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为什么骂“港人是狗”?
 
唐子
 
2012-1-28
 
【人民报消息】北大教授孔庆东指“港人是狗”等言论,引起港人的强烈愤怒,有撰文谴责的,有到中联办抗议的,都要求孔庆东道歉。孔教授骂人早已成第二职业,而今还在骂港人。例如孔庆东改口说“部份港人是狗”。须要探究的是他为什么这样?

从最浅的层面看,孔庆东骂“港人”有辱教授的斯文,是素质修养差,做了有失身份的事。换句话说,孔庆东缺教养,控制不住情绪,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深入一层看这事,问题转换为:孔教授为何像个粗野顽劣的乡村孩子,不像教授?

孔庆东骂人(不止骂港人)时没想要顾忌教授身份,只图口舌之利、之乐。也就是说,孔庆东说话和写文章的时候,只想的是“打仗”,从没把自己当秀才,完全把自己摆放到了以笔做投枪的“兵”,连“将军”都不想当,只想“杀人”。

从第三层面看,孔庆东骂人的“战士杀人”心态跟“人生处处是战场”的认知相联系。当今大陆流行“人生如战场”的思维,这是“商场如战场”、“情场如战场”、“官场如战场”等“硝烟人生观”的归纳概括。孔教授被这些观念俘虏了。

继续深入,以笔为投枪的始祖是鲁迅,也爱喻人为“狗”,诸如“落水狗”、“乏走狗”之类,却不会像孔庆东这样把全香港的人都说成狗,还知道搞统一战线。这说明谩骂话语江河日下,到孔庆东这里连文痞的“文人”外衣也懒得穿了。

这样我们的分析就到了第五个层面,孔庆东骂港人是匪气毕露,犹如中共红军(盗匪)、八路军(八爷)、新四军(四叔)中忠于党的战士转世再成人身做了教授,其DNA里就没有将军因子,遗传的就是当年当匪兵开口骂人是狗的传统。

匪兵转世成了教授,成了新世纪的没有“文化大革命旗帜”的红卫兵,以孔子后裔自居,公然反其祖先文质彬彬的君子儒传统,这可谓上苍借孔庆东的言行告诉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红天,其DNA遗传的是德俄反华非礼的马列邪气。这就从更深的层面看到了中共洗脑改造中国人,诛杀中国心而毁人到底的歹毒。

人有何价值?草中万花,牡丹为贵。地上万物,以人为贵。《黄帝内经》说:“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礼记.礼运》说:“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也就是说,茫茫太空,神为天主;四方地上,人身最贵。人是万物之灵。为什么?

当今世界存在的文化,唯有中国文化最悠久。从能量守恒和转换定律看,犹太人、阿拉伯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美国人的文化,都不过是中国神道、神传文化的在不同时空的形式转换,原来在中华黄土地上没有充分展开的思想,比如商朝所信奉之“上帝”、战国墨子所传扬“兼爱”,转换到犹太部族、基督教徒中,以新的形式发扬光大、成型成熟。所以今人对世界各族、各地要一视同仁。人跟人形貌不同、思维不同、观感不同,分歧难免,不同就骂为异类,实乃歧视。

人之所以为人,依照中国道家文化的视角是:“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所以古人才有“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见《尚书.泰誓上》)。中国文化论人,由道而德、仁、义、礼、智(理、法),人不可反道德、反仁义、反礼智及理法。礼与智,是人之为人最后的底线。儒家礼教说“人非礼,为衣冠禽兽”。西方哲人说:“人是理性的动物”或“人是政治的动物”。孔庆东不这样看。

孔庆东看人,说白了,就是中共爬在他身上看人:我不喜欢你,你就是狗。细究中共信奉的马列主义,公有制、私有制、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人民群众,诸如此类的观点都可以今天视为决定因素,明天改变,但“斗争”意识永远不变。

这种“斗争”意识的核心是:你不趴在我面前,你就是我的敌人,我就要伺机会“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这之前,我先就要在语言上占你上风,骂你是狗。孔庆东侮辱港人,实际就是中共视中国人为狗。

这样透析后可知,中共之所以拒绝宪政,骨子里是它没把我们当人。因为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人,根本就不是人,根本就在把中国人当狗。中国人要唾弃它。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