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儿子的今生前世(图)
 
2014年3月31日发表
 


你我有缘,今日幸会。

【人民报消息】轮回转世,有人一听到就会不假思索的批评说这是迷信。其实轮回转世是真实存在的,我就能够清楚看到我的前世,以及我跟母亲、跟自己儿子的前世缘份。

那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初,也就是中共窃取政权不久,我生活在丹东靠朝鲜边境的山村里,是一个脑子有些笨、单纯的发傻的农村妇女,经常受刁钻厉害的婆婆和丈夫的打骂和虐待,家里有点好吃的东西都不给我吃,全都他们自己吃了。一次我偷偷的捡了两个鸡蛋埋到做饭的灶坑下,想捂熟了再吃,却因为记性不好,过后给忘了,被掏灶灰的婆婆发现了,她气疯了,命丈夫往死里打我。过去的男人都听当妈的话,怕被说不孝,就真的发狠的追打我满院子里跑。

那一世丈夫有个十几岁的侄女,心地善良,我和她常在一起,有时一起上山放猪,她管我叫大妈,我们相处的很亲密。后来我生了个男孩,正赶上中共派兵到朝鲜跟美国对战,边境的村子里常听到炮火连天,老百姓经常提心吊胆的躲避炮火,我为此常照顾不上孩子,后来孩子不满周岁就死去了,几乎就是饿死的。几年后我又生了个女儿,后来到了60年代,我在生活的艰辛磨难中去世了。

我的那个对我很好的侄女后来嫁到了城里,60年代中期她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我,我前世死后不久就转生来做了她的大女儿,她成了我今世的母亲,今生再续前缘。

我小时候曾听过我母亲提起过她死去的奶奶(即我上一世的婆婆),每一次我一听到老婆婆,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发自内心的厌恨,因她曾虐待过我。

当我把看到的前世的一幕幕讲给母亲听的时候,母亲很震动,因为她从来也没有给我讲过她和大妈(即我的前世)的故事,而我却知道的那么清晰,连那世老婆婆的外表打扮都说的那么清楚。

还有个有趣的事,在前一世中,我曾在过失中用热粥将我侄女的脚烫伤过;而这一世中,我的母亲在我小时候也曾在过失中用热粥将我的脚烫伤过,真是一报还一报。

我这一世还带着上一世的特点,就是小时候上学时脑子挺笨,但为人却特别的单纯质朴。



辗转轮回,历经坎坷,此生万幸再续前缘。

再说说我的儿子。我前世那个饿死的孩子后来转生到了台湾,在他读大学的时候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当我今生结婚生子的时候,他又转生成了我的儿子。儿子3、4岁刚会说话的时候,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经常对我和我母亲念叨说他要去台湾,而我们从未对他说过台湾这个地名。他说那里有他的老师和同学。我们就问他: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就说被汽车撞死了,后来就来到了这里。我们那时听了还觉得有点害怕。

在儿子小时候,他一顿饭不吃我就心神不安,就怕他饿着,对他吃饭的事看的牢牢的。因为我曾在前世没照顾好他,将幼小的他饿死过,心灵深处一直对此感到非常歉意。此生我们辗转轮回,历经坎坷,母子再续前缘。 △
 
分享:
 
人气:84,79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