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杀至亲 近期频发生人伦悲剧(图)
 
2019-7-3
 



泰国救难人员正试图救起被丈夫推落山崖的王女士。

【人民报消息】近期,大陆连续发生多起恶性暴力或人伦惨剧:杀妻碎尸、儿子为钱杀死母亲、父亲杀死女儿等。一连串的恶性事件不断冲击着人们的道德底线,网民直言是「群魔共舞」的时代。

弒母骗保

6月4日,四川自贡男子付白莲弒母骗保案开庭,并择期宣判,该案的更多细节曝光。

封面新闻报导,在广州上班的付白莲是母亲的小儿子,曾多次用手机搜索「怎样制造意外死亡的假象」等。

2017年11月29日,付白莲为母亲买了一份人身意外伤害险,保额40万元人民币。2018年3月10日凌晨,付白莲从广州返回四川自贡家中,在二楼卧室用电线缠上母亲双手,然后接通电源,再抄起板凳作恶。

当时,付白莲的母亲没有求饶,只是盯着他,不停地喊「么儿、么儿⋯⋯」(四川话,小儿子的意思)。付白莲在母亲死后,还将现场伪造成母亲意外触电身亡。

10日上午,家人发现付白莲母亲躺在一楼厨房,已经死亡。然而,4天后,就是付白莲母亲56岁生日。

据付白莲陈述,他对母亲的不满主要是两件事。一件是母亲愿意帮助大哥照顾10多年孩子,却不愿意到广州帮助自己,认为母亲太偏心。实际上是因为其母觉得在广州不适应。

另一件事则加速他弒母骗保的念头。付白莲和妻子曾在广州看中一套房子,要价是100多万元,当他把自贡的房子卖掉后,首付款仍有大缺口,如果获得母亲40万元的意外险,钱就凑齐了。

中考前3天 女儿被父亲杀害

6月7日,山东省阳信县一名初三女孩杨瑞立在家中被41岁的父亲杀害。

北青报报导,端午节当天,杨瑞立在外婆家吃完饭后,带着弟弟回到自己家中。当时是上午10时26分。这是杨瑞立4月26日同父亲争吵离家出走后第一次回家。

由于父亲长期对她和母亲进行家暴,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和母亲及弟弟躲在姥姥家生活。这次因为父亲说他在滨州干活,所以母亲让杨瑞立回家帮弟弟把课本拿回来。

可是,没想到,父亲突然回家,还要求杨瑞立把母亲叫回来,并说因为杨瑞立的出走,导致母亲不回来。弟弟听着两人争吵得很厉害,并且看见父亲拿了把刀进到姐姐杨瑞立所在的屋子。

被关在门外的弟弟听到父亲问姐姐「服不服」,杨瑞立回答「服」,再后来就没了声响。等到父亲走出屋子时,弟弟从门缝里看到姐姐杨瑞立倒在地上。

11时多,母亲曾接到用杨瑞立手机打来的电话,但是电话那端没有声音。约下午2时多,母亲到派出所报案,同时接到杨瑞立父亲的电话,说杨瑞立死了。

后来,家人透露,杨瑞立的遗体除了胸部有两处刀伤,腹部和胳膊也各有一处刀伤。

杨瑞立父亲被抓后,对杀死女儿一事供认不讳。

丈夫把妻子推下悬崖

6月9日,一名怀孕3个月的大陆孕妇王女士,在泰国被丈夫推下悬崖。

新京报报导,王女士同丈夫在泰国乌汶帕登国家公园游玩时,丈夫把她带到悬崖尽头寻找壁画,当发现没有壁画,正要往回走时,其丈夫在拥抱亲吻她后,随即将她推下约34米高的悬崖。

幸运的是,王女士与胎儿均获救。事发后,王女士不敢报警,直到被威胁,她才指控丈夫所为。

6月21日中午,王女士在网络上发文讲述「自己被推下悬崖」的始末。王女士表示,此次旅行是丈夫临时起意,因为之前在曼谷买的公寓要做交房手续,丈夫称希望顺便散散心。

帖文中,王女士还控诉,自己与丈夫是闪婚,婚后才发现其有债务纠纷,丈夫还有犯罪前科。

女子凌晨在街上被暴殴

6月24日网传视频显示,22日凌晨0时44分,一名女孩在街头行走,被迎面走来的一名男子用右拳击中。随后,该男子用拳头连续重击或用脚踢女孩的头部和腹部,连续踢了10脚,并打了18拳。男子还想脱掉女孩的衣物,并拽着女孩的头发将其拖出视频监控区域。

