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晚會醫生談「馬踩蛤蟆」 人民網批羅幹再鬧笑話
 
肖慶慶
 
2002-3-18
 
【人民報消息】中央電視臺製造假新聞已是不爭的事實,中國老百姓因此戲稱之為“中傷電視臺”,焦點訪談成了“焦點謊談”,《實話實說》是《假話假說》。這一點從中央電視臺工作的人得到證實。

以前,CCTV、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做起事來不麻利也算馬馬虎虎,比如,「天安門自焚」雖然漏洞百出,起碼錄像後能在一個星期後播放給國民看;「京城血案」雖然瘋子殺妻傷父母二十多天后才發現可以用來栽贓法輪功「震驚」全國,但畢竟沒超過一個月。

今天,2002年3月18日14:55人民網發表了一篇文章,責任編輯是莊紅韜,稿件來源:3月18日新華社,這篇文章大談特談的是一年多以前,比「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的還早的一件事:遼寧省大石橋市南樓經濟開發區東江村村民、59歲的法輪功學員李艷華在2001年2月19日被惡警打死。

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法輪功明慧網在去年3月13日發表文章《遼寧省李艷華老人被惡警活活打死 》,文章說:「遼寧省大石橋市南樓經濟開發區東江村大法弟子李艷華,女,60歲左右。2001年2月19日走出家門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真相時,被惡人舉報後帶至南樓經濟開發區公安局。

南樓公安局的惡警們,強行逼問大法資料的來源,李艷華堅決不配合邪惡。惡警們為了請功,竟對這位瘦小的老人大打出手。他們用警棍完全沒有人性地毒打李艷華老太太,最後把老人打得大小便失禁,渾身是傷,七竅流血,氣絕而死。」

因為無法交代,「他們先把李艷華的屍體移至西江村的一個土坑內,又在旁邊放了一些玉米稭葉,製造大法弟子自焚的假像。並讓西江村的惡人村長劉勝說:“發現她時還有活氣。”然而就連他們自己也覺得這一切很難自圓其說,就把李艷華的老伴馮明申叫來,對他說李艷華死了,是糖尿病導致死亡,並讓老頭承認李艷華是“癡迷法輪功而死”,還錄了口供。」

蹊蹺的是人民網今天突然發表文章說2001年5月底就破了案,但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今天才拿出這根棒子來呢?中共政法委羅幹是不是打董文華打得暈頭轉向?這樣玩忽職守怎麼對得起江主席?

我很忙,本來沒有時間看網,有幾個朋友打電話說:「你不是喜歡看笑話嗎?給你介紹一個很有看頭的笑話。」於是我就看到了那篇文章。我記得很清楚:責任編輯莊紅韜。

人民網上說:「2001年2月17日、18日,與李艷華同在一村的“法輪功”骨幹分子王長順派馮麗娟、王桂芳兩名“法輪功”癡迷者找到李艷華,交給她一些“法輪功”傳單並要求盡快散發出去,說“這是護法,做了可以上層次。” 」這裏我們暫不評論其中的外行話,起碼這段話證明李艷華去發法輪功真相材料時,身體沒有猝死的毛病。

文章接著說:「李艷華在2月19日清晨6點多,帶上“法輪功”傳單離開家走到鄰村的西江村挨家挨戶散發。在散發了30多份傳單後,身穿薄衣的李艷華在將近零下10攝氐度的氣溫下逐漸體力不支,嚴重的糖尿病、低血鉀使其一陣眩暈之後栽倒在西江村村民張秀敏家堆在野外的柴垛旁,昏迷不醒。」

