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 司马南 韩寒一席谈
 
夏小强
 
2012-1-28
 
【人民报消息】2012年伊始,在大陆知名度很高的几位名人身上发生的戏剧性事件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不仅引起网络围观,同时也带给人们愤怒、欢乐和思考。他们是孔庆东、司马南和韩寒。

自称孔子后裔的北大教授孔庆东,1月19日在一档视频节目中,就一位内地儿童在香港地铁内吃东西,香港乘客用粤语批评,后引发香港乘客与儿童的母亲争执一事,连骂五次“香港人是狗”,引发强烈反弹,香港市民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不满。包括香港特首的候选人唐英年亦对此表达不满。1月22日除夕下午,一百多名港人到中联办门前抗议,要求孔庆东向港人道歉、北大开除孔庆东等。

2012年1月20日,反美斗士司马南发微博说:“美国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剥削世界各国……类似一个巨大的肿瘤,世界各地人民都质疑美国……”然后,他登上了飞往美国华盛顿的飞机准备和生活在那里的亲人欢度过年,不料在美国华盛顿国际机场被滚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突然卡住头颈,当场昏迷被送急救。他在随后发布的微博中表示:“在国内反美是自己的工作,对于自己妻子儿女目前在美国生活,并不影响自己的工作,此次到美国是自己工作外的生活,希望网民区分开工作和生活…”。此消息引发网络围观,网民几乎一面倒地幸灾乐祸和叫好,成为2012年除夕前的笑谈,网民称“给人民带来欢乐”。

作家和赛车手韩寒在2011年底发表了著名的谈民主等三篇文章后,近日被网络人士麦田发文质疑其背后有操作团队及文章有人代写,在韩寒做出回应后,引发网络专业打假人士的打假活动,韩寒早年成名的文章及小说是其父韩仁均代写的证据和疑点越来越多的被网友们挖掘出来,韩寒方面无力和慌乱的回应以及种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和记录,使得如今争论的焦点已经不仅仅是韩寒文章是否代写的问题,韩寒及其父亲的人品诚信等越来越受到公众质疑,韩寒的成功“传奇”走向终结,完美形象不复存在。

这三位名人,有着不同职业、年龄、知名度和粉丝人群,尤其是韩寒,在年龄、影响力、形象等方面和孔庆东、司马南相差更大;之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来谈,是因为在这几场看似闹剧的事件背后,却有着殊途同归的共同点。

一是这三个人都在走背运。

孔庆东发出辱骂港人的言论后,在港人抗议的压力下,1月21日,孔庆东拒不承认说过“香港人是狗”,而是表达“部分港人是狗”;1月23日,孔庆东又发表大篇幅博文,他风向再转,发博文大赞港人。孔庆东发表极端言论,可能是当局授意,也可能是他主动献媚当局,但是如果事情结果给当局带来麻烦,给当局“维稳”带来不利影响时,孔庆东很有可能被抛出成为“整肃对像”。人们姑且观之。

司马南美国“夹脖”事件发生后,有网友说:在美国的多个机场的电梯上都观察了,要想在那样的地方把头伸进去实在是一个十分困难的技术活儿,从这一点来说,司马南可以说是“背”到家了。

至于韩寒遭到质疑走背运上文已有描述,这里不再赘叙。

第二个共同点就是,这三人都在为当局背书,关键时刻共赴党难。孔庆东和司马南大家都比较熟悉,为当局呐喊发声就是他们的专职工作和使命,利用政治投机获得名利是这两人的不懈追求。韩寒在年底发出三篇关于民主、革命、自由的文章,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而为之,都起到了为当局站台,在舆论上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背书的效果。

为什么这三个人会有上述的共同点呢?

2012年是一个万众瞩目和敏感的年份,一方面由于流传多年的终极预言的日期即将到来,国际化的民主浪潮席卷全球,逼近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专制政权——中共政权;另一方面,在中国国内,中共统治当局面临着政治、经济、社会等诸多方面无法解决的死结,社会危机到达全面爆发的临界点,中共政权解体在即。在这种困境下,中共政权为了维稳保命,会动用一切它手中掌控的社会资源来做延长其寿命的事情。

舆论宣传是中共维持统治和稳定的一条生命线,有影响力的知名公众人物更是中共掌控的重点。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在中共的危机时刻,总会有这样的人跳出来表演。司马南、孔庆东是党的人,为党摇旗呐喊,人们没什么奇怪;而韩寒在此时的表态,初看似乎有些意外,但是细究之下,实在也在情理之中,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对于韩寒,看着他在网上貌似委屈和无奈无力地辩解,不仅为他感到有些悲哀,韩寒声称他自己把名誉看得十分重要,因此辩解自己没有造假,力图挽回正在逝去的美好形象。其实,韩寒造假与否不是重点,与其努力辩解,不如跳出事外,静心思考一下是什么原因造成自己开始走背运。如果找到了原因,现在补救还来得及:保持自己的良知善念,和大多数苦难中的中国民众站在一起,放弃为专制政权背书,恶运即可远离,那才是真正地保住了“名誉”。

对于孔庆东,孔庆东曾经有才有识,直到现在还有评论认为他大智若愚,是个聪明人,他的表现只是为了炒作获得关注。此话虽有一定道理,但是,世事难料,政治投机看似聪明,只是他选择错了对象,选择一个即将被世界和历史淘汰的专制政权来做靠山,实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仅自己出丑,而且自身难保。

对于司马南,我不认为司马南的“夹脖”事件是对他本人的警告,对于鬼迷心窍的司马南来说,他已经不需要什么警告了。他没有在事件中一命呜呼的原因仅仅在于,让那些还在被迫为中共政权站台但尚存一丝良知的人们,看到司马南的遭遇,能够警醒,可以悬崖勒马,停止作恶,保住自己一命。“夹脖”寓示着“断头”。

最后把杜月笙的一段话送给还在台上表演的人们:不是政府人士,永远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为吹鼓手在政府眼里永远只值一个夜壶铜钿,尿急了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将夜壶放到最角落地方;你吹得越起劲,不仅公众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没有好下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