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张林:决不趴在地上苟活(图)
 
2009-8-13
 

安徽著名作家、民主人士张林先生。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萧厢综合报导)张林先生被各界认为是一位正直仁义的良心作家,德才兼备的人权勇士,一直以来倍受公众和朋友们的敬重与赞誉。他一向关心民间疾苦,敢于直接揭露中共黑恶势力的罪行,勇猛的抨击中闪烁着理性智慧之光,深邃的思想中展现着善良本性的力量。

由美国博大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悲怆的灵魂》,字里行间浸透着张林先生的心血,全书真实地记录了张林先生从事民主事业的悲怆历程。

张林79年进入清华大学读书,参加校园民主运动。86年,他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从事民运活动,宣传自由民主进步的思想,多次被中共当局关押。 89年6月,由于组织领导皖北民主运动,在皖北地区发表大量的民主演讲,被中共当局判刑2年。94年5月:因在北京参与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及其它民运活动,被送回安徽劳动教养3年。

97年9月,张林服刑期满后,获得签证赴美。98年10月,张林又毅然放弃在美国宽松安逸的环境,闯关回国从事他个人信念中的民主维权事业,结果在返回大陆的第2天就被警方逮捕,劳动教养3年。

2005年初,因在网上发表《九评共产党读后感》、《伟大语言的力量──论九评》等文章,张林被中共绑架,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自张林入狱后,海内外各界人士声援张林的浪潮持续不断,张林曾荣获2005年“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活动特奖、2008年中国自由文化──人权奖等奖项。

张林2005年初被绑架后曾被关押于蚌埠看守所,在那里遭受了非人虐待,从肉体到精神都受到摧残。他每天被逼迫工作20小时,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开始,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才能休息。他还被剥夺了与家属通信的自由。

一次,张林被武警五花大绑,痛不欲生,手上、脖子上的勒痕两年后才消失。他说:“非常残酷、野蛮,像对待死刑犯一样,脖子勒得特别紧,头只能弯着。很多人都被捆得像粽子一样,惨叫声不绝。我一直没机会揭露,想要出狱后控告他们。”

自从蚌埠看守所转至安徽铜陵监狱后,狱方多次企图强迫张林写“认罪书”之类的东西,都被张林严词拒绝。他说:“我从来没写过。我哪来的罪?!我只有贡献。”

张林先生周三(8月12日)刑满出狱。他说:“入狱次数太多了,每次在狱中又都进行激烈的抵抗,所以身体损伤很大,每次都留下很多后遗症,牙齿和眼睛都不好,腰部和颈椎很疼,右腿打弯都不行,蹲着都很难受。内部很多器官的正常抵抗力都消失了,好像动不动就被病毒、细菌入侵。这次出来要好好看看病。”

在狱中不仅伙食很差,而且没有基本的医疗条件。张林说:“医疗状况非常差劲,每人每年才6块钱医疗费,一般就是给一点抗菌素和止疼片。到外面的医院看病很贵,而且一般都不让到外面看病。”

张林说,因在狱中绝食抗争而导致的身体疾患至今尚未恢复,身体因长期受病痛折磨而虚弱。他说:“今天回来后一直待在家里,连下楼的力气都没有。”


张林先生与妻子、女儿合影。
自2001年10月始,居住在安徽蚌埠的张林家人一直受到中共当局不停的迫害和骚扰、歧视。张林前后已坐了8年监牢。自张林入狱后,妻子方草在承受各方面巨大的压力下,对夫君相知相守,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真情相依。她在侍奉高堂、扶养幼女的同时,持之以恒的为丈夫奔走、呼吁、祷告,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才情。连小女儿在监狱看爸爸时,大声当面质问警察说:你们为什么要关押我爸爸?!

张林说:“我算是入狱次数很多的。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一次次走入监狱?值不值得?每次的答案都是:这是唯一的选择,只能如此,因为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感情,无法阻挡。见到荒谬的东西就要指出来,见到邪恶的东西就要去抵制反抗。我也知道会因此遭受迫害,但我只能这么做,我根本无法违背我的心而苟活。”

张林再三强调:“我已经站起来了,决不会再趴在地上苟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