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化妝品傳播瘋牛病 出國外交官驚現瘋人病(圖)
 
李林
 
2002-3-14
 
【人民報消息】據新華網北京3月7日報導:「衛生部、國家質檢總局日前聯合發布公告,禁止進口和銷售含有發生“瘋牛病”國家或地區牛、羊的腦及神經組織、內臟、胎盤和血液等動物源性原料成份的化妝品。」

「公告說,對於已進入我國的含有發生“瘋牛病”國家或地區牛羊動物源性原料成份的化妝品,有關企業應自行從市場上全部召回,最遲不得晚於2002年4月20日,同時將召回的產品名稱、產品數量及其生產企業和代理商名稱報所在地的省級衛生行政部門和直屬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

外國出現瘋牛病,中共出現瘋人病。


江西芳林村小學爆炸案

2001年3月6日,江西省萬載縣潭埠鎮芳林村小學因做爆竹不慎發生爆炸,37名小學生和4名教師被炸死,村民萬分悲痛。事情緣由今年3月兩會財政部長說的很清楚,國家拖欠工資使教師自尋生路所造成的。華盛頓郵報8日說,芳林村受害者家屬7日要求潭埠鎮官員就爆炸事件作出解釋,那名同芳林村小學會計有親戚關係的李姓副鎮長卻高聲說,“還不錯,就算一種計劃生育”。炸死等於計劃生育?朱熔基宣布說是癲子李垂才因個人感情問題蓄意報復釀成的悲劇。冤有頭債有主,報復怎麼沒找債主而跑到學校去炸孩子?有人問到底是誰癲了?


石家莊爆炸案

中共檢察機關指控:初中文化,雙耳失聰,只能與人用筆來溝通的靳如超於2001年3月9日在雲南省馬關縣將韋志花殺死後畏罪潛逃,不久潛回石家莊。靳如超出於私人報復,於2001年3月16日凌晨,先後在石家莊市棉三宿舍、市建一公司宿舍等多處引爆炸藥,造成108人死亡和38人受傷,從而釀成了一起震驚中外的爆炸案。

星島日報報導,在北京的一位專家透露,公安部已派出爆炸品處理專家到石家莊,專家透露,五處發生在大約半小時內的爆炸,均是很專業的定向爆炸技術,實施定向爆炸技術並不需要太多的炸藥,但事前的準備則需要相當充足,需要很詳細地了解建築物的結構,然後在其主要受力柱和梁裝置適合分量的炸藥。由於爆炸點需要相當多,造案者獨自能完成裝置炸藥而沒有被人懷疑而令事敗這也是此案中一個需要解答的問題。

在中共A級通輯令下達後,震驚全國的石家莊“3.6”特大爆炸案在三天期限內順利告破:據新華社報導,初中文化程度的靳如超用980元買了農民非法製造的硝銨炸藥,又用33元買了另一農民的雷管50枚、紙撚20餘根,順利完成了震驚世界的高難度定向爆炸技術所製造的石家莊爆炸案!中新網石家莊4月17日消息:「石家莊“3.16”特大爆炸案當天上午由石家莊市中級法院開始審理」,在爆炸品處理專家認為需要解答的問題還沒解答時,靳如超已經被立即執行槍決了,看來這個無頭案只要砍了靳如超的頭就是有「頭」了。

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發表的一張照片:判決過程中,當靳如超聆聽到死難者的慘劇時淚流滿面。這難道是他痛悔的眼淚嗎?


天安門自焚案

2001年除夕所發生的「天安門自焚案」漏洞百出,被中共指為法輪功學員的劉春玲經第三方、美國華盛頓郵報的獨立調查,她是個三陪女,從來沒煉過法輪功。而中共製造的自焚錄像片中明顯看出劉春玲是被一個穿長大衣的警察打死倒地後燒死的。而王進東和劉思影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此不再重覆。今年三月長春法輪功學員用慢鏡頭把中央電視臺的「天安門自焚案」插播到有線電視上讓百姓看,江澤民就下令對法輪功學員開槍殺無赦。難道咱國家主席犯了瘋人病?

京城血案

2001年11月25日發生的京城血案,是神經病人傅怡彬在神經不正常情況下殺死妻子又傷父母。中共看這可以利用,讓中央電視臺在12月16日掀起“震驚”高潮。結果官方報導的「殺妻弒父」過了20多天,被弒的父親居然活著在病房裏接受獻花。死而復活?到底誰是瘋子?傅怡彬還是CCTV?還是江澤民把持的中共當局?

政府這一瘋不要緊,傳染了不少人。河北省一所大學的講師(政府不敢點明到底是哪個大學,所以中國有沒有這個人存在還是個問號)、今年37歲的博士李慧雲就是瘋病受害者之一。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帶著自己的孩子煉功強身健體,而她居然說產生了要殺害寶貝兒子的想法。看來江澤民這一瘋,連大學講師都瘋了,這就嚴重了,她豈不要教出許多瘋子來?

如果只是在國內發瘋範圍還小些,中共又把瘋病傳染到國外去,不但在海外的中共網絡上撒瘋,還在電視上違法播放血淋淋的鏡頭,嚇得孩子晚上睡夢中驚叫,氣得不少家長說保留對中共的控告權。中共還利用駐外領事館、大使館以經濟利益為由干涉威脅外國政府不許支持法輪功。派駐在美國的中國外交官並對美國數以百計城市的市長髮出信函,促請他們取消法輪功在當地的紀念活動,或是廢止對法輪功有利的宣言,或撤回支持法輪功的有關文件;並威脅在美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家人。


特困職工偷飼料糧充饑 工人賣血供孩子上學

據新華社記者劉軍、翟偉自兩會內蒙古團報導:來自內蒙古的孔令宏代表說的一件事令人心酸:“我這身行頭,是我們市長給買的。”這身西服,孔令宏每年只在赴京參加全國人 民代表大會時才穿:“一是捨不得穿,二是有紀念意義,市長了解我的‘家底’啊。” 在一次小組討論上,他說:“我是來自大山裡的煤礦工人,我要反映一下企業困 難、職工家庭貧困的情況。”他一口氣講了企業辦社會負擔沉重、講了特困職工偷飼料糧充饑、講了工友賣血供孩子上學……直講得滿眼淚水。

連自己國家的人大代表都買不起一身西服,那百姓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財政部長說欠百姓的工資達65億元,而江澤民卻用30萬網警屏蔽網絡,用42億元修建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基地,用30億元建大劇院,花9億多元買的專機只因被安裝竊聽器而擱置成廢品。


那麼江澤民政府都把精力放在哪裏呢?江澤民本人不但給外國元首吹拉彈唱,到處說洋涇邦的外語,給克林頓遞誣蔑法輪功的小冊子,還派出中國官員把手伸到海外,透過他們在美國各地中國城的關係,試圖禁止法輪功成員遊行或組織抗議活動。郵報報導指出,巴爾的摩、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等地已經撤回對法輪功宣言,今年初,猶他州政府在與中國政府代表會面後,違背宣布元月八日為法輪功日的諾言。不過,中國在鹽湖城的努力則告失敗,未能阻止住法輪功信眾在冬季奧會期間的示威抗議。

進口化妝品傳播「瘋牛病」事小,不用或銷毀就是了,可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瘋人病可就嚴重了,不但傳染給國民,而且現在出國在外的外交官中不少人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傳染,而且正在傳染別人。

怎麼辦,是不是要急救一下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