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惧”和“无所畏惧”的中共
 
陈弘莘
 
2007-2-25
 
【人民报消息】这段时间我们通过报纸、广播、网络对王涟这个人和他为什么离开香港、离开自己的妻子、孩子和工作,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有了相当多的了解。刚才,通过他的讲话,让我们更清晰了,他的行动与其说是逃避恐惧,不如说是投奔自由;与其说是希望救赎自己的良心,不如说是在唤醒更多的灵魂。

王涟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电脑从业人员、大学助教,但是这个普通人正干着一件极其不普通的事情,那就是参与了香港《大纪元时报》的编辑,并且现在还在参与管理报社电脑技术方面的工作。也正因为如此,他被中共看重,绑架、恐吓、软硬兼施,要求他充当内线特务,提供资料、寻找方法、共同参与搞垮香港大纪元。中共国安调查、跟踪了他四年,在2006年9月中到12月短短的3个月间就要求他前后4次前往珠海在酒店见面,仅仅为他一个人,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就肯定不菲,那么凭什么,一份报纸、一个工作人员、一些法轮功学员居然会让中共觉得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作为一个掌管着14亿人口大国的执政党连这些事和人都要怕,那么,还有什么他们不怕的呢?

正是基于这种无所不惧,他们抓捕了高智晟律师,并无理的判了他刑;也是基于无所不惧,他们打压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宗教信仰者、网络作家,他们连盲人陈光诚、爱滋病患者李喜贵都害怕,要将他们治罪入狱,还有什么是中共不怕的呢?

我们大家都知道,自从2004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社论以来,两年多的时间里,1800多万人退出了自己曾经加入过的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和红卫兵组织,这个声势和结果对中共政权无疑都是具有摧毁性力量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了7年多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世人逃离邪灵,对于唤醒百姓的道德良知、对于人心觉醒也无疑都是震撼性的。从2004年到今天,中国大陆的维权示威活动已经发展到了几乎每4分钟一起,涉及和参与的民众将近8千万,与此同时,社会矛盾还在激化,千疮百孔的腐败专制内容都在恶化,一个表面强大,实则虚弱无力,岌岌可危的政权怎么可能不惧怕风吹草动呢?

也许有人会问:中共现在最怕什么?

回答应该是:中共什么都怕。他们怕国内各阶层民众大规模、有组织、有策略的抗议、维权、示威;他们怕存在于高层和民间的各种人士退党;他们怕任何形式的来自民间的非暴力、不合作的草根运动;怕传媒的监督会把他们的真正罪恶、把那些竭力要掩盖的疫情、灾情和高层丑闻曝光;怕有信仰、有道德标准的人群,这些人的人性最终会不受党性控制……正因为中共什么都怕,因此滑天下之大稽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三个代表”、“八荣八耻”的学习一个接着一个的推出,就像一个无耻之徒,四处展示着自己的窃来的华装。

如果仅仅说今天的中共什么都怕,可能并不完全准确。半个多世纪来,他们所显示的还有无所畏惧的一面,尤其是这些年对法轮功群体的打压,更显示出共产党一向强调的:“全面压倒对方、迫使对方屈服,为此可以使用一切合法或非法手段,将对方逼入困境,将对方斗倒斗臭甚至斩尽杀绝”的斗争策略。

上个世纪人类最大的罪恶,就是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邪恶传播到了全世界,并且曾经统治了将近1/3的人类。那些信仰者们不仅自己内心无所畏惧,而且,强行向民众和社会灌输暴力,不相信良心和道德。其中最不幸的,首推中国。将近一个世纪以来,党用斗争哲学改造了整个中华民族,他们强调这种斗争的特点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余地”。

共产党人不相信善良、真诚、平等,不相信“退一步海阔天空”。他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个充满“邪恶、阴谋、敌意、包围、颠覆”、“糖衣炮弹”与“和平演变”的世界,因此,他们强调要崛起、征服、遏制,并以敌意、包围、颠覆的手段对待外界和他人。

随着中国社会不断出现的各种问题,就连中共自己都没有了信心,社会的腐败,已经完全摧垮了共产党似图在中国人以及世界人们心目中建立的虚假地位,动摇着共产党在人民心目中执政的合法性。现在中共当局每天都在研究如何去瓦解各种反对组织,每天都在想办法,发展些特务派进这里再派往那里。王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们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了他,毫不隐讳的威逼他,并告知他仅仅传播一篇社论《九评共产党》就可以坐牢,被判刑,公然强迫他放弃自己对大法的信仰,而去信仰中共那一套。王涟最终战胜了恐惧,完成了他自己摆脱邪灵控制自我圆满的重要一步,随着中共罪孽的不断曝光,一定会有更多个王涟走到台前,站到我们中间。

近年来,中共不顾国际压力,人权谴责,大力镇压维权领袖、异议人士、宗教信仰者,去年曝光的苏家屯等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摘取,其残忍程度更是令人发指。走到这一步,就应该明白中共到了最后的时刻了,因为一个残暴的极权政府,到了最后时刻肯定就要杀人,秘密的杀人,甚至寻找理由公开的杀人。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但是又肯定不罢休拱手退出政治历史舞台。

除了杀人,他们还会摧毁。无所畏惧和无所不惧的中共,最怕的是被蹂躏和践踏的觉醒了的百姓将他们身上血淋淋的事实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出去,因此,他们必须破坏《大纪元时报》,这是海外华人唯一最敢于讲真话的平面媒体,《九评》把中共的极恶本质一层层拨开放到了世人面前,警示我们中共是靠谎言暴力篡夺了政权的非法邪恶组织,为了中国的未来,人类的明天,唯有铲除中共,才能救助自己救助人类。

如果每一个人,将中共在你周围所做的每一件,哪怕是小事都鼓足勇气讲出来,如果每一个人都像王涟这样走出恐惧站立起来,那么,无论中共是无所畏惧还是无所不惧,他的末日都将立刻来临了——



---------------------------------------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分享:
 
文章二维码: