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可能幸存的奇迹之人(图)
 
2016-9-30
 



飞机爆炸坠毁,但她幸存下来了。

【人民报消息】经历大难而不死的奇人奇事,世界各地都有过。举例如下:

维斯娜︰飞机受到恐怖袭击在离地面33,000英尺高空爆炸,但她幸存下来了

1972年1月26日,一架南斯拉夫的航空客机DC-29运载着28名乘客及机组人员从哥本哈根出发飞往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当飞到距地33,000英尺的高空时,克罗地亚分裂分子引爆了安置在飞机仓库的炸弹,飞机顿时爆炸坠毁。

然而,就在这场爆炸中,坐在机尾的22岁空姐维斯娜(Vesna Vulovi)竟然存活了下来!

后来得知,本来不应该是她在这架飞机上,而应该是另一位与她同名的人,这次爆炸让她颅骨断裂,两条腿被废,三根椎骨断裂其中一根被粉碎,而且还造成她腰部以下瘫痪。她在医院度过了数月,之后手术让她重新可以走动。当世界吉利斯记录邀请她与保罗.麦卡特尼参加在伦敦的典礼之后,她变成了名人,她被列为在没有降落伞的情况下从高空下落时间最长但存活下来的人。现在维斯娜已经是塞尔维亚的民族英雄。

弗伦斯.塞拉克︰从一次出轨列车、一架无门飞机、一次汽车撞击事故、一辆冲向火堆的汽车、另外两次汽车事故中逃脱,最后他又抽中百万美元彩票。

不知该说他是好运常伴身边呢?还是坏运缠身。弗伦斯.塞拉克(Frane Selak)是一名克罗地亚音乐教师。他由于经历了众多致命事故但最终存活下来而闻名于世。第一次与死亡擦肩是在1962年1月,当时他在开往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的列车上,突然列车出轨滑进了一条冰河,17名乘客死亡,而他只是一只手臂骨折,伴有轻微的擦伤。

一年之后,他又在一架从萨格勒布飞往里耶卡的飞机上,突然飞机的门被风吹掉,他也被甩出飞机,这次事故造成19人死亡,而他却很幸运地掉落在一个干草堆上,数天之后他在医院中醒过来,只是轻伤。

第三次是在1966年,当时他在一辆汽车上,结果汽车坠毁到一条河里,4人死亡,而他又安然无恙的逃脱。1970年,塞拉克一个人在路上开车,突然他的车子起火了,他很幸运的在油箱爆炸之前逃离了车子,而3年之后,他的另一辆车子又起火了,只不过这次火焰通过通风口烧掉了他的头发。

1995年他在萨格勒布被一辆汽车撞到,结果只是轻伤,紧接着下一年,当他在一个环山公路上行驶时,为了躲避迎面开来一辆货车,他开车冲破护栏,结果他掉在一棵树上眼见着自己的车子坠落到300英尺下的山谷爆炸。

而在2003年,令人惊奇的转机出现了,他赢得了价值百万的克罗地亚彩票,他成了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阿纳托里.邦格里斯基︰被质子光束穿透脑袋的人

1978年7月13日,作为高能物理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阿纳托里.邦格里斯基(Anatoli Petrovich Bugorski)在为苏联最大的粒子加速器同步U-70检查故障时发生事故,当他探身查看设备时,正在运行的质子束穿过他的头部,据他描述,当时他看到一道闪光「比1,000个太阳都还要亮」,但是没有任何疼痛感,质子束在穿越其头骨时发射了200,000拉德的辐射量,当质子束在他头颅内反射后大约积累到300,000拉德的辐射量,而一般情况下,只要500-600拉德的辐射量就足以杀死一个人。

但最后的结果是,邦格里斯基的脸开始膨胀,随后开始死皮脱落。他被送到医院好让医生观察他的死亡。但是他却没有死,甚至最后还完成了他的博士学位。这次事故没有损害他的知识能力,但是增加了他的精神负担,他的左耳完全失去了听觉,他的脑袋里总是存有连绵不断的噪音。由于神经系统被损,他的左脸被冻结,功能完整但不再有年龄改变,另外他还偶尔出现癫痫发作。

罗伊.沙利文︰被闪电集中7次

罗伊.沙利文(Roy Cleveland Sullivan)是维吉尼亚的一名森林护林员,他可能是最能吸引闪电的人了,因为他被闪电击中了7次但仍然存活。他的7次被击经历让他进入了世界吉尼斯记录。

1942年,第一次雷电击中他的腿将他的大趾甲击落。

1969年,第二次雷电烧毁了他的眉毛,他昏迷倒地。

1970年,第三次雷电将他左肩烧焦。

1972年,第四次雷电烧着了他的头发。

1973年,第五次雷电透过他的帽子又将他的头发点着了。

1976年,第六次雷电伤到了他的脚踝。

1977年,第七次雷电将他送进了医院,他的胸部和腹部被烧伤。

杜鲁门.邓肯︰被列车切成两半

杜鲁门.邓肯(Truman Duncan)是一名铁路转辙员,一次他掉到一辆行驶的列车前面,结果他被辗成两节,尽管当时他已经断了2条腿,丢掉了一个肾,他还用自己的手机呼叫了救护人员,在45分钟的等待之后,他经历了23个手术并存活下来。

罗伯特.埃文斯︰被汽车撞,接着被火车撞

很奇怪,一个人在同一个晚上被汽车撞了之后又被火车撞,被送两次救护车。2008年9月,46岁的无家可归的男子罗伯特.埃文斯(Robert Evans)被一辆汽车撞到,当他从医院回到他自己的营地时,他又在一条狭窄的铁路桥梁上被火车撞到,两次事故相差还不到7个小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