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遭遇不测风云吗
 
王晓路
 
2008-8-7
 
【人民报消息】2008年是中共的奥运之年,也是多事之秋。华南雪灾、山东车祸、西藏抗争、汶川大震、瓮安抗议,还有各地防不胜防的风暴、洪涝灾害,上海、新疆的袭警案件,一件一件的接踵而来。如果说各种自然灾害是人类破坏了自然,是自然对人类的报复,那么各种群体事件,则是中共专制统治积怨深重的暴发。其实这只是个开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

张育明先生是耶鲁大学退休教授。他曾经在《中共统治下的灵异现象》一文中披露过这样一件令人心惊的事件。

“1980 年冬在郑州一位亲戚家,曾有机会和中共河南省委工业部的一位清华大学工学院毕业的高级工程师周教授长谈,周教授说道:“最近根据我手边的党内机密文件资料显示,国内不少地方出现一些超自然事件,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毛泽东死后,在太湖中心每到半夜凌晨开始有全国各地方言的男女冤魂喊冤,都是在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中被错误杀害的人呼喊冤枉。

“当地政府上报后,中央命令海军用炮艇在冤魂呼喊时从四面八方开向太湖呼喊中心,用轻重机枪扫射,用手雷轰炸。一切措施都无效。最后公安部用高度敏感的录音机录下来,把各省地方公安干部集中在北京分别收听,各自记录自己地方方言冤魂所申述的冤案,据一听记录音的人反映,当时大家都对喊冤人的申述,如何受凌辱、毒打、酷刑、杀害冤死的情景,听之毛骨悚然,就是一些狠心肠的老公安人员当时也是泪流满面。据查证落实,这些冤魂呼喊的案情完全属实,就是土改、镇反、三反五反的案例经查证都是冤案。

“当时胡耀邦、赵紫阳、陈云、习仲勋、万里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党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所做的一切坏事,真正达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要立即下达文件,平反一切冤假错案!’陈云当场拍板:‘就是毛泽东钦定的胡风案件也要平,就是解放前的冤假错案包括王实味、许继慎、段德昌、何笃才等同志的冤案也要平!’

“周工程师用沉重的声音强调说:‘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把老干部往死里整,并整死了许多像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陈毅、谭辅仁、阎红彦、赵健民等,就连周恩来也是被整死的,否则膀胱上皮癌只要早期治疗就可治愈,何致于死?如果不是太湖千百万冤魂喊冤事件震憾了共产党政权的根基,让共产党大张旗鼓地为地主摘帽,平反冤假错案,让共产党认错低头,没门儿!”

中共在毛泽东时代造的孽,终至毛死后,出现太湖喊冤灵异事件,促成了对冤假错案的平反;那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呢,无数六四学生被碾杀,快20年了,他们到哪儿喊冤?还有近10年来,3000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到那儿去喊冤?就在奥运前夕,又有800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有的在十天半月就被虐杀;为了所谓的特色奥运,6万多户民房被强拆,27万人被迫害致死,100人被劳教,这些人又到何处喊冤?

冤气冲天,积冤难解,天怒人怨,就一定会受到天遣,造成民变。前不久有人撰文,预言鸟巢会倒塌;也有人分析奥运期间一定会出事,并且出大事,都有他的道理,这不是在危言耸听,更不是在破坏奥运,而是在提醒人们,要注意奥运期间的安全。不要跟着中共盲目狂热、起哄,以防不测。

也许有人认为北京城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草木皆兵,海陆空都采用了最好的防患措施,不会出什么差错。张育明先生在《中共统治下的灵异现象》又讲过一个能装备一个加强营的武器弹药不翼而飞的灵异事件,会对我们有点启示。下面我还是详细引用原文吧:

“ 笔者1982年奉省科委、卫生厅和医学院党委之命,到林县(现改为林州市)和医科院院长、首都肿瘤医院院长李冰(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保卫部部长李克农之女、安徽人)共同接待世界肿瘤防治学会主席,癌症流行病学家、南加州大学校长Brian Henderson教授,我被指定为中英文医学现场译员。所有来往均有外办负责人、公安厅干部随从参与。

“有一天早晨,我们坐在宾馆二楼会客室休息准备出发,河南省公安厅厅长丁石坐在我身旁的一个沙发上,李冰院长和我同坐在一个大沙发上,外办主任和公安保卫干部坐在我们对面一个双人沙发上。只见丁石呆坐在一旁,长嘘短叹,耷拉着脑袋,大长眼睫毛下的两只眼睛盯滞无神,好像是沉重的思索着,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使这个罗瑞聊、凌云的老部下、老公安保卫干部如此地沉闷呢?!

