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北京小女孩的遭遇(图)
 
2008-8-13
 

再次被捕前,小清清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照片。
【人民报消息】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北京女孩儿──两岁半的清清随爸爸牛进平一起,见到了来北京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伯伯,成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小见证人。这位斯考特伯伯很有爱心,爸爸向伯伯讲妈妈及其他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遭受的迫害,伯伯都耐心的听,清清也乖乖的坐在旁边,不哭不闹。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清清的妈妈张连英被闯入家中的北京香河园派出所十多名恶警绑架了。妈妈是原光大集团处级干部,三十一岁就成为注册会计师,三十二岁就任光大集团某处处长,是人品出众、业务能力强的主流社会的精英。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她曾经将处长级可以享用的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住房让给单位的同事。可在清清还没出生前,邪恶中共对信真、善、忍的好人就开始了疯狂的镇压,清清的爸爸、妈妈从北京的看守所到黑龙江的劳教所,经受的摧残令人难以想像。

零五年,清清才一岁多,强盗不如的恶警当着清清的面蛮横的把妈妈抓走了,清清吓得哇哇大哭。从那天起清清见不到妈妈了。爸爸抱着她到处奔走、上诉,爸爸告诉清清:我们在找妈妈,救妈妈回家。

在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十大队妈妈被八名包夹严重殴打,脸全被打成了黑色,足底部被尖物扎出黑点,腰不能动,不能翻身,左腿肿的很粗。清清和爸爸跑遍了北京市司法部门的十几个单位,受到的却是拒之门外、置之不理的冷遇和来自中共恶党国安、公安、六一零、街道办事处等的一次次威胁,那些人很凶,同那天抓走妈妈的恶警一样凶。

一次,在一警察家属的大院里,看到出来进去许多穿警服的人,清清用稚气的童音肯定的说:他们都是坏人。陪她的大人告诉她:警察也有好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才是坏人,孩子懂事的点着头。渐渐的小清清似乎分出了善与恶、好人与坏人。又一次清清的妈妈被暴力迫害的生命垂危,到医院手术急救后没几天,就又被北京女子劳教所秘密押回,爸爸和清清赶到劳教所,恶警百般阻挡不让见。一个女恶警为了拖延时间,伪善的非要送糖给清清吃,爸爸看幼小的女儿整天在一群群满脸凶残人的包围中,万般心疼,就对女儿说:“阿姨给糖,吃啊!”清清用小手扳着自己的牙齿说:“我不吃,我怕长虫牙。”后来走出劳教所的大门,清清对爸爸说:“不能吃,他们是坏人。”过后提到此事爸爸感慨的对人说:“她那么小,就能忍的住,真不容易。”

每次去北京女子劳教所见妈妈时,总是有恶警出来阻拦。有一次,劳教所的头头不让清清和爸爸见妈妈,爸爸知道妈妈又是遭他们毒打、迫害了,就对清清说:走,喊几嗓子去。爸爸抱起清清,冲到女子劳教所的大铁门前高喊:“法轮大法好!张连英是被冤枉的。”清清一边大哭一边随着爸爸喊:“我要妈妈”。十几名男恶警将她和爸爸围住,有的恶警手里还提着电棍,他们威胁爸爸,又招来六一零、街道办事处的恶人将他们父女二人押回家。

为了讲真相、救妈妈,爸爸很勇敢,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带着清清面见了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妈妈的遭遇。副主席伯伯很同情清清的妈妈及所有遭迫害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从那时起至今,伯伯一直在呼吁停止迫害。另一位见斯考特伯伯的北京大法弟子曹东叔叔,在与斯考特伯伯分手的当天,就被北京国安特务绑架了,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天水监狱,遭受酷刑迫害,斯考特伯伯也一直为曹东叔叔呼吁。

直到二零零六年九月下旬通过副主席伯伯,将清清一家的遭遇在国际社会曝光之后,清清和爸爸才得以探视和与妈妈通电话、通信。但能见到妈妈的次数还是很少。清清几乎认不出妈妈,妈妈很瘦、带着伤,但妈妈总是坚强的带着笑容,见到清清妈妈就紧紧的搂着她,并嘱咐爸爸照顾好清清。

清清不知道,妈妈被她们关在三平米左右窄小的禁闭室里,被野蛮的强制灌食、毒打。她们用湿毛巾堵住妈妈的嘴、鼻子,等妈妈窒息的喘不过气来后,才会拿下来,然后再堵上,一直堵到妈妈昏死过去,全身都抽搐了,人在临死前控制不住的感觉、大小便失禁,每次都尿湿裤子。一天不知道勒多少次,最少也得三、四次。每次把妈妈折磨的尿了裤子,用她们的话说就是“捂透”了,才算一次。而且她们有句话说“不打你,不骂你,折磨死你”,其实她们也不是不打不骂,但在劳教所里最狠的是折磨妈妈,用最狠毒,最恶毒的办法折磨妈妈。

见斯考特伯伯后,街道、六一零、派出所的恶人们受上面六一零、国安等指使,勾结一起对付爸爸,他们多次威胁说要把爸爸抓起来。清清的一位最疼她的舅舅见了清清总是心疼的说:小可怜,你可怎么办啊!是啊,清清太幼小了,小小的她所承受的苦难,让人心酸。因为思念妈妈又见不到,清清会把其他的阿姨叫:“阿姨妈妈”。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在家人共同努力下,清清同爸爸去北京监狱的天堂河医院,又见到了遭暴力殴打致颅内两侧大面积出血还遭关押的妈妈,清清高兴的告诉别人: “我见我真妈妈了。”见到妈妈时,当着众多警察的面,清清用清晰的声音给妈妈背《洪吟二》中的〈入无生之门〉:

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

恶警听了很尴尬,爸爸、妈妈听了好感动,因为事先没有人告诉清清这样做,才只三岁的孩子,真的很了不起。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死里逃生的妈妈回到了家,从明慧网上登出的照片看,在爸爸、妈妈中间的小清清笑的真开心啊!妈妈回家了,清清再也不要失去妈妈了!

可中共不灭、祸根不除。零八年奥运,邪党又拿来残害好人了,许多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被绑架、抄家。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爸爸、妈妈带清清买菜回家,在家门口被北京市东城区国保警察绑架。邪党警察当着四岁小女孩儿的面,对夫妇俩拳打脚踢、大打出手,爸爸牛进平被背铐双手扔在沙发上,清清吓的大哭。这次,爸爸、妈妈一同遭绑架,亲属只好把清清交给年近八十岁的奶奶照看。目前小清清的父母双双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爸爸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妈妈被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调遣处(目前张连英已被转移)。国保警察气焰嚣张,声称清清爸爸、妈妈被劳教是北京市公安局的旨意。

小清清的父母就是因为信真、善、忍讲真话,才遭迫害的。恶党最怕真话,所以才在大批外国人进入中国前,将清清的爸妈及众多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绑架、关押起来了。清清希望全世界更多的人都像斯考特伯伯一样关心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帮助清清的爸爸妈妈、曹东叔叔以及所有被中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早日获得自由。

(原载明慧网)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