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德州烤肉唱什麼
 
李迪
 
2002-10-22
 
【人民報消息】向外國元首獻歌,已成了江澤民的外交絕活。據報導,布什先是已把會見江澤民的時間由三小時減為一小時。中美雙方為此交涉了幾個來回,最後定下來江可以在布什農場呆五個小時。江要和布什到湖中密談,又要烤肉,不知這回江還會不會唱歌。

聽江唱歌,沒有充份的心理準備是不行的。既要防止被出其不意嚇著,又要保持極強的自制力。無論江嚎得再令人汗顏,也得強打精神撐住。這對外國元首來說,無疑是痛苦的一刻。但對中國人來說,要付出的代價就十分沉重了。

葉利欽在自傳中透露,1997年起中俄進行“不系領帶的”非正式會晤。曾在蘇聯留學的江澤民喜歡唱俄羅斯歌曲,特別是《伏爾加河船夫曲》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會見時江常會“出其不意”地“唱起來。” 到1999年最後一次會晤時,雙方關係密切,俄國駐北京大使羅高壽親自為江鋼琴伴奏,並低聲伴唱。葉利欽奉承江唱歌,中國人付出的代價是,1999年底,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了秘密的《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承認了三百多年來中俄之間一切不平等條約,三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國土法定地納入了俄國版圖。把相當100個臺灣的國土拱手送給了俄國!

因此,如果江澤民能在剔完牙縫打完飽嗝後打住,不唱歌獻醜,乃全體中國人之大幸事。但若江沒讓烤肉咽著撐著卡著,按捺不住非唱不可,吾等國民可能又要遭殃一回。好歹江最後一次獻醜,會唱個什麼曲呢? 此時江難唱的曲太多了。首屈一指的是法輪功在三年多殘酷鎮壓下居然越戰越強,使江睡不好覺。江在布什農場路上說不定就能見到和平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其次,江周圍的“野心家”對江越來越倨傲不馴也使江咽不下這口晦氣。再其次,倒霉兒子雖非官方傳說在科學院勉強出線16大代表,但江下臺後墻倒眾人推,兒子的前途難測。就連耳邊宋祖英的靡靡之音也不那麼中聽了。說不定宋大姐也要走人了。

此刻江澤民當然唱不出歡曲。由於中共領導階層普遍反對,江在中南海大勢已去,交出權力已成定局。布什雖不是“太陽”也不是“月亮”,但江若能讓布什相信自己在中美關係上的影響力,就抬高了江在末日期限到來前的地位。江澤民可能會抬高自己,把自己打扮成親美派和主和派,自稱只有他才鎮得住黨內軍內的反美派和主戰派,才能保住臺灣和平。江淪落到下臺前靠向布希貶低同志來邀功請賞,煞是可悲。但吾等國民關心不是江保住“晚節”的問題,而是江會不會在出賣同志的同時,順便把國家利益也賣了。

布希聽歌聽音。布希會不會買江的殷勤呢?我看夠嗆。布希不會因為江的歌聲而改變對中共獨裁和恐怖國家這一本質上的認識。諾斯中校(伊朗軍售事件的重要人物)在某次九一一事件電視訪問中主張,美國要痛定思痛,做好準備以防範中共。主持人奇怪地問:「現在我們是討論反恐怖戰爭。」他說:「美國的下一場戰爭,可能跟中共交手。」布希也不太可能相信江有鄧小平那種幕後攝政的能力。因此布希大概不會對江承諾什麼。頂多對一個彌留之際的過氣人物客氣一番罷了。

據說,駐美使領館在花重金收買想聽總書記唱歌的人,軟硬兼施,有物質鼓勵也有懲罰(簽合同)。但是總書記唱歌是要講派頭的,不是任何小癟三都能上場聽的。 江為了面子,可以連老婆都不顧的。今年2月11日,江夫婦在人民大會堂歡迎布什夫婦,江一隻手握著布什左臂,另一隻手臂擋住王冶坪,不讓王冶坪往前一步。所以想去捧場的人,可能會熱臉貼了個冷屁股,弄不好還會被使領館罰款5千 美元。

能夠格湊前聽江唱歌的人可能要失望。據說江身體每況愈下,加上江解甲歸田前心情不佳,屆時不要說歡曲,也許什麼都唱不出來了。不想聽江唱歌和從未聽過江唱歌的人可能要終身遺憾,因為江的表演將就此成絕唱,人世舞臺上要失去一位難得的戲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