「送到醫院後,東環醫院的副院長兼內科主任周福勝立即組織醫護人員進行搶救。據周福勝回憶,李艷華被送到醫院的時候,生命體徵已經非常微弱,當時的急救化驗結果是:血糖高達9.7,血壓分別只有18(高)和10(低),心律失常,竇性心律不齊伴過緩,但身體沒有任何外傷痕跡,可排除暴力傷害的可能。醫院的初步診斷是:糖尿病Ⅱ型,酮症酸中毒、昏迷,低血鉀。搶救到2月20日早晨6點10分,年老體弱的李艷華由於酮症酸中毒導致呼吸系統衰竭臨床死亡」。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下面我所提到的血糖指數(毫克/毫升)和血壓值(毫米汞柱)是世界通用的,也是中國所應用的數值。這和溫度指數在中國、歐洲用攝氏、在美國用華氏,電壓在中國、歐洲用120伏,而美國用110伏是不同的。

一、血糖正常指數:成人飯前不低於120MG/DL(毫克/毫升),飯後略高,出生足月嬰兒正常值是40MG/DL,早產兒偏低,會略低於40MG/DL。當成人血糖指數低於60─65MG/DL時,就接近休克,因為血液打不出而心臟很難再跳動。

醫書上說血糖「低」於60到65就要休克,而人民網說李艷華「當時的急救化驗結果」:血糖「高」達9.7 !

難怪一位電視臺的工作人員和朋友談起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時,笑著說:“在裏邊工作的人都知道,要想播出一條法輪功的新聞,都是先找好合適的人,在指定的地方等著記者過去採訪,按照寫好的臺詞背一遍就行了,而且還有報酬。這都不是什麼秘密了。”

就是背也沒有關係,反正現在大家都在背,但起碼得照著醫書背啊!

二、正常人血壓:高壓在120(毫米汞柱)左右,低壓在80─70(毫米汞柱)左右。高低脈壓差是40(毫米汞柱)左右。

中國大陸是如何測量血壓的呢?當護士給測血壓時,用手擠壓橡皮球,把水銀柱打到220左右,當水銀柱迅速下滑時,從聽診器中可以聽到的「咚」第一聲是被測人的高壓,當水銀柱繼續下滑時,聽到的變了調兒的第一聲是被測人的低壓,水銀柱下滑的速度之快使人無法辨別下面的聲音。

人民網的記者閉門造車,說李艷華的血壓「分別只有18 (高)和10(低)」笑掉大牙!誰聽說過高壓18,低壓10的?就算有,誰又能測得出來呢?而且活人的高低脈壓差居然是2?

三、糖尿病是一種慢性病,不會猝死,當病人到了危重之時,常常腹部腫大,呼吸艱難,酮症酸中毒太深,連呼吸都帶著難聞的氣味,這時根本無法下床,無法自理,只能用藥來維持多活幾天。我在醫院裏見過一個30歲的垂危病人,他在最後幾天腹部浮腫到胸部,真是生不如死。

李艷華去發法輪功真相材料,一會兒功夫就酮症酸中毒了?不到一天就死亡了?

當我看完這篇文章時,第一個念頭就是:不知道責任編輯莊紅韜是怎麼負「責任」,怎麼「編輯」的?我真的為他擔心,編輯這篇文章時神經是否還正常?

我的父親是個很著名的醫生,我笑著和他談起人民網上這篇文章。他沒有笑,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說:「一個政權利用國家宣傳機器來編造如此低下的謊言,看來已經到了末朝末代了,沒有救了。連今年的春節晚會上那個節目「馬年賽馬」裏都說到“馬踩蛤蟆”!你想馬踩蛤蟆的結果會怎樣?」「蛤蟆當然要死!」 我大聲說。「對,但我說的是蛤蟆一定會垂死掙扎!」

父親說,中國、還有世界上有多少醫生護士,多少病人及病人家屬啊,他們對醫學知識或多或少是了解的,江澤民政府找一些沒有任何醫學知識的門外漢來編瞎話,這不是自己在否定自己執政期間所有的宣傳嗎?這不是馬踩蛤蟆,癩蛤蟆亂蹬腿嗎?是啊,要不江澤民怎麼最近公開下令對法輪功學員開了槍,而且要殺無赦呢!

父親說他沒有煉過法輪功,也沒有看過法輪功的書,但他看過醫學書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