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女富豪千億遺產爭奪戰 中共涉插手(多圖)
 
梁珍
 
2007-5-5
 


亞洲最大女富豪龔如心去世,據稱留下數百億至逾千億元的遺產,但留下的兩份遺囑將觸發新一輪的世紀爭產案,在香港傳媒引起熱論。期間中共頻頻發放消息指,龔如心會將錢透過基金會捐給大陸。(GettyImages)

【人民報消息】(轉載《新紀元周刊》第十六期專題新聞,共三篇文章)亞洲最大女富豪龔如心死後,龐大遺產和華懋江山成為爭奪物件。兩份遺囑相繼現身,是捐給神秘的風水師還是中共操控的慈善基金會,千億遺產官司一觸即發;無獨有偶,10年前,龔如心和家公耗資巨大的爭產案,龔如心在中共協助下,憑一紙被裁定偽造的遺囑獲得丈夫400億遺產,今次再演爭產風波,是天意,還是造化弄人?中共官員在龔如心死前死後頻頻出手,到底誰在覬覦這筆龐大的遺產?

“世人行動實是幻影,他們忙亂,真是枉然;積聚財富,不知將來有誰收取?”-------龔如心和王廷歆爭產案中原審法官任懿君在庭上所發表的感慨之言,節自《聖經》。

有“亞洲第一女富豪”之稱的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4月3日在養和醫院因卵巢癌逝世,終年70歲。

這位喜歡紮雙辮,綽號“小甜甜”的女富豪一生充滿傳奇和戲劇性。最為人爭議的是丈夫王德輝兩次被綁,以及她和家翁長達8年的爭奪遺產案件。由於龔如心並無子女,在她去世後,她留下的巨額遺產去向再度成為關注焦點。外界估計,她留下的遺產為數百億甚至超過港幣一千億。自稱是遺產唯一受益人且是龔如心的風水師陳振聰,在18日龔如心葬禮結束後即登廣告披露自己的身分,又委託律師面見記者,交代遺產事宜,而龔家則於早前放風出來表示,龔如心於2002年立下遺囑,將錢捐給華懋基金會用於內地的慈善事業等,之後馬不停蹄地向遺產承辦處發信,阻止有人提前領取遺產。

遺囑誰是誰非,掀開了這個被認為是“世紀爭產案續集”的序幕,再次揭開了錯綜複雜的豪門恩怨。令人詭異的是,10年前龔如心和家公的爭產案的關鍵,也是在確立真偽遺囑,而前後兩次爭產案的背後,都有一個強有力的,無處不在的第三方“中共”,也在爭奪這筆龐大的遺產。



港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的千億港元遺產繼承問題鬧雙胞,除了她的家人表示擁有合法遺囑外,另一名男子陳振聰20日也透過律師麥至理聲稱他才是繼承人。(GettyImages)

兩份遺囑

龔如心死後4天,有神秘人自稱是龔如心遺產的唯一受益人,引起外界嘩然,全城皆尋神秘人的身分,後披露是龔如心的風水師陳振聰(Tony Chan)。

葬禮結束後2天,陳振聰終於透過龔如心生前的代理律師麥至理面見記者,交代遺產事宜,並向傳媒發放一張十多年前他和龔如心兩人的合影。但他本人仍未現身。

現年48歲、曾為龔如心看風水的陳振聰宣布擁有2006年10月16日龔如心立下的遺囑,是龔如心遺產的唯一受益人。麥至理表示,龔如心相信陳振聰完全明白並理解她的信念,以及管理公司的原則,因此才會把遺產全部交給陳振聰。

據稱,陳振聰是成功的投資商人,風水只是他的業餘興趣;陳振聰已婚,並育有3個子女。陳振聰形容自己和龔如心關係密切,而龔如心葬禮所用的那張穿粉紅色衣服的照片也由陳振聰提供,但遭到龔家否認。

較早前,龔如心的家人也宣稱擁有2002年龔如心立下的遺囑,遺產將全數轉給華懋基金會,交托給由聯合國秘書長、中共總理和香港特首組成的管理機構監管,並希望建立一個在大陸設立的類似諾貝爾獎的基金會。

龔家於葬禮後一天正式向高院申請,要求法院頒令龔如心在2002年訂立的遺囑有效,並要求承辦處不要在未通知基金會或基金會代表律師之前,在龔如心的遺產授與書上戳蓋印章,阻止陳振聰提前認領遺產。

法律界人士認為,一場世紀爭產案的訴訟勢在必行。香港大律師何俊仁接受《新紀元周刊》查詢時表示,“打官司的可能性非常大。”



神秘風水師陳振聰向傳媒提供一張他和龔如心十多年前的合照,力證兩人關係非淺。(Gettyimages)

陳振聰何許人也?