媒体消息称,事发地是大连市甘井子区南关岭一处民居,涉事男子是31岁王某。王某疑因与女友发生感情纠纷,导致情绪波动,在醉酒后路遇吴姓女子,对其施暴、猥亵。

官方宣称,被害人吴某脸部软组织挫伤,经治疗目前已出院。但引发外界质疑,有网上消息称,被害人已经死亡。

杀妻碎尸

6月26日,一则疑似南京广电集团某部门负责人杀妻的消息被大量转发。

消息指,嫌疑人为南京广电集团某部门负责人,其将妻子杀害后,将尸体肢解藏于地下二楼仓库的废弃冰箱中。直到其妻子家属以失踪报警,嫌疑人才向警方供述杀妻肢解尸体的事实。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个可靠信源处交叉证实,杀妻藏冰箱案确有此事。

秦淮警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陈某(55岁,某集团工作人员)交代于4月15日上午,因感情矛盾,将其妻掐捂、勒颈致其窒息死亡,后将尸体分解藏匿。

为争夺孩子抚养权 发生二死命案

这起纠纷源于高红琴丈夫离世后,史、高两个家庭对于孩子抚养权的争夺。

据《三秦都市报》2019年6月30日报导,2018年4月12日,高红琴的丈夫史林林因工伤医治无效死亡。当时,高红琴还怀着4个月大的孩子。之后,史林林的工作单位与其父母妻儿签订《因工死亡赔偿协议》。协议约定:单位向史林林亲属一次性支付丧葬补助金33,167元、工亡金727,920元。另外,按月分别向史林林之子豆豆、遗腹子各支付3,978.70元的抚养费,直到他们年满18周岁。

去年七八月份,高红琴诞下一名男婴,取名恒恒。今年2月她改嫁后,双方对孩子抚养权的争夺便开始了。

今年3月1日,两家请了中间人,签下一份《协议书》。协议书上双方约定,恒恒交给史家抚养,高红琴有探望权。此外,将恒恒每月的3,978.70元抚养费分为两部份,其中预留2,000元由高红琴与史林林胞弟共同管理,待恒恒年满18岁时,交由其自行使用。剩余的钱由爷爷史建强作为恒恒生活费使用。双方都在协议书上签字并按下指印。

不过,协议签了,史家却并未依约接走孩子,反倒于两天后,拿来一份新的空白协议书让重签。同时提出,「两个娃都让他们养,不然就一个都不养」,高红琴无法接受,双方的约定谈「崩」了。两份协议书主要的不同是,新的协议书未对抚养费进行划分。

事件发生的那天,高红琴前公公来到高家后,杀死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的高红琴。当时,高红琴父亲高宝声就坐在离她不到3米远的电动车上。

这时,高宝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冲过来在史建强背上打了两拳。后来高宝声杀死了高红琴前公公史建强。

中国人充满暴戾之气的原因

一连串的恶性事件不断冲击着人们的道德底线,有微博网友直言,最近群魔共舞吗?推妻坠崖、弒母骗保、暴打路人,穷凶极恶的魔鬼打算共赴黄泉是不是?「令人绝望!」

也有微博网友留言,看到血淋淋的现实,我们除了心痛还可以做什么?强大自己,充实自己。要把墙拆了,要让光明照进来!

《九评》编辑部发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写道,共产党以「恨」立国,以恶治国。中共利用教育、媒体、艺术等等手段,广泛散播这种「恨」,中国人被从小灌输无神论和弱肉强食的斗争哲学,目睹中共政权的暴虐无道和蛮横无理,必然迷信武力,思想和行为充满暴戾和攻击性。

书中说,这种「恨」的物质使今天的许多中国人充满暴戾之气,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可能爆发出来。其强度之大、表现方式之恶毒,甚至会使当事人感到震惊和不解。△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