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神韵风潮与北美华人
 
李大卫
 
2007-4-25
 
【人民报消息】神韵带给台湾什么?

美国神韵艺术团自4月8日起在台北的第一场演出,至4月20日在嘉义的第15场演出,带给35,000多名现场观众无比的震撼与感动。这35,000多名能幸运观赏神韵演出的观众透过口耳相传,以及各主流媒体的大篇幅报导,将带给台湾社会什么样的深远影响呢?

从分析大量社会名流与学者专家的观赏反馈中得知,神韵的演出首先是让他们拾回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信心。其次是对艺术欣赏与创作的新思维,重新定义美学。

第三是对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新认识。第四是对中国神传文化发扬光大的新希望。

例如高雄市立国乐团团长吴宏璋说:“今天两小时的节目大家好像觉得还不过瘾,每个节目的长度掌控刚好。这是很成功的编导,编舞者、编导者、整个企划,从头到尾都一气呵成。台湾也需要学习这样的做法,对整个社会绝对有正面的影响。以前我们只是演奏或演唱,观赏神韵之后,除了演与唱的肢体动作之外,还需要有很多,譬如布幕、整个道具的搭配,我认为这是集灯光、音响、荧幕呈现、表演者合为一体的观念,台湾应该朝这方面多多去成长学习。”

神韵竪立艺术演出新典范

神韵演出的内容从开天辟地、到大唐盛世、到南北朝的花木兰、到南宋岳飞、到清朝满族舞、到当代的天安门广场,而且还包括了蒙古舞、藏族舞、满族舞、傣族舞,整场演出等于是一部简明的中国文化史与舞蹈史,非常壮观。

国立师范大学前艺术学院院长张清郎,对于神韵舞蹈演员动作之细腻赞赏有加,更因为表现出中华文化的特点,有其独到的地方,因此整体水准并不亚于全球国际级的演出,“而且是在台湾最好的一次表演”。国宝级水墨画大师李奇茂,也形容神韵是六十年来他所看过的最好的演出。

长期以来,台湾艺术工作者大多是追逐西方现代艺术的脚步。因此可以见到许多的艺评家感叹的说,学西方的东西不可能超过他们,更悲哀的是又没有自己的东西。毫无疑问,神韵在台的演出,已经为艺术界建立起一个新的典范(paradigm),也势必会起到了“典范转移”(paradigm shift)的效果。这个新典范,蕴涵着丰沛的生命内涵与活力,为当代的中国文艺复兴,指出了一个新的方向。

文化大学哲学研究所石朝颖教授表示,现代艺术所面临的困境是,如何是属于现代人的艺术与舞蹈,但又把古典的精神找回来。神韵艺术团使用了高科技的天幕设计作为大型的背景,让所有的观众惊艳,让舞蹈专业人士翘首赞叹,这就是成功结合“古典”与“现代”的一个面向。

在这个以“神传文化”为核心价值的新典范之下,势必会有更多的学术界与民间的舞蹈团体,开始从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与创意,从事中国古典舞的舞台创作。

特别是新唐人电视台又将于五月底,举办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肯定又会将中国古典舞推向另一波热潮的高峰。那么假以时日,中国古典舞在台湾社会、华人社会、乃至世界舞台上蔚为风潮,应是指日以待。同时透过中国古典舞的风潮,也将会带动中国神传古典文化与价值系统的全面复兴。

神韵演出所提出的课题

神韵艺术团带给台湾的,不仅是一台充满美感、创意与古典的亮丽演出,同时也向在台湾的中国人提出了几项严肃的课题,例如:关于“创世”的问题。中国文化的起源,是从猴子演变而来的呢?还是如古老神话所讲的,是与宇宙众神有关联的?如同神韵所提出的,中国五千年悠久而灿烂的文明,其实是自天而来,中国文化根本上是属于“神传文化”。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文化学、人类学、历史学、考古学、哲学等学术领域的严肃课题。从这个角度去发展,势必也将在各学术领域,开展出许许多多因“典范转移”而产生的崭新研究。

神韵点出一连串生命的终极关怀

神韵女高音姜敏在《为何拒绝》这首歌曲中,开宗明义唱道:“朋友啊,你可记得,我们都是来自天上的客。轮回中在把谁等待,冥蒙间寻觅的又是什么?”

姜敏的歌声极为好听,但是否真让观众们记起来“我们都是来自天上的客”呢?直观的看,这句话也是很美的一个文学语句。可是理性的看,“我们都是来自天上的客”,理由何在呢?

如果不只是艺术唯美的抒情想像,作词者想要传达给人们的到底是什么?天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又为什么要来做客?做客的意义是什么?天上有神吗?神真的存在吗?

歌词中又说:“是神在兑现着自己的承诺,众生等待与担心的都在做”。如果我们不只是纯欣赏姜敏的女高音,那么这两句话指的是什么?神的承诺是什么?众生所等待的与担心的又是什么?