對龔如心將遺產轉給風水師,香港坊間頗多揣測。曾經在華懋集團工作3年,現為公民黨成員的孫斌向《新紀元周刊》透露,曾經見過陳振聰,又稱他在政圈非常活躍,人看上去很斯文,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龔如心的御用風水師。香港媒體報導稱,包括香港人大代表李鵬飛、前立法局議員梁錦濠都與陳振聰熟識,並找他看過風水。李鵬飛更形容他是一個猛人,身家非常豐厚,也曾經在加拿大做過醫生。

有報導指,陳振聰和龔如心結緣始於1993年,他堅持被綁架失蹤的龔如心丈夫王德輝尚在人間,只是流落荒島,成功取得龔如心的信任,兩人數次前往西貢一古廟祈福,保佑王德輝早日返家。龔如心從此對他言聽計從,甚至聽從他的意見更改華懋的商標至現在類似“小甜甜”雙辮的形象。

但這名風水師行事怪異。因行賄惹上官司的梁錦濠稱,曾經以每月5萬聘請陳振聰為他擋災,陳振聰囑他每日燒掉15張100元港幣鈔票,持續一年,幾乎燒掉55萬,但都沒有逃過最終被判監3年的命運。

香港時事評論員洪清田接受《新紀元周刊》採訪時認為,從龔如心的行徑,年老愛做年少打扮,甚至梳兩條辮子,顯示她是一個非常自我,我行我素的人,他認為她願意留遺產給一名古怪的風水師也不足為奇。

也有人質疑,龔如心過去10年的慈善捐款大概只有一億港元,難以想像龔如心會把數百億港元的身家全部捐出。洪清田認為捐款慈善基金會很大可能是假遺囑,“那是不願意她把錢留給她要的人的假消息。”



綽號小甜甜的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生前喜歡做年輕打扮,甚至梳上兩條小辮子,將頭髮染藍等,其一生頗為複雜,最為人爭議的是丈夫王德輝兩次的綁架案,以及她和家公王廷歆長達8年的爭奪遺產案件。(Gettyimages)

誰是真正的爭產者?

神秘受益人曝光後,中共官方媒體一致強調龔如心的意願是捐獻給中共,又多方包裝龔如心樂善好施的形象。比如人民網“遺產屬誰添變數,辭世前一週捐內地3千萬”,網易財經“龔如心328億遺產歸屬成關注焦點,將部份捐贈內地”,中新社“傳龔如心千億捐教育慈善”等等。

香港媚共媒體則稱,依英國及香港的案例,基於慈善捐款涉及公眾利益,而這名神秘受益人提出的遺囑,與前份承諾內容差異太大,港府要介入調查,以保障公眾利益云云,矛頭直指神秘人。

中共對這筆龐大的遺產似乎頗有興趣,在龔如心死前死後活動頻繁。

據香港媒體報導稱,中共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官員,包括中聯辦主任高祀仁、副主任王鳳超及郭莉,在龔如心去世前一週多次到她病房遊說她,透過基金會將遺產全數捐給大陸,並派出兩名處長負責,提交捐款文件讓她簽署。更有人放風出來稱,龔如心死前同意先從財產中撥出數十億元港幣,捐助內地教育、醫療等慈善事業。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指出,有跡象顯示,在龔如心早前和家翁王廷歆爭產案和這次的遺產案中,中共一直在插手,爭奪她龐大的家產。

中共插手 龔終獲遺產

在龔如心和家公王廷歆歷時8年的爭產案中,法院均認可龔如心家公王廷歆提供的1968年遺囑。據說王德輝當年發現龔如心和林姓貨倉東主過從甚密,因而修改遺囑,將遺產全部留給老父。至於龔如心自稱在1990年王德輝被綁架前一個月立下的“one life one love”遺囑,指遺囑把錢全部留給龔如心,高等法院原訟庭和上訴庭均判決無效,警方商罪科以涉嫌偽造遺囑拘捕她,準她自簽500萬元保釋。

