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從獄中輾轉傳出的公開信(圖)
 
2007-5-7
 
【人民報消息】前言:以下是身陷囹圄的女孩——王博,輾轉傳出的一封公開信。王博一家三人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從99年至今8年來,只有半年多的團聚,還是在躲避中共的追捕、背井離鄉中度過的。王博從19歲起就被監禁,2005年7月重獲自由,因為自拍了《焦點訪談背後的殘忍和欺騙》揭露真相,2006年7月27日全家人又一次被綁架。2007年2月1日竟然被石市長安區法院非法判刑4至5年!

北京六位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被感動,頂著壓力代理王博案。在海內外正義人士的呼籲下,在律師和親友的多方努力下,王博案二審於 2007年4月27日開庭,律師義正辭嚴,做了無懈可擊的無罪辯護,並再一次遞交補充辯護詞。法庭上,六位律師題為「憲法至上、信仰無罪」的聯合辯護意見,首次從憲法和立法、司法程序、法律事實等各層面系統全面的為法輪功辯護。審判結果應該在一個月內公布,請海內外正義人士繼續關注。


給「執法者」的一封公開信

我是法輪功修煉者王博,於2006年7月27日被石家莊公安局非法抓捕,現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2007年2月1日我和父母被石市長安區法院非法判刑4至5年,這是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無理迫害,現將理由陳述如下:

1、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使越來越多修煉的國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我們家為例:我從小身體素質比較差,經常發燒,每個月都要跑幾次醫院,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常出現昏厥,一旦病發便倒地不醒,身上難免摔傷,為此媽媽甚至不許我留長髮。醫院方面查不出病因,只懷疑是腦供血不足。從十六歲(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我的身體狀況明顯好轉,幾乎再沒發過燒,也沒有再出現暈倒的現象。媽媽煉功後神經衰弱、腰腿痛都好了,以前查出的糖尿病(大概是兩、三個加號,記不太清了)也消失了,連近視眼都好了。爸爸身體就變化更大,我小時候爸爸曾病危,心臟病、高血壓還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從來不能吃涼東西,水果、冰糕根本不敢碰,一吃完飯就去床上趴著,我小時候一吃完晚飯就跑去趴在爸爸旁邊以逃避練琴。爸爸煉功後這些毛病都好了,可以和我們一起吃水果、冰糕了,而且看上去年輕了。我和爸爸站在一起,很多人都不相信爸爸有我這麼大一個女兒。

2、法輪功給我們一家人帶來幸福

父母都是個性很強的人,多年來爭執不斷、積怨頗深,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想離婚。父母很疼愛我,不忍對我造成傷害,所以商定等我上了高中後就離婚。他們一直瞞著我,到我上初三時才知道這一切。得知父母要離婚,做孩子的矛盾與痛苦自不必說。我上高中前的那個暑假,媽媽接觸了法輪功,不但身體狀況好轉,而且性情比以前溫和了許多,我和爸爸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多年來潛伏著的家庭破裂的危機不知不覺中散盡了。當然,矛盾衝突還會出現,可是修煉後的父母明白了「遇事向內找」的道理,不再一味苛責對方,語氣措辭也真誠緩和許多,「真、善、忍」真的成了我們家一切矛盾的化解之道。

十六歲修煉前,我已經是父母最頭痛的心病(其實從一出生我就被整個家族的所有人一致「推舉」為最令人頭疼的孩子),從小就愛從精神上折磨人,長大些又在學校裡和最叛逆最淘氣的孩子打成一片,有早戀傾向,想幹什麼就去做了,從不和父母商量。爸媽愁的晚上睡不著覺,研究對付我的「作戰方案」。我驕傲,誰也不放在眼裡,看似挺聽話,其實我行我素、既不虛心,連脾氣火暴,常把學生嚷哭的鋼琴老師都一直顧及我的自尊心,不敢跟我輕易發火。可修煉之後我真的變了,不撒謊了,因為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不想說的可以不說,但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學習上不用父母督促了,而且無論多難的考試,決不作弊。師父告訴我們做學生就要把學習學好,而且修煉人講無所求而自得、淡泊名利,沒有了私心雜念後反而更能專注於學業本身。高考時我沒有什麼思想壓力,很平靜的應對考試,順利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最後一場面試是考生普遍發怵的,但是我覺的就是和一屋子的老師聊的挺愉快的,一點也不緊張,這也給系裡的老師留下深刻印象。其實這都是修煉之後才有的心態。從性格方面來說,我的妒嫉心比以前小了很多,也不那麼愛撒小脾氣了,雖然有時父母批評自己時心裡還是憋著氣,但只要一想到修煉人要如何做時,很快就會調整好心態,客觀的評判自己的言行。

「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子女優秀」,這幾個詞組要一口氣念下來很容易,可是對於一個家庭,在現實生活中要全部實現這幾個詞卻並非易事。

法輪功使我們一家人在修煉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擁有了這一切,而這些不正是所有家庭所希望得到的嗎?人們心目中的「幸福」不就是這樣嗎?每每回憶那段幸福平靜的時光,我都感到很快樂、很懷念。這一切都要感謝法輪功,感謝我們慈悲的師尊。

然而99年7月20日之後,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卻被中共誣陷成「X教」,實在是顛倒黑白。全世界對法輪功都是尊敬與認同,國外有的學校還專門開設課程,教學生學煉法輪功。唯有中國大陸肆意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中共在動用一切國家機器對幾千萬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迫害的同時也將自己推到了歷史的審判臺上。

