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城 漏掉了另一大元凶
 
2012-6-5
 
【人民报消息】作者李天笑6月4日发表文章道,今天是中共“六·四”屠杀23周年。多年来,江泽民一直被认为是“六·四”的最大受益者。江在“六·四”后正式发迹,成为集党政军三权为一身的独裁寡头。这作为事实没有错。但如果仅停止在这层认识,似乎江是阴差阳错得到了这块馅饼,捡了个便宜。

文章道,中国有句话:“无功不受禄”。如果江只是一般参与了“六·四”,江怎么会被中共元老看重和确立为新任党魁呢?可以大胆地假定,江一定是在“六·四”镇压中立下最大功劳。邓等中共元老是按功行赏的。

一般认为,江整肃《世界经济导报》开了镇压的先河,同时江曾从上海写密信给邓,赢得了邓等中共元老的好感。确实,江封杀《导报》使元老们看到了江的坚强党性和先行举动;江在密信中借对“六·四”前“亡党亡国 ”形势的分析和采取“果断措施”的对策对怂恿邓小平下令屠城起到非常关键的启发作用。但江能通过元老们的考验,真正成为总书记,还不止《导报》事件和密信。

真正的关键在于江帮助邓完成了一个极端重要的政治任务,使得“六·四”屠杀得以实现。当时颁布的戒严令(由此产生“六·四”镇压)按照中国82年宪法完全是违法行为。宪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才能行使“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的职权。宪法第八十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只有根据全国人大决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才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发布动员令。宪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国务院只能依照法律规定才能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部份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因此,无论谁在没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之前,都无权宣布戒严。

而当时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开会讨论北京戒严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在加拿大访问的人大委员长万里回京主持人大会议,非常可能通过人大废止戒严令,并宣布国务院所为非法,从而阻止以后“六·四”屠杀的发生。

邓要求江做的就是搬除“六·四”屠杀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障碍:把万里截持在上海。邓暗示这是中央对江的一次考验,如果江出色完成这个任务,则此事很可能成为江的政治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江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结果江成功的完成了“六·四”屠杀的最后工作,使“六·四”屠杀成为现实。就此一“ 功劳”的重要性而言,江理所当然成为“六·四”首要元凶。这才是江成为三位一体领导人的真正内幕!

文章道,邓小平为了防止“六·四”罪行不被清算,指定江为接班人。江为了镇压法轮功罪行不被清算,处心积虑地在17大常委中安插周永康等人,又千方百计安排薄熙来接周的班,目的都是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保证自己不被清算,由此形成了江系血债派,以及引发出目前正在发生的中共高层连环地震。

“六·四”罪行之所以23年来得不到清算,其主要原因就在曾经权势如日中天的江泽民和江安插在常委会的人马。江2002年退下来时留下的规定中就包括不准重新评价“六·四”。因此,江不但是“六·四”屠城的元凶,也是阻止重新评价“六·四”的元凶。

从这点上看不难理解,当江奄奄一息、江系在胡、温、习清剿整肃下分崩离析大势已去时,中共内部出现了目前对“六·四”评价的松动。

江在“六·四”后掌握党、政、军三权,这在中共建国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江一人跨越性成为“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两个重大血案的元凶,这也是史无前例的。因此,江的可怕下场也将是史无前例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