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命科學看中共「獸印」(多圖)
 
韋實
 
2007-5-8
 
【人民報消息】現在已經有兩千多萬人退出了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人們為什麼要退黨?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要抹去自己身上的獸印,那獸印是什麼呢?以前在入黨、入團、入隊的時侯,不管是舉起手行隊禮也好,或是舉個拳頭對著共產黨的旗發誓說:“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也好,都等於發誓把生命給了中共,成為了中共的一份子,它就在你身上的另外空間中打上這種獸印。

很多人會認為這是在說玄話,誰看過獸印是什麼樣?憑什麼相信獸印存在另外空間?

會發螢光的老鼠

在生命科學中,有一種特殊的動物模型,就是轉基因螢光老鼠,一些可以發出肉眼可見螢光的老鼠。它的原理簡單的說,就是用分子生物學技術把一種能發出螢光的蛋白質[green fluorescent protein (GFP)]的基因放到老鼠胚胎裏,出生之後,老鼠的身體裏就會表達這種能發生螢光的蛋白。這些老鼠在白光下,肉眼看起來和一般老鼠沒有什麼區別。但是,這種蛋白在可見光的光譜中的長紫外光或藍光的照射下,就會發射出肉眼可見的螢光;而正常的老鼠不管你怎麼照,它都不會發光。




圖一:正常老鼠和螢光老鼠,左圖為正常光下,兩種老鼠均不發光,右圖為在長紫光或藍光照射下,螢光老鼠發出綠色螢光,正常老鼠不發光。

這就產生了“圖一”中,一個非常特殊而奇妙的現象,你會看到這種老鼠平時和別的老鼠一樣。而在非我們肉眼可見的時候,這老鼠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通過光柵過濾了其他顏色的光之後,當我們眼睛中可以看到的光的一個部份---長紫外光或藍光照射到老鼠身體的時候,帶有這種蛋白的老鼠身體就會發出奇怪的螢光,這在老鼠身上的區別就看的非常的清楚,正常的老鼠是沒有這種光的。

這種技術還不光是用在老鼠身上,這種發光的蛋白可以用分子生物學的技術放在很多種生命體裏邊,細胞也好、線蟲也好。比如說一些同樣的細胞作為一個群體,作了這種實驗之後,有一些細胞就會攜帶這種基因,那麼它就會表達出這種綠色的蛋白質,在這種光的照射之下,這些細胞也會發出綠光。




圖二:顯微鏡下的線蟲,座邊兩副圖為正常光下的線蟲群體,右邊圖為相同視野下的線蟲因光照而發出螢光,部份線蟲發綠光,正常線蟲因不發光,而看起來消失,如果把光柵恢復正常,便會恢復左邊的景象。

同理,在“圖二”中,在正常光照射下,用人的肉眼看去,這些線蟲看起來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區別,就像一個大的人的群體。但是一旦用光柵把可見光範圍之內的其他光,比如紅光、黃光、綠光等等這些都拿掉之後,只用藍光或長紫外光照射,這些細胞只要有這種基因,就會表達出綠色的蛋白質,發螢光,可是沒有的細胞卻沒有消失,它只是變得黑黑的,你什麼也看不見。

就是在眼睛可以看到的空間之內,都有這種奇怪的就像魔術一樣的情況出現,在這個群體當中就會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命體:發光的和不發光的。這就出現了現今實證科學中,早已必須接受的一個觀念:肉眼看不到的事物不等於不存在。

古代東西方預言揭示獸印存在

在東方,歷史上有特異功能的或是修道的人,有些人早就看到了獸印的存在。

比如唐朝《推背圖》的第五十象畫的就是一隻很兇的虎在草叢中尋食,屬大凶兆。

接著四句讖語:“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 貞下起元 獸貴人賤”。

第五十象頌曰:“虎頭人遇虎頭年,白米盈倉不值錢,豺狼結隊街中走,撥盡風雲始見天”

“豺狼結隊街中走”,又點出一個反常現象。人走的街怎麼會“豺狼結隊”。

顯然“結隊”二字表示其是有組織的,“豺狼”是獸類,此句正是指中共和它的成員橫行霸道於中國大地。千年前的古人和中共素昧平生,卻用“豺狼”獸語來表述中共,可見古代的高人確實“看”到中共顯現的就是“獸形”,他只是忠實的記錄下來而已。這個“獸形”,正合當前退黨潮呼籲黨徒抹去的獸記。入黨宣誓後,就被打上了獸記,那麼在天理看來,就如同“獸”一般,在另外空間看就是獸的形象。

此時再看前面的讖語“獸貴人賤”,大家就更明白了,中共在當權,入黨打上獸記的才能有仕途,才能以權謀私,撈盡好處,自然“獸貴”了。而普通老百姓,真正的人,卻是受到種種欺壓,就是“人賤”之說了。

