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周已完成了关键一步
 
李天笑
 
2012年5月17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周永康倒没倒是个大事。如果周真的倒了,说明江系血债派即将全面遭到清算,中国局势将发生剧变。英国《金融时报》13日说,根据至少三名中共高层人士以及外交人员透露,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已将权力全面移交给公安部长孟建柱,主要原因是周在薄熙来下台后仍然为其游说。《金融时报》的意思是,周已大 权旁落,但可能还会现身,给其留点面子。

《金融时报》的说法是否靠谱,可信度有多大?两天之后,5月15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周6天前即5月9日在中国政法大学的讲话,似乎周还在活动。当然,这种炒旧闻的方法并不足于证明周现在没有失势。有趣的是,接着中新网又报导,周永康5月13日在新疆巴音郭楞州出席“疆电外送”工程的开工仪式,并配有图片。但仔细分析,这恰恰证明周已被剥离了政法委工作,因为新疆电力根本不是周该管的事。其实 中共媒体一直在报导周会见一些不相干、职务上不匹配的政客的消息。也就是说,只要周没现身抓“维稳”,媒体越炒就越证明《金融时报》的说法没错,这些报导 无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金融时报》的说法也可以从政治局势的背景上得到印证。首先,用低级别的过渡人物孟建柱接替周符合胡温打击对手后,处理残局的一贯做法。胡温善于用级别较低的、有江系印记的人替代原主要对手, 减缓冲击力,如用张德江取代薄熙来、让韩正在陈良宇下台后留任上海市市长职务等。其次,低级别的孟接周的政法委大权符合胡温降低政法委作用的目的。

如果《金融时报》的说法属实,这就揭示出至少六点:第一,胡温确实已在动手拿周了,而且已经完成了关键的一步,这就是剥夺了周的权力。从中共的组织原则看,在没有正式退休前移交权力是极不正常的,而且把一个常委管的政法委书记工作移交给一个中央委员管,更是匪夷所思。孟建柱虽是周点将选拔起来的公安部长,也是江泽民在上海当政时的“同事”(孟曾任上海副市长、副书记),但周江真正属意的接班人是薄,孟只是摆出的一种过渡形式,当然这也也与孟与周闹翻有关。孟与另外中共公检法二巨头高等法院院长王胜俊、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三人先后提交过辞职信。可见,孟早与周不合,且薄倒台后又传出孟倒向胡的消息,孟对周而言绝对是个危险人物,而且孟的党内地位较低(只是中央委员),周不会主动把一个常委管的政法委工作移交给孟。如果周真的把政法委工作移交给孟,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周迫于胡温主导的中共高层的决定,而无奈地这么做。

第二,《金融时报》说,周失权的主要原因是与薄案有关,这就是说,胡温确实在按把周薄捆绑起来打的思路走。薄下台后,如何对其定罪存在不同说法,即,是按刑责或贪腐,还是按周薄谋反来定罪?现在明了了:周与薄难脱干系。

第三,外界对胡温迟迟没有公开拿下周,一开始难以理解。既然要动周,为什么不来个痛快的,公开逮捕周永康岂不干脆利落? 《金融时报》说,这么做对一些高官非常危险,因为周作为政法委书记掌握了很多官员多年来的阴暗秘密。当时,外界认为胡温可能是对公开拿周对中共政权的冲击有所顾忌。但《金融时报》没有提及这一点,反倒是说中共官员的整体腐败阻碍了胡温手脚。这正好说明了中共体制普遍腐败的不可救药和解体中共的必要性。

第四,胡温必须对周下手,是因为周领导的政法委不论是从薄王案件,还是陈光诚事件,都给中共形象出了丑,捅出大纰漏,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所以,政法委的权力必须限制。也就是,政法委无所不在的权力已经危机中共统治,加剧了中共危机,就是从共产党安危角度讲,也必须处理周。

第五,周的政法委统治还危及到中共高层包括胡温习等所有常委的安危,如周薄对习近平搞阴谋,在薄倒台后搞政变、周与薄对常委搞窃听等。

第六,达到在真正逮捕周永康时不至于引起太大震动。这次让周还能现身,并不是对周的让步,而是让周的罪行在党内外逐渐知晓,如让周在政治局常委对自己为薄熙来辩护一事道歉,把这一消息让外媒放出去,同时周将无权选择自己的接班人。这都是策略。

因此,这次胡温对周动手,使周大权旁落,意味着真正的收尾大戏已开场。这并不是温水煮青蛙(青蛙本身感觉挺舒服),而是对周和江系施加强大压力,周和江系完全感觉的到大祸将至。曾庆红惊慌失措,被迫出面,亲自支撑,就充分说明这一点。

 
分享:
 
人气:23,22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