3、中共強迫我們放棄正信以圖達到精神控制

我們有堅持自己美好信仰的權利與自由。中共近八年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無理智的迫害情況相信你們已有相當的了解,我在國外媒體上公布的錄像及文章可以作為個案供諸位參考,故在此不再多說。中共的宣傳中一再聲稱法輪功對其修煉者進行精神控制,在這裏我們就看看究竟是誰在對民眾進行精神控制。

法輪功對其修煉者一向持「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的態度。修煉的關鍵在於修心,只能出於自願。法輪功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要逐漸達到很高的思想境界:淡泊名利、不記個人得失、與世無爭、遇到矛盾時寬容忍讓、以直報怨……這一切高尚的表現除非是發自內心的願望,否則根本無法貫穿於一個人的日常生活中。我們師父講「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然而中共卻不懂。中共將法輪功修煉者抓到洗腦班、勞教所、監獄裡,用熬夜、毆打、電刑等各種酷刑強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反覆的向法輪功修煉者灌輸詆毀法輪功的文章、錄像,企圖洗去修煉人心中對大法的正信。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權會如此荒唐的強迫民眾只想當權者喜歡的東西,忘記那些令當權者恐懼的東西。連人的思想都要管,而且管的如此歇斯底里,在中共的社會裡,人權何在?

然而中共用了八年時間動用一切國家機器耗巨資迫害法輪功的結果是真修的大法弟子依舊堅不可摧,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被越來越多世人看清,發動這場迫害的江澤民、羅幹等眾多中共高官在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被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提起起訴。為何落此下場?因為自古邪不壓正,因為法輪功修煉者通過修煉獲得了真正的精神上的自由:修煉人不會受金錢利欲的誘惑而卑躬屈膝;不會因個人得失而喪失控制自己情緒的能力;更不會在高壓迫害下放棄原則、任其擺布。大法弟子通過修煉獲得的這種精神上的自由是中共永遠都無法強行剝奪的。

4、我們為什麼自拍錄像片並交給國外媒體公布於世?

2002年4月7日、4月8日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在報導我們一家人情況時用剪接技術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節目播出後參與製作該期節目、當初負責採訪我們的「焦點訪談」記者李玉強(女)事後打來電話向我解釋說節目中所做的「改動」是為了應付上級的審查。之後的幾天裡該錄像在中央其它頻道(包括國際頻道)多次播出,其惡劣影響已經散播到國際上。

2002年4月8日《人民日報》社論中以「我」為第一人稱所述內容與事實嚴重不符,許多文字完全是撰稿人憑空捏造,此行為對我和家人造成嚴重侵害。

2002年5月至2005年7月,中國司法部指使河北省石家莊市勞教所、專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對我進行毫無理由、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24小時貼身監控及非法軟禁,這種沒有人身自由、與親人隔絕的生活長達三年零兩個月,加上之前2000年12月至2002年5月的非法勞教和被關在「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的時間,中共非法剝奪我人身自由的時間四年零七個月。

2005年7月,在擺脫中共警察24小時貼身監控後,我將自己口述的幾年遭遇的過程拍攝下來。這既是在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也是在維護民眾的知情權。在這裏需要強調的是:如果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等這些侵害我的權益、進行造假宣傳的媒體具備勇氣與能力,能夠公正如實的播放我自拍的錄像片從而糾正過去的不實報導,那麼我願意把錄像片交給這些媒體,幫助它們糾正錯誤、澄清事實。然而我們都知道,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這是不可能的。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等只是「黨的喉舌」,不是真正的媒體。

有一點需要澄清:自拍錄像片由我一人完成,我父親王新忠、母親劉淑芹並未參與。我父母對電腦的操作一竅不通,平時他們只是在生活中照顧我,在院子裡種點油菜、生菜,給果樹澆澆水、在農村的大竈上貼餅子、煮飯……和其他人家的父母一樣。

我父母不具備拍攝錄像片的能力,即使是在中共無理迫害法輪功的高壓政策下,我及我的父母也應無罪釋放。

結語

萬事皆有因果:如果99年中共沒有強令禁止人們修煉法輪功並編造謊言醜化詆毀法輪功,從而使法輪功修煉者的信仰自由被踐踏,那麼無數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的民眾就不會依法和平上訪反映情況;如果中共沒有把上千萬法輪功修煉者強行關進勞教所、監獄、洗腦班裡酷刑折磨(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強行洗腦,從而使法輪功修煉者最起碼的人身自由、生命權受到嚴重侵害,那麼飽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也就不會揭露、曝光邪惡者的犯罪事實;如果中共沒有壟斷一切新聞媒體、肆意攻擊法輪功、欺騙民眾,而法輪功修煉者卻沒有正常發表觀點、澄清事實真相的渠道,從而使法輪功修煉者的言論自由被剝奪,那麼法輪功修煉者也就不會在迫於無奈下開始自制真相資料向被蒙蔽的民眾講清真相……

我了解諸位雖身為執法者,卻處處受制於中共獨裁之下的尷尬與被動,也深知你們身為中共把持的國家機器的一部份,很難擁有言行甚至思想意識上的獨立與自由。但願你們為自己身處此境而感到或深或淺的悲哀。無論你們當初選擇這個職業是為了匡扶正義、捍衛人們合法權益,還是為了抱個好「飯碗」,在個人生活上過的好一些。繼續聽命於中共,迫害法輪功,都會使你們當初的願望破滅。

作為法輪功修煉者,我真的希望你們和家人能有好的未來。然而萬事皆有因果,腳下的路,讓良心去選擇。


王 博
2007年3月

(明慧網)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