一度險為階下囚的龔如心後上訴到終審法院,7個月之後,在完全沒有新材料和新證人,並在高院原訟庭和上訴庭均經過嚴格的驗證後確定龔如心“偽造文件”的情況下,龔如心突然勝訴,獨得亡夫近400億元的遺產。

案件的關鍵是龔如心2000年為自己聘請鑒定遺囑的3名來自大陸的專家,包括中國刑警學院賈玉文、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詹楚材和中國人民大學徐立根。他們曾被原審法院裁定為“龔如心用火力收買的”,但最後他們的鑒定意見卻得到終審法院認可。大律師何俊仁稱,終審法庭稱沒有證據說遺囑是假的,最後就採用了龔如心提供的所謂目擊證人......她的管家的說法,雖然這位目擊證人已經離世,沒有辦法出庭作證。他強調:“龔如心遺囑的確很奇怪,有很多疑點。”

《壹週刊》並指,龔如心在爭產失敗後,向中共軍方求助。

金鐘指,經過長時間的訴訟,結果突然被推翻,出現戲劇性的變化。“這說明,中共在插手香港的司法。這令到我們懷疑,爭產的法律上表面上是雙方,實際上是三方,共產黨也有爭這筆錢,也在爭400億的遺產。”

龔與中共關係不尋常

龔如心借中共之力獲得龐大遺產,但卻無福消受。短短幾個月後,就患上癌症。

金鐘指,中共知龔如心命不長也,就加緊動作。從龔如心治喪委員會的組成,由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擔任治喪委員會的主任,說明龔如心和中共當局有不尋常的關係。 “香港的名流,卻由共產黨的領導來做治喪委員會主席,這很奇怪,說明中共和龔如心的密切程度不一般,不只限於和普通的港區人大政協委員之間的關係。”

金鐘指出,中共對很多海外富豪都下重功夫,拉攏他們,逐漸把錢引向大陸。很多染紅的超級富豪都有大陸做慈善的經歷,究竟雙方有何交易,不得而知。但金鐘指明,很多中國大陸的基金會的捐款都流入了中共貪官的口袋中,包括希望工程等等都是中共官員貪污的溫床,他呼籲外界關注龔如心龐大遺產的去向。



龔家聲稱擁有龔如心2002年立下的遺囑,將錢全部捐給華懋基金會,用於內地慈善事業等。因為龔如心沒有子女,圖為龔如心的乾兒子張雁坤手持龔的遺照出席葬禮。(Getty Images)

孤寒財主突生善心

香港市民對龔如心離世坊間議論紛紛。一位出租車司機告訴記者,對龔如心沒有好印象。無論是錢捐給風水師還是中共的慈善基金會,都是在蹧蹋錢財。“她的錢賺自香港,應該為香港做多一些福利事業。”又對媒體報導龔如心樂善好施感到匪夷所思,“從未聽說過她喜歡做善事,你看看她從未在香港捐助過什麼福利的事業。”

與龔如心認識多年的地產建設商會主席何鴻燊,對龔如心逝世感到可惜。但何鴻燊直言,最可惜的是龔如心和王德輝太慳,從前有籌款活動也不敢找他們,“做朋友算了”。他對傳媒說,聽聞龔如心有病不願看醫生,拖了3年,直至贏了官司、得到丈夫鉅額遺產,才首次去檢驗,卻已患上了卵巢癌末期。

據香港傳媒報導,王廷歆接獲媳婦死訊,顯得非常平靜,王廷歆只表示:“凡事都有因果報應。”

===============================

十年前的世紀爭產案

文 ◎ 梁珍



龔如心和家公的世紀爭產官司中,龔如心被控偽造遺囑等多項罪名,最後卻突然被終審法院裁定遺囑有效,獨得400多億的遺產,圖為2005年她和律師步出法院。 (Gettyimages)