這種“豺狼結隊街中走”的“獸貴人賤”顯然是違反天道的不正常現象,能持續多久?有什麼結果?接下來一句“撥盡風雲始見天”,確實天滅中共,去獸還人,人才能真正的“始見天”。

無獨有偶,西方聖經中的《啟示錄》中說的更加明白:“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啟示錄:第十四章)

看不見絕對不等於不存在

肉眼看不到的東西絕對不等於不存在,是因為人的眼睛能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有限。

人呼吸空氣,卻看不到空氣;人的眼睛可以看到白光的時候,卻看不到螢光,而一旦光譜發生一點小小的變化,就在你肉眼可見的空間,你都會看到像螢光鼠實驗這種帶有外來基因的生物和正常生物完全不一樣的現象。這種蛋白是確確實實的,同時同地的存在於這個帶有它的生物身上,只不過是通過人的肉眼,在人能看到的光的範圍裏看不到,那麼何況存在於另外空間的獸印。

肉眼看得到的東西,已經是非常可怕了,很多人看到這種圖片會感覺到很噁心,或是覺得很怪,但是那個生命體本身可沒有感覺,老鼠自己並不知道。但是這隻老鼠實際上已經有非常大的變化。獸印也是一樣,它並不在我們這個空間的身體上表現,它也不存在於我們身體上直接可以看到的這個範圍之內。想想看,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根本無法掌握,其可怕的程度又會是什麼樣?

抹去獸印的必要性

就像實驗室的螢光鼠,可能它自己也不知道它是發光的,它每天還是有很多的食物,可能在老鼠群體中地位還很高,可能還是個“鼠支部書記”或者是個“鼠局長”之類的。

但如果實驗員想殺死這個帶螢光的老鼠,只要加一點藥,因為藥是只認基因不認鼠。




圖三:截然不同的老鼠,發光的為轉基因螢光老鼠。

也就是說,老鼠死不死僅取決於基因“圖三”。同樣的,“天滅中共”已經不是真偽問題,只是早晚問題,如何具體判定誰是中共的一份子,就是獸印的有無。

以史為鑒,《陜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有這樣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平地無有五谷種,謹防四野絕人煙,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還有十愁在眼前,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人無衣穿,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

其他描述這段大淘汰悲慘景況的有韓國《格庵遺錄》“六角千山鳥飛絕,八人萬徑人跡滅”,隋朝步虛大師預言詩“四海水中皆赤色,白骨如丘滿崗陵”等,都在向人們發出沉重的警告。

在西方歷史,也早已預演過類似的情形。在出埃及記中,摩西講得很清楚,神要殺埃及人家裡的長子,印記都非常的清楚,埃及人家裡的長子果真就全被擊殺了。

化名退黨並不影響現實

有人對於抹去獸印感到難分難捨,遲遲做不出退黨的決定,原因是深怕現實利益遭受損失。工資來源於工作,是工作後獲得的應有報酬,擁有獸印,並不成為多加工資的條件,還是要靠自己的付出。此外,據海外退黨中心提供的實際情況,每天都有大量的高官黨員都在使用化名退黨。沒有人生下來就得是黨員,退黨可以使用化名,正是神慈悲於人的體現。

“天滅中共”勢不可擋

談到天滅中共,必須聯想到一個問題,大家在看《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是否發覺出“解體”和“評”是動詞,怎麼沒有主詞?是誰在九評共產黨?是誰在解體黨文化?

當年共產黨出現時,和國民黨打了幾十年;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北約組織和前蘇聯的華約組織也打了幾十年,冷戰不斷。武的尚且如此,互相攻擊的文章更多,但是從來沒有人真正的說明共產黨到底是什麼,也從來沒有任何著作能說清楚共產黨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從來沒人想得到?不是國力不足也非智囊團不夠,這是人力所不能及的,換言之,這是高於人,超出了人的智慧。

超越於人的是什麼?是天。是天意在這個時候通過人的語言表現出來,是天意在人間的具體表現。天意不是哪種學說可以否定的,更不是個人喜好可以不承認的。

造福後代從退黨開始

人活在世上,不是黨文化所灌輸的說法,只活這一輩子。善惡有報、因果報應是常恒存在的天理,自己幹的壞事都得自己償還。現代人通過催眠術、算命、或是修煉,可以看到造成自己生活不順、事業不成、多病貧窮的原因,都是自己前半生或是幾輩子前做了壞事,甚至還包括祖上他人積累到他自己身上。以前中國老人總講祖上積德、人要多積陰德,就是這個道理。試想,如果自己帶著獸印,不但自己生命難保,對於下一代的子子孫孫,能起什麼好作用?

為了自己的後代、家族的未來,抹去獸印,能夠跨出這一大步邁向這樣的明智之途,必能在將來的歲月裏受益更多。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