曾有《中國青年報》、《南方週末》等刊物披露,廣州聯防隊夜捕打工者賣入血漢工廠,徐州把抓捕盲流賣入北京金華餐館賣淫,老板已經判刑。此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盲目決定斷送了中國的政治改革;無端地耽誤了防災、吏治、節貪等等許多大事,破壞了中共自己建立的法制;使大陸變本加厲的悲慘人權永遠和世界對立,和美國對立,人權惡棍,新聞公敵惡名昭彰,永遠不能容於人類,容於全世界,於是有了傳言:

「江澤民是支持法輪功的,你們不了解內情,是中共政治集團非要消滅法輪功,不可…」

全國系統的6·10 辦恐怖組織,由江澤民授意於1999年6月10日設立,布署1999年7月20日開始的全國鎮壓,舉凡:「名譽搞臭,經濟斷絕,肉體消滅」,「打死白打上告也無門」,「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凡以此語言下達6·10辦的紅頭文件皆不署名,無責任人。公安內部人士均以為不過逃避責任防止將來法律追究,如同6·E4開槍,無人負責一樣,最高也就追究到羅幹,讓他頂雷包乾。

現在傳言江澤民支持法輪功,力求鎮壓的是中共政治集團。江澤民以外中共政治集團還有誰?

胡錦濤,李鵬,李瑞環,溫家寶……難怪江總一再逼他們對鎮壓表態,而江本人躲在幕後。

六、心病之六:秘簽中俄邊界協定

此事暫無撇清傳言,因為會越描越黑,乾脆禁聲,將來傳到大陸,風聲大了,也會推脫:國防部長、國務院總理糞帽都難以捐贈,因為朱熔基、遲浩田都被排斥參與,並不知情,最有可能是親俄留蘇同學李鵬。

(二) 真假法輪功:

現下大陸沒人敢提法輪功三字,連中央電視臺職員對法輪功節目也避如反革命,任何人不敢過問,只由總編室機要組少數人操作,直通6·10 辦操控。更無任何媒體、記者敢於採訪,一言堂壟斷一切。1999年冒死在北京門頭溝區躲過公安偵察成功開過國際記者招待會的那批男女至今全部失蹤,無人敢問,恐怕都早已消滅乾淨,要想認識蘆山真面目,確是很難。人們看到的都是江氏6·10辦杜撰的假法輪功。

直接到勞教所去找真法輪功人,大陸人沒這膽子,外國人找不著北;國際社會屢次要求調查,無不碰壁。等到6·10辦排練完畢,指定記者參觀馬三家勞教所,那是假的,昏頭昏腦的記者都忘記了一件事,只有美聯社才指出:這些人根本不該關在那裏,信仰自由無罪,演戲本身即違憲枉法。或象和事佬澳門張玉輝先生那樣,直接去找大陸法輪功人士觀察倒是確切證法。而張玉輝先生也於兩年前被捕,至今全無消息。

但是除了與江總代表有共同利益者,有正義感的人憑依人的常識及理性還是可以有酌別辦法:

第一、依據利害原則,這是最明白不過的道理:

凡在天安門大喊「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大輪大法好」,「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這些人都是真法輪功,包括四、五批到天安門喊話、打坐的100多名黃頭髮高鼻子老外以及在歐美各國舉辦畫展控訴迫害的澳籍畫家章翠英,他們在為自己功法伸冤對法輪功有利,而對江澤民不利故遭死打。

凡是拐著彎說法輪功不好的,幫助江澤民給法輪功抹黑的,製造鎮壓輿論的都是冒牌貨,包括劉葆榮、傅怡彬,他(她)們絕不會揭露法輪功人士所受迫害。他們所說所為必對江澤民有利而對法輪功有害。因而備受優待卻嚴禁探望。甭說記者,連家屬也休想找人。悉被監控。

第二、依據媒體立場判定真偽:

中共電視壟斷在江澤民手中,它決不允許真正的法輪功人士為自己辯護不是邪教,它播放的一切都不可能爆光鎮壓法輪功真相,展示真正法輪功人士如畫家章翠英及獄中受刑不屈者。

相反人權組織、人權發布中心為切實推進人類人權事業會慎重辨別真假。天真的海外讀者喃喃地說:「這條消息沒出處,迫害是不真實的,打死那麼多人我不信,有死傷照片我也不信。」他們以為大陸跟美國一樣,允許媒體自由採訪,似乎不知道大陸囚捕記者最多的事實。死者家屬冒著生命危險才可能把實況傳出。

第三、最切實的辦法是閱讀原始資料《轉法輪》

傅怡彬所說「先起善心,後起殺心」,張洪林中醫博士所說「讀《轉法輪》會迷魂、催眠」、「放下生死就是死比活著好」,組織自焚首犯薛紅軍所悟「自殺、自焚可以升天」,劉葆榮所說「自焚後應該冒白煙」都是在大陸焚書坑人,抄絕銷毀法輪功一切書籍音像後,才敢斷章取意,胡說八道。

為斷是非,讀者不妨忙裏偷閑去看一遍法輪功人士唯一修行的《轉法輪》,不過300多頁。

沉默先生不信法輪功,但他耐心看過《轉法輪》一書後說,「裏面講的都是勸人做好人,哪有中央電視臺造的那些謠言」。

第四、在海外的人還有直接觀察的辦法,就是直接進入法輪功人士家庭,和他們做朋友。

真實的法輪功煉習者都有如下特點:不吸煙,不喝酒(那怕是幾十年的煙鬼、酒徒都很快戒掉),不吸毒,不賭博,不去賭場,多博士碩士,絕無貪官污吏,不罵人,更不會打人行兇,安肯殺人?

當然也有偷渡者假法輪功名義去爭取政治庇護,以求留居美國,但他們無不申訴如何受到迫害,如同真法輪功學員所受的一樣。在這點上劉葆榮、傅怡彬這些所謂法輪功人士到美國申請政治庇護都沒資格,因為他們不敢講一句法輪功如何受迫害的話。

還有最簡單辦法,致信或致電聯合國教育發展署要一盤他們正式聲明「為政府導演的」原始天安門自焚慢放帶,自己去看。

更省事的辦法是到互聯網上明慧網站去找3月5日嚇殺江澤民的50分鐘《長春公映片》。誰也別信,自己最相信自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