女高音白雪所唱的《找真相》:“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歌词中所言的“大难”是怎么一回事?找到真相就能够“网开有一面”,那么这个“真相”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中国人是有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的轮回观念,那么“轮回中在把谁等待”指的是谁呢?冥蒙间寻觅的又是什么呢?男高音关贵敏所唱的《我是谁》,也好像是一个千古公案。

凡此种种,神韵这台戏藉着歌曲的咏唱,似乎点出了一系列生命的终极关怀问题,透过优美的歌声,传送到人们的内心深处,点化着有缘的观众能够及时去参悟。

解析神韵的非凡成就

几乎所有观赏神韵的观众,在知道这么一场几近出神入化的演出,主要舞蹈演员是来自北美时,都非常的惊讶与钦羡。因为他们突然发觉,这一群在北美长大的年轻朋友们,对中国文化的理解、素质与涵养,是远远超过他们的。

他们坦承:台湾没有能力创造出这样一台高水准的中国古典文化的演出。因此许多专业人士都很钦佩整场神韵演出的企划制作人与编舞者,他们的功力与智慧。

许多人听说这是一场以中国古典舞为主的演出,还担心自己“看不懂”,结果欣赏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有这个问题。这反映出许多中国古典文化的表演,与观众距离太远,人们已经不易了解。

神韵艺术团多数演员都来自纽约,大家都知道纽约是全世界表演艺术最前卫的大都会。不仅是百老汇里的顶级表演,走在街上地铁里,都可以看到街头艺术家的演出。

身处在人文汇粹、艺术发达环境里的华人,他们知道世界一流的演出是什么,他们也真的在曼哈顿的顶级剧院Radio City无线电城演出,在百老汇很高档的彼康剧院演出,这对于中国人而言,都是值得骄傲的艺术成就。

为何一群北美华人做到了?

为什么这样一台成功整合东西文化的艺术与文化的演出,是由“美国神韵艺术团”首先引领风潮呢?而不是香港、台湾或是中国大陆呢?中国大陆在文化大革命之后,传统文化早已破坏殆尽,这里就不必提了。但香港与台湾呢?

香港在历史的机遇中,成为亚洲重要的转运中心。香港在经济的发展与城市的繁荣与先进上,是超过台湾的。香港虽然保存了传统的生活习俗与方式,但因为在历史上香港的地理位置就是处于“南蛮之地”,因此它的文化底蕴并不深,这从香港媒体的用字谴词中就可以看的出来。

文化不只是传承,还需要创造。香港人自己都承认,香港在文化的内涵与深度上,是比不上台湾的。台湾在文化的内涵与深度上,虽然在两岸三地中属于较优的,但在文化的活力展现上,仍然是有很大的局限。

台湾虽然保存了大量的中国文化,但是后继无力。无庸讳言,台湾人看传统文化,多半当作过时的东西,视传统价值几近于八股。因此所有复兴中华文化与道德重整的努力,几乎都失败了。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与道德重整运动喴了几十年了,声音却是渐渐地消褪。

反倒是一群北美华人做到了。这些人是两岸三地中的菁英份子与下一代,他们就生活在世界最先进的国家当中,他们清楚的知道“西方”是什么。他们来自中国,根子里流着炎黄子孙的血,他们是华夏神州文化龙的传人。他们所居住的纽约、华盛顿等各大北美城市,是世界的十字路口。因此他们是站在世界的制高点,他们充满活力与创造的表现,全世界很快都可以感觉的到。

透过神韵在台的十五场演出,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令人惊艳的表现与成就。他们是一群在两岸三地长大的杰出华人,透过留学或移民,生活在美国文化的生活中。抛离两岸三地的政治制约,又不介入美国的政治生活,这样的环境恰恰提供了一个自由的天空,让他们展现对中国文化的正统理解与世界级水准的文化创新。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仅展现了神州文化表现在外的美感,更具备着中国文化“反求诸已”的内修精神。如果说西方文化的核心价值在“理性”,那么中国文化的精髓就是在“心性”。

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在《从价值系统看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一书中就说,中国人强调“个人修养”的这一部份,在现代仍然可以对世界人类有很大的启示作用。

而神韵的演出最受观众赞叹的是,每个舞蹈演员真的都把“神韵”充份地表现出来,他们都相信:除了经过长期严格的中国舞基本功训练之外,神韵的舞蹈演员也一定具备了良好的“个人修养”,才能有如此清新自然、纯善纯美的呈现。

结语

神韵满足了台湾社会对纯正文化的渴求,这是不少社会名流、专家学者观赏神韵演出后的心声。这些社会名流、专家学者拒绝跟现在的变异艺术同流合污,但又找不到真正的依靠,神韵的出现满足了他们的渴求。

相较于垦丁的春天呐喊与都市夜店里的飙舞,人们在神韵演出中找到了心灵中真正想要追求的活力与艺术。在这群来自北美的中国舞蹈演员身上,中国传统文化被灌注与赋予了创造性的生命活力。

我们寄望这一群北美华人所开创神州文化的新文艺复兴运动,引领中国文化成为廿一世纪世界文明的主流。


******************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谁有幸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大福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