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式道路即將走到盡頭(圖)
 
《爭鳴》社論
 
2007-8-6
 
【人民報消息】“其安易持”是《老子》名言。用於政治,就是穩定的局面容易控制。所以“六四”以後中共要用“穩定壓倒一切”。

但是政治上的“安”有兩種,一種是社會關係融洽,人們心情舒暢,這種“安”是穩定的,持久的。另一種是掩蓋矛盾,捂住蓋子,用高壓謊言和收買來維持表面的穩定,這種“安”是脆弱的,暫時的。中共的“穩定壓倒一切”,這口號本身已經說明,他那個“穩定”是用暴力“壓”出來的。這種“穩定”不但不能解決矛盾,反而不斷加劇原有的矛盾並製造新的矛盾,所以這種“穩定”不過是動亂之間的間歇。鄧小平也知道這一點,他下令屠城的時候,也只是用坦克和機槍“殺”出二十年的“穩定”而已,沒有更長遠的打算。事實上他八年之後就撒手西歸,也就用不著為身後事多操心了。

如今鄧小平所殺出來的“二十年穩定”已經過去了十八年,只剩兩年了。雖然還沒有出現全局性的動亂,但靠高壓維持的穩定,已經岌岌可危了。這種嚴峻的形勢,中南海裡的清醒者也了如指掌。雖然民運人士抓的抓,關的關,放逐的放逐,在國內已經成不了氣候,但是弱勢群體的維權運動和法輪功信眾為反抗群體滅絕的鬥爭卻是此伏彼起,而且越戰越強。更要命的是統治者自身體制性的腐敗已經病入膏肓,並且擴散到整個肌體。還有那“國中之國”的黑社會已經侵入中國半壁江山,並滲透到中共統治機器內部,使這架機器不光是“權錢勾結”,而且是“紅黑一家”。至於這些年用肆意毀滅環境和瘋狂摧殘勞工為代價所造成的天災人禍,以及泛濫中國流毒世界到處害人的食品和藥品等等,不但弄得國內怨聲四起,而國際上也是一片嘩然。凡此種種,簡直可說是“前院失火,後院冒煙”,使當局顧此失彼,疲於奔命。

這些現象說明什麼呢?它告訴人們:暴力、謊言加收買所營造的“太平盛世”,已經維持不住穩定了。要想真正達到長治久安,必須另選他途。

中共十七大召開在即,世人都在矚目。鄧小平式的改革(只改經濟不改政治),把毛澤東蹂躪了二十八年的中國從絕路上帶了出來,又走過一個二十八年,如今已經步履艱難,很難照舊往前走了。怎麼辦呢?

各種各樣的議論都出來了。

對當前社會問題和政治形勢的認識和指責,幾乎都是一致的,但道路的選擇卻大不一樣。有人痛哭流涕以蘇東“亡黨亡國”為鑒,並指桑罵槐,要求提防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式的“叛徒”出現。他們要求回到“社會主義道路”上去。有人主張把“民主”加到“社會主義”上面去,走“民主社會主義”道路,認為這才是馬克思主義的正宗。還有人搬出一九八○年代早期主張政治改革的鄧小平來反對堅持一黨專政的鄧小平。其實這些建言,說來說去就是兩條:一條是從經濟改革的路上退回去,政治經濟都走毛澤東的老路。一條是繼續往前走,政治經濟一齊改,把民主引進來。這些建言者或著文,或發言,或上書,都把希望寄托於中共十七大,把眼睛盯住胡溫。

作為當今執政者的胡溫,正處在這個政治漩渦的中心。在這個節骨眼上,中國這條船究竟駛向哪裏,他們可以起決定性的作用,因為目前船舵掌握在他們手裏。當然也要看他們有沒有足夠的膽識和手段。

客觀形勢已經十分明朗:鄧小平所鋪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只改經濟)的道路即將走到盡頭,只有搬開他立下的“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一黨專政)這座路障,真正實行政治改革,中國才能在現代化的路上繼續前進。

人們把目光投向胡溫,是希望他們挺身而出,應天順人,順水推舟來做這件青史留芳的好事,而十七大正是一次改弦更張的歷史良機。

但也有人並不看好胡溫,說他們不會有多大出息。其實答案只能由當事人自己來作。他們如果因循茍且,當然可以在鄧式道路上再徘徊幾年,但那樣只能延長中國轉型中的痛苦,並給全局性的動亂準備條件。不過歷史已經擺在人們面前的問題,不會沒有人解答。況且答案已經這樣清楚,即使站在前頭的人猶豫不決,後邊也總會有人來搶答的。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