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塔斯揭中共盜摘器官 震驚費城聽眾(多圖)
 
2007-3-13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費城道德學社演講。(大紀元圖片)

【人民報消息】三月十一日(星期天),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應費城道德學社(Ethical Society of Philadelphia)及其道義行動委員會(The Ethical Action Committee)的邀請,於下午2點在學社禮堂舉行的「中共活體摘取器官與侵犯人權」研討會上作主題發言。麥塔斯指出,強行摘取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的情況在中國普遍存在。
  
大紀元記者澤霖3月13日費城報導,學社負責人、領牧理察德.肯尼(Richard Kiniry)主持了研討會。其他演講者還包括紐約亞洲研究會執行主任張而平、「美國醫生反對活摘器官聯合會」代表托司頓.萃(Torsten Trey)博士、美國天主教醫學道德中心主席約翰.哈斯(John Haas)博士等,在場中西方聽眾被深深震撼。



費城道德學社領牧理察德.肯尼致開幕詞。(大紀元圖片)

麥塔斯: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是真實的
  
麥塔斯首先給聽眾介紹了他參與此事的來龍去脈。自大紀元時報披露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後,在聽取了主刀醫生前妻的證詞以及對此的懷疑論點之後,他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r)決定接手開展調查。調查之初,他們實際上是想證明,這些針對法輪功學員犯罪的指控是不真實的。
  
麥塔斯強調,此類調查的基本方法,通常需要兩個獨立的證人對同一件事情做出相同的判斷。但在活摘器官這件事上,這是做不到的。因為受害人已經被盜取器官、被謀殺、屍體被火化,不能作證;參與的醫生也顯然不肯作證。因此,他們採用了十幾種「證實」和「反證」的方法,來調查這件事情。

正像麥塔斯和喬高在他們發表的調查報告中指出的那樣,所有證實的方法都揭露出更深層、更直接的證據支持指控,所有反證的方法都最後不能提出有力的反駁證據。加上他們對中共治下,醫療系統的資金缺口、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政策、軍隊的參與、以前監獄死刑犯被摘取器官的歷史、每年兩千的死刑犯何以提供一萬起器官移植、為何在世界其他各國都是病人等器官、而唯獨在中國是器官等病人、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強制驗血、及對大陸醫院電話問詢的錄音證據等等,經過全面的證據分析,麥塔斯和喬高作出結論說,活摘器官的指控是真實的。

美國醫生組織的調查



研討會演講者(左起)張而平、托司頓.萃(Torsten Trey)博士、
約翰.哈斯(John Haas)博士、大衛.麥塔斯律師。(大紀元圖片)

 
紐約亞洲研究會執行主任張而平向聽眾介紹了法輪功的基本情況,以及中共近八年的持續鎮壓。
  
「美國醫生反對活摘器官聯合會」代表托司頓.萃(Torsten Trey)博士提供了該組織自己進行的一系列調查。他指出,中國一個城市的一個醫院所做的器官移植手術,就比整個德國的手術還多。
  
一個中國人在反駁托司頓.萃的論點時說,中國人肝炎特別多,所以器官移植多是正常的。而托司頓.萃指出,這個說法恰恰說明,中國人因為肝炎病患多,合格的肝臟應該不足,做這麼多移植恰好是不正常的。
  
美國天主教醫學道德中心主席約翰.哈斯(John Haas)博士介紹了美國器官移植的一些基本原則、假定、實施的嚴苛標準,以保證不致濫用。
麥塔斯建議向議員、政府官員呼籲


參加研討會的聽眾。 (大紀元圖片)