“原来是这样的:河南省军区奉中央军委命令,在安阳地区选择林县作为民兵实弹学习现场。安阳军分区司令员、政委带领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卫连,开赴林县武装部,对安阳全地区各县选拔出来的民兵约有两个营兵力进行实弹学习训练。全体民兵和警卫连在林县武装部长和政委领导下都食宿在林县中学内(原是一个大庙),只有安阳军区司令员和政委住在宾馆内。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就要进行实弹学习的当日早饭时,巡逻班突然发现自己身上所携带的子弹袋、手榴弹和枪支都不翼而飞。与此同时,警戒岗哨报告自己的武器弹药不知去向,而警卫连也吵吵喧嚣起来,他们不知何时也被解除了武装。当司令员、政委从宾馆乘座吉普车来到现场时,竟也发现自己的手枪也不知去向。当军械处长、参谋长和司令员三人,同时用三把钥匙打开三把上着锁的仓库大门时,七八个首长同时喊出“我的天哪!”原来仓库内所备用实弹演习用的迫击炮、轻重机枪、数十箱子弹和手榴弹都不见了!

“当时就封锁了中学,全体人员不准离开现场,不准和外界联系。立即上报了河南军区、武汉军区、中央军委和公安部。十二个小时内公安部、总参谋部、武汉军区、河南军区、公安厅长丁石都来到现场。一个小时的紧急会议后,把彰河两岸河南、河北、山西三个省数个县三百华里地以内的人口都冻结了。但无论现场或掘地三尺,包括用各种现代化破案手段都没找到任何线索。

“一个月后,总参谋部一位中将副部长拍着桌子吼叫着说道:“莫非真有鬼神给共产党挑战叫阵!!但中央决定,这件事不要扩散外传,三省公安厅继续坐阵侦察,一旦发现线索就抓住不放,立即上报中央!河南省公安厅厅长丁石,这个案不破,你就是死在林县也不准离开一步!”

“这就是为什么那天早晨坐在宾馆二楼客厅的丁石,显得如此沉重。当时外办主任笑着对我说道:“张老师来林县给几个领导干部看病,治一个好一个,在群众中看病影响也很好,分析问题很清楚,请问张老师你对林县丢失大批武器弹药事件能否分析一下?”

“ 我当时就严肃地回答说:“能够装备一个加强营的武器弹药,包括重型武器,在仓库门窗没有痕迹的情况下谁能偷运出去?!迫击炮、轻重机枪能偷运到哪里?!这完全是违背常规常理法则的超自然现象,非人力之所为!”外办主任紧接着问我说:“这么说张老师信有鬼神存在?”我答道:“鬼神的存在不是因为我相信与否而决定其有无,我是相信宇宙间有造物主,至于这件超自然事件是如何解释,我不知是真善美总和的上帝所为,抑或是人间一切假恶丑的总后台魔鬼邪灵所为!”

“丁石听到这里长叹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站起来就回他屋里了。当时都住在二楼,我们是邻居。

“ 几十年来很少听人念叨这件古怪的事,我个人确实相信这是老天爷给共产党的一个教训,让共产党少用刀枪吓唬老百姓,还是千方百计让人民吃饱穿暖的好。因我只是说老天爷显灵给共产党一个教训,听见的人或有中共党员,也顶多将其作为迷信落后的言论,所以大家当时都以笑置之。共产党再大,还能大过天吗?”

中共虽说为了生存发展给地富取帽,为右派平反,但并没有吸引历史的教训,一路走来一路打压、杀戮,积怨越来越多,越来越依赖武装,依靠暴力。这次奥运安保弄得紧张兮兮,北京城如临大敌。从上面灵异事件看,就是你导弹再多,武装到牙齿和屁股,天怒人怨鬼恨之下,也免不了出现不测风云。

毛泽东时代的冤魂,集中到太湖喊冤;那毛以后时期的冤魂,他们到那鸣冤?过去中共的气运还在,冤魂们只有集中到一个远离北京的所在。如今很多人知道,中共已到回光返照时期,气数已尽,各方仇家都会找上门来,那当然都到北京来了。他们再不是再喊,而是要申冤,要复仇。

北京不是中共的心脏吗?这里不是煽阴风点鬼火、至少残杀8000万生命的黑窝吗?“各位仇家,都到这儿来吧,有仇的报仇,有冤的申冤。中共你不是想办最特色、最成功、最有影响的奥运吗?不是想以办奥运来为你充电、输血,来延续你的生命吗?那对不起了!”——地震、狂风、暴雨、雷电……都可能要来,都可能出现。所以在此提醒人们:到北京看奥运,还是警惕点好。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