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黑很幽默(图)
 
万里
 
2009-2-14
 
【人民报消息】2009年1月22日,潜逃加拿大的中国远华走私案涉嫌主犯赖昌星获得加拿大移民部工作许可。这下,又让中共当局面子上挂不住了,盖因早在2006年,中国国内媒体上就开始一片欢呼:老赖跑不掉了,最多年底就要被送回来云云。但过了两年多都没有如愿。没料到2009年新年刚过不久,赖老板一身西装革履出现在公众视线里,居然是准备在加拿大找个新工作,真真让人大跌眼镜。



加拿大移民部最近批准了赖昌星的工作申请,允许其在加拿大工作。
图为赖昌星接受媒体采访。(法新社)

于是乎2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再次“悍然”代表中国民众指出:加方此举已引起中国民众的强烈不满,中方对加方的决定表示严重关切。我在网络上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几个中国民众强烈不满,倒是多数人强烈怀念赖昌星在大陆做生意之时为中国的低油价作出的“巨大贡献”。这就近乎黑色幽默的味道了!

赖昌星何许人也?百度一下,有如下资料:

赖昌星是受中国司法部门指控和通缉的远华走私案重要嫌犯,他1999年举家逃往加拿大后一直留在温哥华。自从逃往温哥华以来,赖昌星使用各种手法在加拿大打官司、反覆上诉、以司法诉讼拖延时间,企图逃避被遣返回中国受审。2009年1月获加拿大移民部签发工作准证 (Work Permit)。

赖昌星1958年出生于福建省晋江。1991年4月迁居香港。但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指控他当年提供不真实的文件和资料、以讹诈及非法手段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将赖昌星及其家人香港居民身份和香港特区护照全部吊销。

赖昌星在1994年初成立“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大规模走私活动。1999年8月出逃加拿大。

中共当局指证赖昌星最大的罪行是赖昌星通过其名下的厦门远华公司进行了大宗的国际走私(主要以石油产品类为主),走私货物的总金额高达500多亿人民币,偷逃税款超过300亿人民币。

也可能近十年赖昌星都因为远华公司偷税案官司纠缠的原因,已经获得加拿大工作签证的厦门远华案涉嫌主犯赖昌星日前意味深长的对媒体表示,他希望赶紧找到工作 “多缴税”,回馈加拿大这个“讲道理”的国家。在中国偷税被认为达几百亿的人居然要多缴税回报加拿大这个讲道理的国家的国家,这已经有典型的黑色幽默的意思了!

其实,让我们回忆下赖老板这位超重量级走私人物的风云历史,便不难发现这其中浓厚到化不开的黑色幽默意味。

我们知道,共产党的一党专制造成了官员的特权,而形成这种特权的制度则是产生腐败最肥沃的土壤。很“黑色”的在于特权者尽管尽情享受腐败带来的优裕好处,但在台面上绝对是比任何人都表现的清正廉洁、他们高呼要反腐倡廉,声称要加强廉政建设,把端正党纪党风挂在口头。

正是这样一群专制制度下的特权者对学习例如八荣八耻却乐此不疲,尽管这些所谓的道德教化并不妨碍他们的腐败,甚至越是腐败者反腐败的调子越高。打开电视,报纸,广播,哪位领导不是强调又强调如“要充分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毫不动摇地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新成效取信于民,为改革发展稳定提供坚强保证”云云。

不能不说,这套铺天盖地式的灌输式轰炸,还是很能忽悠人,让一般的缺少信息对称的普罗大众对腐败者的反腐败产生幻想和迷信,头脑中产生“圣君清官”的思想,缺少对政治制度本身的反省。从这个方面来说赖昌星是值得称道,他虽然只是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穷人,但却对高层的虚假忽悠有着敏锐的认识,也正是这种眼光,赖昌星在“公司发展” 过程中才敢放开手脚,利用各种手段把那些满嘴马列主义,其实一肚男盗女娼的中共官崽们拉下马,这些官员中从公安部部长,到市委书记到海关关长再到地方小官员历历可数。而这些因为涉及远华公司浮出水面之前的中共官员,又有哪个不是共产党所谓廉政制度的建设者呢?

至于说起因为远华走私案件变得赫赫有名的红楼,说它是赖昌星的得意之作绝对是恰如其分的。比起红楼来,现在所谓的潜规则之类不值一提,赖昌星在做生意之余随随便便的玩的歌星如董文华,杨钰莹的地位怎么也算个一线吧?据说,在生意场上浸淫多年后,赖昌星在无数次的挫折和失败中总结了一条投资秘诀:在中国最赚钱的生意,就是投资人际关系,有了人际关系,就等于有了一切。这确实显示出了赖昌星的“雄才大略”及独到的“投资哲学”。专制制度产生特权,特权者必然腐败,而腐败者必然道德败坏。赖昌星显然深谙此理,那么除了金钱诱惑外,美色拉拢也是把腐败者拉落马下为我所用的不二法门。

在红楼顶层,有一幅“天下唯我”鹰鱼图:画上一只虎视眈眈的鱼鹰正窥视着水中一条硕大的肥鱼。看罢此图,不能不为赖昌星的“霸气”所折服,这又何尝不是对专制制度下那些高高在上自以为掌握芸芸众生命运的特权者的一种巨大讽刺?据说,赖昌星由于出身贫寒,他也不喜欢人们在他的“红楼”里摆臭架子。有次,一个官员在“红楼”对小姐摆官架子,发脾气。赖昌星笑着对他说:“不要这个样子嘛,大家都是平等的人。其实作官和娼妓都是一回事,不过娼妓人们就叫娼妓,当官的头上还要加上两个字‘政治娼妓’。”

他还刻薄的说:“其实,当官和作鸡的,都是用一张嘴吃饭。只不过当官的嘴长在上面,妓女的嘴长在下面;当官的嘴巴是横着长,妓女的嘴巴是竖着长;当官的嘴巴上胡子少些,妓女的嘴巴上胡子多些而已。”比起“天下唯我”鹰鱼图来,这个关于政治娼妓定义的小故事更让赖昌星式的黑色幽默凸现的淋漓尽致。

共产党指控赖昌星最大的罪恶是“不纳税”,说得难听点叫偷税。估计赖昌星老板平时忙于生意,没怎么读过美国历史,大概不会理直气壮的说出没有取得人民授权的政府无权向人民征税,人民有权拒绝向没有获得授权的政府纳税的道理。但他身体力行实践了“无代议士不纳税”的天赋人权,我想这大概就是偷税重犯赖昌星说出 “要工作向加拿大纳税回报加拿大 ”之言的原因!

纵观赖昌星起起伏伏的人生经历,唯有五个字形容:很黑很幽默。

而这种黑色幽默大概也只会发生在共产党一党专制统治的中国大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万里即日

──转自《自由圣火》(原题:赖昌星式的黑色幽默)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