 
演講者結束髮言後,現場觀眾被深深震撼。道德學社領牧理察德.肯尼在首先發問時說,「我們都聽到了,作為美國人,我們應該怎麼辦?」
  
麥塔斯認為「中國整個的器官移植系統應該被關閉」,建議人們向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呼籲,向醫療界人士呼籲,廣泛傳播這件「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到目前為止麥塔斯已巡迴演講去了亞洲七個國家和地區:香港、臺灣、印度尼西亞、韓國、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歐美十一個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瑞士、愛爾蘭、比利時、法國、以色列、芬蘭、瑞典、丹麥、挪威。就在這個月內,他還要去另外兩個國家進行演講。

費城記者:母親去中國換肝後死去
  
一名母親兩年前曾經去中國換肝、移植一年後死去的費城記者說,他為此親自去北京為母親探路。 他說如果不換,59歲的母親可能不會那麼快死去。而且,如果他們早知道有這種活體摘取器官的事情發生,可能根本就不會去了。
  
費城華裔醫生方女士向聽眾介紹說,在中國接受醫學培訓的她,仍然記得第一次接收到供解剖研究的新鮮屍體時,對人體根本沒有絲毫的尊重,她是因為來美國繼續學業之後,才有所改變而具有了人道主義的認識。她認為在中國,這種情況根本沒有改變,活體摘取器官在中國醫療界有其生存的土壤。

聽眾表示憤慨、同情、震驚
  
研討會結束後,許多聽眾仍然圍繞著麥塔斯以及其他發言人,繼續詢問和討論,表示他們的憤慨、同情、震驚,直到麥塔斯不得不離去、趕赴回加拿大的飛機。
  
父母來自廣東的餐館廚師約瑟夫.淩(JOSEPH LUNG)說:「今天的報告讓我知道了發生了很多不應該發生的事。中共政權做得太殘忍了。當我讀著這些報告,我在流淚。很難相信上千人被活摘器官。希特勒當年在德國對猶太人屠殺,而中共正在對它自己的人民屠殺,我真的覺得這是非常錯誤的!」
  
賓大醫學院生物倫理學訪問學者王從恕博士說:「很高興有機會來聽報告,講的很好。以前聽說過的器官移植,但沒想到情況這麼嚴重,並且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直接取得。」他建議國際上要向中共施加壓力。
  
費城大學城回顧報(University City Review) 自由撰稿人AISHA MHMED說;「我在想美國人能幫做什麼?怎麼讓人知道真相?很清楚這事在發生著,這是人權迫害。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聽到,但好像媒體被其他人權問題,象伊拉克、蘇丹等,所吸引,而活摘器官並沒有成為普遍關注的話題。」

費城週報介紹研討會並採訪法輪功學員
  
在三月七日至十三日這期的費城週報(Phhiladelphia Weekly)中,記者Frank Rubino 介紹了在三月十一日舉行的「中共活體摘取器官與侵犯人權」研討會,並採訪了法輪功學員陳剛。
  
文章說,陳剛的雙手和雙腳緊緊的被綁到身後,以至於差點折斷他的肋骨,在經過了十八個月的折磨後,他知道他幸運的活著逃出了他的祖國--中國。隨後他就聽到了勞教所對待其他法輪功修煉者讓他毛骨悚然的事情。也就是說,謀殺他們以獲取他們的肝臟、腎臟、眼角膜做器官移植以謀取暴利,很多器官被移植到了患病的外國人身上。
  
「當我聽到這些,我並沒有感到我是幸運的,」住在新澤西Sicklerville市、二零零一年從北京勞教所出來的陳剛說,「我更為那些仍然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擔心。」也許最壞的情況就是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八年來,好像沒人聽到他們尋求幫助的請願。

你能幫助制止迫害
  
通過了解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的調查報告《血淋淋的活體摘取》,你能幫助制止迫害。「這份報告的結論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真的正在發生,」幫助組織這次討論會的天普大學博士生、法輪功學員Sharif Roach說,「國際上必須發出疾呼,而且要快。」
  
費城道德學社是美國道德聯盟(American Ethical Union)的團體會員,是一個宗教性的組織,其成員是一群人本主義、或人道主義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