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難澳洲礦業大亨背後的故事
 
周曉輝
 
2010-6-25
 
【人民報消息】喀麥隆當地時間6月19日,一架滿載澳大利亞鐵礦石供應商森丹斯資源公司(Sundance Resources)全體董事會成員的CASAC-212雙渦輪螺旋槳式飛機,在飛往喀麥隆東部的姆巴拉姆途中墜毀,機上所有人員全部遇難。令世人震驚的是,遇難人員中不僅包括該公司的主席傑奧夫-威德魯克、首席執行官唐-裏維斯、公司董事喬-克里格里吉等高級主管,還有公司非常務董事、澳洲礦業大亨肯-塔爾博特(Ken Talbott)。據悉,肯-塔爾博特任總裁的塔爾博特集團是森丹斯資源公司的主要股東。

肯-塔爾博特是澳大利亞最為富有的人之一。他原是一名卡車司機的兒子,從經營酒吧開始白手起家,1995年他創立了麥克阿瑟煤礦公司,並在此後的十年間挖掘了昆士蘭地區的Coppabella 和Moorvale兩座礦山,從此踏上了富豪之路。之所以命名“麥克阿瑟煤礦公司”是源於他對二戰時期美國麥克阿瑟將軍那句“我將會回來”名言的喜愛。

之後塔爾博特又創立了塔爾博特集團,該集團在14家國際化的公司內占有股份,並擁有多家礦山。據澳洲財經雜誌《BRW》的最新一期首富榜估計,塔爾博特身家約為9.65億澳元(約合58億元人民幣),在澳洲富豪榜上排名第21位。

塔爾博特曾說過,自己所了解的惟有礦業,“如果我不為此工作,我會感到生活十分無趣。”而他的此次喀麥隆之行,目的正是考察公司擬在姆巴拉姆開採的鐵礦項目,這是他的又一次“大手筆投資”,該項目將於2012年正式投產。

儘管塔爾博特擁有兩架私人飛機,但因其私人座機無法在採礦小鎮揚加杜的簡易機場降落,因此全體董事不得不共乘一架喀麥隆當地飛機。森丹斯資源公司前任董事長瓊斯表示,“公司全體董事搭乘同一架飛機並不尋常,這事實上違反了公司規定,而原因顯然在於,他們只能共乘一架飛機。”

不過,不知他們是否知曉,他們所乘坐的這架飛機所在的航空公司早已因安全原因被列在了歐盟的“黑名單”中,被全面禁飛。有報導顯示,從1971年起,CASAC-212雙渦輪螺旋槳式飛機在全世界共造成超過500次的死亡事故。也就是說,塔爾博特等人在踏上這班飛機開始,就開始了與死神的博弈。顯而易見,死神再一次贏了。

塔爾博特之死讓他的家人、同事、朋友悲傷不已,因為在他們眼中,他是一個充滿了愛心的父親和丈夫,是一個慷慨大方的同事、老板。而讓很多人都不曾想到的是,塔爾博特之死亦驚動中共當局,因為他正是將中資引入澳洲礦業的先鋒,早在1997年,他就將中資引入了自己的公司;此外,由於塔爾博特在昆士蘭地區礦產行業扮演著主導角色,因此他在將中資引進澳洲礦業間發揮著不可小覷的作用。不過,很多背後的故事迄今仍不為人所知。

塔爾博特與北京有密切的合作關係。為了控制世界礦產資源,中共當局早就制定了通過大型國有企業進軍海外市場的計劃,塔爾博特的麥克阿瑟煤礦公司就是其在澳洲的重要合作夥伴。

2005年7月28日,麥克阿瑟煤礦公司宣布,公司已經與中國華能集團達成了協議,出售公司在蒙托動力煤礦51%的收益給華能,總售價為2千9百多萬澳元。華能集團是中國最大的能源集團,隸屬於中共政府。

2007年7月,中國國際信托投資集團下屬的中信資源控股有限公司以現金6.89億港元,收購了麥克阿瑟煤礦公司8.37%的股份。

2008年,中信集團再次斥資9,973 萬澳元增持上市公司麥克阿瑟煤礦公司股權至20.39%,中信也因此成為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而此後的2009年12月23日,麥克阿瑟公司即以 6.685億澳元(40億人民幣)的價格控股澳大利亞煤炭公司Gloucester Coal(GCL.AU)。來自中國的資本開始滲透進澳大利亞的能源領域。

就在塔爾博特前往喀麥隆前,他正面臨著兩大問題。其一是麥克阿瑟煤礦公司的出售問題,其二是被指控向前昆州政府廳長喬丹.納托行賄。

海外媒體報導稱,不久前,美國Peabody能源公司、澳新希望集團和瑞士礦業巨頭Xstrata三家對麥克阿瑟煤礦公司展開了競購。如今,麥克阿瑟煤礦公司業已拒絕了美國和澳洲兩家公司的報價,原因是作為該公司目前最大的兩個股東中國中信集團和阿塞洛米塔爾鋼鐵集團都對報價表示不滿,中信集團認為報價與麥克阿瑟公司的價值存在“較大差距”。但似乎與Xstrata的談判仍在繼續,不過有消息稱,中信集團希望仍繼續保留自己的股份。顯然,沒有中信的同意,任何公司要取得競購成功都是不容易的。而花旗銀行的報告透露,中信集團也可能提出收購請求。而塔爾博特的意外身亡,不知會在何種程度上影響這場競購,我們尚無法得知。

此外,塔爾博特原本還將於今年8月在澳大利亞出庭接受問訊,因為他被指控向前昆州政府廳長喬丹.納托行賄多達35次,數額為300萬澳元。納托日前已經被定受賄罪,並被判刑。據稱,塔爾博特原本要在法庭上對上述指控予以否認。如今,這場問訊因為缺少了主角,已經是不會再進行了,而內幕也大概永遠不會為人所知了。

在塔爾博特意外身亡後,我們似乎聽見了中南海深深的嘆息聲,不是為生命本身的飄逝而嘆息,而是因為它在澳洲也許再也找不到這樣有影響力且對自己幫助不小的合作夥伴了。而塔爾博特之死,對其集團、集團控股下的公司乃至澳洲礦業也都將產生不小的影響。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