龔如心和家公王廷歆就家產問題對簿公堂,創下了香港史上涉及金額最多,最昂貴,以及最長時間審訊的紀錄,案中關鍵是龔如心聲稱擁有的1990年遺囑的真偽。龔如心曾被兩級法院裁定偽造遺囑,並正式被落案起訴,差點成為階下囚,但蹊蹺的是,在沒有新證人和新材料的情況下,終審法院突然推翻控罪,龔如心囊括 400億遺產,其中奧秘,未能盡知。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紅樓夢》

龔如心和家公的這場官司,跨越兩個世紀,涉案遺產之多、訴訟時間之長、官司費用之高,均為香港司法界罕見。從1997年5月,王廷歆起訴要求,判令獨生子死亡並繼承遺產開始,案件歷經兩審,兩次判詞分別長達600頁和369頁,直到今天還未完結。特別是長達172日的原審審訊,更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歷時最長的民事訴訟。

上訴法庭法官楊振權在判詞中說,“在本港司法歷史中,本案是一隻會噴火的怪獸,吞沒了相當數量的司法能力,並留下一條載有600頁判詞的蛇尾。”

這場官司的審訊也堪稱創紀錄,官司費用自然高得嚇人。為了打贏官司,雙方都不惜血本,至今已經耗費2億港元。除委託多名資深大律師代表出庭外,雙方還分別聘請大陸和海外的筆跡專家、墨水專家和腦科醫生出庭作證。原審時,法律界估計,控辯雙方分別耗費1,000萬及1.3億港元。至於到上訴法庭覆審,雙方花費 6,000萬港元。到終審結束時,再加上數千萬港元的訴訟費,該案成了香港有史以來花費最多的官司。

家產案鬧上法庭,期間龔如心和家公互罵,龔如心更被揭發出不忠醜聞,以及包養男明星等,時事評論洪清田指出,這值得人們重思價值觀,“在這些富豪眼中,金錢重過一切,一切倫理道德都變得不重要。”

但戲劇性的是,得遺產幾個月後,龔如心又被發現患有癌症,一年多後撒手人世間,最終龐大財產無福消受。



龔如心一生孤寒,據說每月只花3,000元,但諷刺的是,她死後的葬禮卻非常隆重,花費高達300萬港幣,圖為鋪滿白色鮮花的靈車。(Gettyimages)

龔遺囑疑點重重

龔如心家公王廷歆入稟法院後,龔如心突然拿出一份1990年的遺囑,聲稱遺產歸自己。據《東周刊》報導,該遺囑系王德輝1990年3月12日所寫的,疑點重重。

報導指該份遺囑並非在律師樓訂立,也沒有律師在場作證,只有王的管家謝炳炎簽名作實。其內容共有4頁紙,奇怪地分放在4個信封內,而不是集中放在一個信封內,其中3張紙,更加是用薄如蟬翼的牛油紙所寫。法官曾指出,王德輝是一個不浪漫和愛父母的人,很難相信他的遺囑會寫“one life one love”(一生一愛),及規定妻子不得將物業贈予王家的人。

法證及筆跡專家先後對該遺囑做出檢驗,發現遺囑內容皆不是王德輝手筆,相信至少是兩個人代為撰寫,但卻無法追查出自誰人手筆。不過,爭產官司鬧至法院後,法官最後決定採用龔所持是最後的遺囑,而律政司也因此放棄對龔做出涉嫌偽造文件的起訴。



(新紀元制表)

===============================

世紀綁架案王德輝生死成疑

文 ◎ 梁珍



龔如心丈夫王德輝前後遭兩次綁架,最後一次交付鉅額贖金後,人卻失蹤,生死存疑。圖為龔如心和丈夫年輕時的合影。(網絡圖片)

17年後的一紙訃告,王德輝仍以未亡人名義出現,王德輝到底是死是生,仍是謎團。隨著龔如心的離世,這個謎團更加石沉大海。

龔如心一生簡介:

1937 年9月出生於上海,她的丈夫王德輝與她青梅竹馬。王德輝的父親在上海經營化工原料等生意時創辦了華懋集團,50年代移師香港。60年代初,王德輝自立門戶,開始經營房地產。1990年,王德輝遭綁架失蹤,龔如心獨自承擔起華懋集團掌門人的重任。1997年7月,世界權威的財經類雜誌《福布斯》超級富豪榜中,香港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以70億美元個人資產列名其中。2007年4月3日因卵巢癌去世。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