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折騰夠了 又來折騰死的(多圖)
 
黃天辰
 
2010-2-2
 

蘇州市區火車票代售處外焊個鐵籠子,買票者排了10個多小時隊,
累了想蹲下休息一會兒都難,挨餓不說,大小便都得忍著!

【人民報消息】小胡提倡不折騰,誰知國內越折騰越大發。

有報導說1月27日,蘇州市區火車票代售處門外,一個長長的鐵籠內擠著眾多排隊買票的人。鐵籠由鐵管焊接在人行道上,高約2米,寬0.5米左右,若代售處防盜門不打開,購票人就沒有出路,想從籠內退出很困難。“太壓抑了,快放我出去!”“我討厭這個鐵籠子,像是坐牢一樣。”

火車票代售處為何設置鐵籠子?售票處稱,為購票旅客的安全考慮,可防止有人摔倒或亂插隊。對此,不少購票人表示理解,但感覺很不自在。“可是,為了回家,我們還得忍著。”有人為了能買張票趕回家過年,凌晨3點就過來排隊了,排了10個多小時隊,累了想蹲下休息一會都難,挨餓不說,大小便都得忍著,生怕爬出去了,回來別人不給插隊了。

有市民說:“讓人擠在籠子裏排隊買票,還是在鬧市區的路邊,很不雅觀。他們是人,不是動物園的動物。”此事被媒體披露後,該站領導表示:“今晚等排隊結束後,連夜予以拆除。”

中共活人折騰夠了,就來折騰死人。

據《泰晤士報》報導,去年底上海迪士尼樂園按計劃開始圈地時,因需掘祖墳在上海南部遭到鄉民抵制,涉及的1千戶人家只有50戶同意搬遷,數百鄉民對此進行抵制。一位60歲趙姓老人道出大家的心聲,令他不安的是比金錢和搬家更為重要的東西:“他們一個多月前告訴我們,要挖掘我們祖先的骨頭,這真的很難,因為我們的祖先在此安息已久,這樣擾亂他們太殘酷了。”

負責這項任務的三名當地官員之一悲嘆道:“這(遷祖墳)比說服他們搬家更難。住房只不過等同於金錢,而擾亂祖先將會造成世世代代的禍害。”

2009年的最後一天,廣東省懷集縣詩洞鎮龍鳳村發生流血衝突事件。當地政府派出數百名武警鎮壓村民,公安向天鳴槍、施放催淚彈等,武警見人就打,打傷村民二十多人,重傷3人,當地官員還揚言“誰再去上告就抓人”。

該村植姓村民說:“政府要挖村民墳墓,村民就去問清楚,還沒開口,政府部門的人和公安就開始打人,來了三、四百人,三十多輛警車,用辣椒水、煙霧彈、電棍等,不論男女老少,見人就打,六、七十歲的人都被打,用那個槍噴出去的東西,那些村民就會暈,一暈倒就被猛打,都沒有人情。”

導致此次流血衝突的主要原因是:詩洞鎮政府對該鎮幾十條村已下葬的先人,進行挖掘火化。當地政府沒有出示相關文件,也沒有跟村民溝通,就強制執行。當天周圍幾條村的村民集體要求官員解釋清楚,才允許他們挖掘。沒想到,村民還沒開口就遭到武警襲擊。


山東菏澤市商務局長胡欽昌:“沒得商量!
太平間我包了。”
近日,一個更令人瞠目的消息來自山東菏澤。市惠慈醫院居然出現了一個“太平間霸”——菏澤市商務局長胡欽昌。

胡欽昌去世的老爹與另一位逝去的王老太太共同停放在一間太平間內。結果局長大人楞是叫人連夜砌起一道墻,將他爹與王老太太隔開,並將王老太太封在太平間裏面。到了王老太太發送之日,家屬去醫院接王老太太屍體火化,局長大人死活不同意,並說出了一句:“沒得商量!太平間我包了,等我爹出殯以後他們再說。”

王家家屬苦苦哀求,說要給局長大人跪下,也沒有同意。不僅如此,局長手下還對王老太太的家屬大打出手,把王老太七十三歲的弟弟打得骨折入了院。醫院院長來求情都不行。無奈,只好請十多名警察強行拆除那堵牆,才將王老太太的屍體從太平間給搶出來了。


王老太太的屍體從太平間給搶了出來!
這種霸法,實數罕見。讓人納悶的是,這一個個的黨官咋都那麼不正常。從“你們算個屁!”的深圳林嘉祥書記,到“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的鄭州規劃局副局長逯軍;從“縱做鬼也幸福”的山東作協副主席王兆山,再到如今菏澤商務局長胡欽昌的“沒得商量!太平間我包了。”

太平間都讓黨官給包下來了,中共的命運如何,可想而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