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会不会付“躲猫猫”费二十五万元?
 
石竹
 
2009-2-25
 
【人民报消息】近日,网络爆红的“躲猫猫”事件进入高潮:据《春城晚报》,2月19日,为应对躲猫猫事件,云南省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开始组建一个网民调查团。调查团共 15人,其中相关部门工作人员4人,媒体代表3人,网民和社会各界代表8人。乘车前往昆明50公里外的晋宁县调查李荞明死亡真相未果。

《南方都市报》报导,22日凌晨,在天涯论坛上,开始有网友质疑调查团是宣传部门的托,整个事件是在作秀。网友开始启动人肉搜索。很快一些线索浮现在论坛上,调查团成员之一“风之末端”本名赵立,自我介绍为网站编辑。但有网友搜索到《昆明日报社2007年工会工作计划》,其中赵立为工会的宣传委员,计划中所登照片也与本人一致。……

成都商报2月21日报导“躲猫猫”事件。

“躲猫猫”事件最早源于2月13日《云南信息报》刊登的一起社会新闻事件,题为《玉溪男子盗林木被拘半月后死亡》。

晋宁县公安机关2月12日作出的“解释”是,当天李乔明受伤,是由于其与同监室的狱友在看守所天井里玩“躲猫猫”游戏时,遭到狱友踢打并且不小心撞到墙壁而导致死亡。

2月20日晚,死者李荞明的表叔陈本华说,家人都是农民,也不懂得事件的法律程序等,尸检结果也没有出来,家属曾想公安机关赔偿40万元,目前公安机关也没有表态。据悉,在索赔40万有难度的情况下,李家将索赔改为了25万元丧葬费“一次性了断”。

上面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躲猫猫”事件的背景,下面我们围绕中共邪党关于丧葬费会不会付谈一下,中共邪党其实非常爱钱,在疯狂的“大跃进”时期,人民饿死了四千多万,在毛贼东的授意下,周恩来这个画皮拿着搜刮百姓的钱参与国际黄金的炒卖,因为当时的国际黄金价格低,买入很合算,可是人民连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亲姐夫都饿死了啊!!!

再看看现在,中共邪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牟利,这个事有人装傻,其实中共邪党在国际压力和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已经从不承认到承认活体摘除的人体器官是从死刑犯身上摘的了,可是这几年所有的死刑犯的肾加到一起都没有活摘的总数多啊!而且查这个事很容易,只要追肾的来源,就能水落石出。只不过中共邪党赖着不让查而已。

中共邪党喝人民的血是不争的事实。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盖春林于2005年4月 17日被警察抓捕,三个星期后死于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家人要求验尸,结果发现盖春林食道往下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对此中共邪党兽医宣称盖春林自然死亡。盖春林遗体在抚顺殡仪馆存放59天。他的女儿到抚顺律师楼去请律师,律师都不敢接案。后由南口前镇政府王松接手,给了家属一万五千元钱,并说拿不拿钱也得火化,结果盖春林小舅子李接力处理,弟弟盖秋林签字,火化了盖春林遗体。

中共邪党只要您能想到的坏事,也包括您想不到的坏事它都会做,会不会付“躲猫猫”费二十五万元其实并不是人们最关心的。李乔明还有4天就将娶进门的未婚妻闻噩耗泣不成声,甚至几次因为过度悲伤而昏倒在地。她说,她不愿意回想与李乔明相处的每一天,因为那样会让她“撕心裂肺的疼”,她也不愿与警方谈民事赔偿问题,“只想为了找出他死的真正原因,让他死也要死得明白。”

李荞明未婚妻说的肺腑之言,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由于中共的消息封锁,我们无法确切知道在其统治期间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死,……《华盛顿邮报》则估计中共迫害死的人数达8千万之多。

除了致死之外,还有多少人被致残,多少人得了精神病,多少人被气死、吓死、郁郁而终,我们更不得而知。要知道,每一个人的死亡,对家庭成员来说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惨痛悲剧。”(摘自《九评共产党》之七)

金钱是无法抹去我们民族被中共邪党疯狂虐杀的事实与伤痛的,真心希望读者读懂了“躲猫猫”事件的真正内涵过后,能够静心阅读《九评共产党》,成为天灭中共中彻底抛弃共产邪灵的崭新的生命。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